11/16(五) 袁紅冰演講-中國如何操控台灣選舉?!
DPP執政深陷黨國陰影,彰顯喜樂島平公義行動之必要
東奧正名,台派拼命找人連署,偏偏有人要台灣無名無姓
護國臺灣神網站
大地/保台/小芭蕉
臺灣大地文教基金會網站
保護臺灣大聯盟網站
228 網路電台
用微軟Window Media 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Winamp播放器收聽  用iTunes播放器收聽  用Real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有支援Flash Player的瀏覽器收聽
節目表
狀態:維護中; 0 Online
 
首頁 arrow 不吐不快 arrow 郭倍宏的嘆息和堅持
郭倍宏的嘆息和堅持 列印 E-mail
不吐不快 - 大家一起來
作者 洪世才   
2018-10-19
13日晚上「政經看民視」來賓郭倍宏譴責民進黨阻擾「要正名,反併吞」活動,他真的憤怒了。圖/張家銘(資料照)
13日晚上「政經看民視」來賓郭倍宏譴責民進黨阻擾「要正名,反併吞」活動,他真的憤怒了。圖/張家銘(資料照)

13日晚上「政經看民視」來賓郭倍宏譴責民進黨阻擾「要正名,反併吞」活動,他真的憤怒了。陳永興醫生也罕見地指責總統府祕書長變了,不再是長期為台灣正名活動勇往直前不妥協的陳菊。

該晚的「政經看民視」,開始場面就罕見的緊張,不同於往常。兩小時的節目,以播放台灣人民爭取民主,反中國霸淩和併吞,爭取台灣建國的群眾運動為背景,強調喜樂島聯盟現在所發起的「要正名,反併吞」活動,只是台灣長期反殖民要民主的總結,是為了不負前人的犧牲奮鬥,確保留給台灣下一代更好的民主體制所辦的活動。可是,民進黨卻阻擾了活動的進行。

針對「要正名,反併吞」活動,這項從黨外時期到民進黨組黨長期努力的目標,民進黨竟然在完全執政以後動作遲疑了,還正面反對喜樂島聯盟的「兄弟登山各自努力」對執政包袱的體貼,公開宣佈不准黨員參加這項活動。

10月20日凱道的路權申請沒被核准,郭倍宏有意將活動地點拉近到總統府前,讓總統蔡英文可以直接聽到台灣人民「要正名,反併吞」的呼聲,突破總統被包圍,接不到台灣地氣的窘境。

郭倍宏真的怒了,他在節目中宣告:「我不認識陳菊」,多麼嚴厲的切割。

早在黨外時期,他們都是要民主,反殖民的戰友。那是搏命為台灣的年代,戰友的感情是多麼的可貴。但是,數十年的戰友情分,竟然在一夕之間就崩解了。節目當場,可以感受到節目氣氛是凝結的。

這是埋葬革命同志情誼的宣告,也是郭倍宏傷心至極的表現。所以,郭倍宏進一步把矛頭指向總統蔡英文,宣告情勢若再惡化,他將全力阻擾蔡英文的總統連任之路。

郭倍宏博士在節目中表示他能理解執政有執政的包袱,但是,台灣許多反抗運動的前輩,長期努力為反殖民,要民主,反併吞的努力目標達成還是要有人做。所以,由民間團體喜樂島聯盟發起的「要正名,反併吞」活動,等於間接協助民進黨執政以後不方便做的長期努力目標。可是,這項美意竟然得不到民進黨的理解,反而動手阻擾,郭倍宏覺得事情太離奇,沒辦法想像。

郭倍宏不認為美國會因台灣追求自由民主,反併吞,要正名,就會影響美國跟台灣的親近。所以,並不認同蔡英文總統國慶日所說的「穩」字訣就要和喜樂島聯盟劃清界線。提出這項運動的是民間團體,執政的民進黨可以袖手旁觀,何必出面阻擾呢。

台灣本土團體之間產生這麼大的磨擦,不是「目的」分岐,而在於達成目的所進行的手段各有堅持。民進黨以當家求穩漸進為理由,喜樂島聯盟則認為台美關係良好是台灣的機會,兩者都有各自看到的國際形勢,所以各有一套為台灣的方法論,這就是民主,互相尊重即可。

1927年,台灣民眾黨成立前受到日本殖民政府的打壓,先是通知「凡是標榜民族主義的任何政治結社,皆不准成立」。後續又有綱領中有「台灣人全體」也禁止組黨。林獻堂等人不得不又改方式申請,日本殖民政府再以民族主義的字眼要刪去、以及「極端民族主義」的蔣渭水」不可以參加等理由,再次阻擾成立政黨,搞得台灣人內部分裂,分成「玉碎派」和「瓦全派」。後來經過謝南光等人折衝,消除內部爭執和說扶植民政府,,「台灣民眾黨」終於獲得日本殖民政府通過而成立。

台灣民主前輩在內外壓力下化解困局,值得現在的民主先進思考。現在是民主時代,由民間單位提出「要正名,反併吞」的主張,正是體現民主,執政者與民間本土團體,應該找出一條共贏的方法,不要親痛仇快。

再說,執政的民進黨,如果沒有能力化解這項本來也是民進黨主張的「要正名,反併吞」訴求,也不必要有太大動作和喜樂島聯盟「劃清界線」,搞得情勢有一發不可收拾的趨勢。

時間已無多,喜樂島聯盟被逼不得已而在電視上正式表明委屈和立場,眼看本土民主團體的火車對撞的時刻將到,執政的民進黨有辦法把二十日的遊行化解成歡樂的加分題嗎?

Source: 民報/專欄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