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6(五) 袁紅冰演講-中國如何操控台灣選舉?!
DPP執政深陷黨國陰影,彰顯喜樂島平公義行動之必要
東奧正名,台派拼命找人連署,偏偏有人要台灣無名無姓
護國臺灣神網站
大地/保台/小芭蕉
臺灣大地文教基金會網站
保護臺灣大聯盟網站
228 網路電台
用微軟Window Media 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Winamp播放器收聽  用iTunes播放器收聽  用Real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有支援Flash Player的瀏覽器收聽
節目表
狀態:維護中; 0 Online
 
首頁 arrow 不吐不快 arrow 中國如何開發人體經濟(三)
中國如何開發人體經濟(三) 列印 E-mail
不吐不快 - 大家一起來
作者 洪博學   
2018-10-27
10月17日,葛特曼(Ethan Gutmann)在英國針對「中國活摘器官調查報告」舉行國會聽證,會中詳實報告柯文哲的轉變。圖/張家銘(資料照)
10月17日,葛特曼(Ethan Gutmann)在英國針對「中國活摘器官調查報告」舉行國會聽證,會中詳實報告柯文哲的轉變。圖/張家銘(資料照)

10月17日,葛特曼在英國針對「中國活摘器官調查報告」舉行國會聽證,會中詳實報告柯文哲的轉變,葛特曼以台灣面對真相的恐懼,描述了台灣人在真相之前的道德錯亂,甚至批判台灣社會隱藏了「器官旅行」的事實,無意中成為活摘器官的共犯,這樣的批判並未違背事實,卻充滿沉重,每年有一萬人到中國進行器官移植,台灣政府真的還可以裝睡嗎?

柯文哲事件,只是台灣許多醫院黑幕的冰山一角,在中國邪惡政權暴政下,勇者到懦夫的距離,只在一念之間,作惡的人並不可怕,可怕的是看見作惡,卻保持冷漠的人,更可怕的是;替惡人作偽證的人,在這一場器官移植風暴中,我們看到對抗中國暴政的葛特曼,也看到屈服暴政的懦夫。

葛特曼希望柯P這種證人,出現在國際聽證會,可以為受害法輪功學員仗義鳴冤,但是,證人卻龜縮了,還搞出一場無聊官司,模糊了事實真相。

柯P必須否認在葛特曼訪談中,曾經說過的話,「中國活摘法輪功同修器官」,因為,柯P身分變了,從醫生到市長,現在,掐住柯P喉嚨的黑手,就是雙手沾滿血腥的解放軍,老共絕不會害怕多殺一個人,柯P寧願失信於一人,或整個台灣社會,也不敢得罪老共,簡單說;怕死而已。

中共解放軍幕後操控活摘器官

我寧可相信柯P是善良的,當他踏進中國推銷葉克膜的時候,並不知道這是解放軍的事業,但是,當他知道這是軍隊壟斷的生財工具時,想縮腿,已經太慢。

多數人並不知道活摘法輪功同修器官牟利,並不是中國醫院的工作,隱藏在所有醫院的幕後,就是老共解放軍,2006年,中國前衛生部長黃潔夫,在馬尼拉世界肝臟移植大會上坦承,「98%的器官移植,中國衛生部管不著」,試問,中國有什麼單位,可以在正規行政部門法外存在的,答案已經呼之欲出了,就是解放軍,柯P到中國18次,以柯P智商,他會不知道掌握控制活摘器官移植事業的是軍方嗎?

柯P回答記者詢問;「2014年和黃潔夫密談內容」,柯P居然回答,「兩人只是談論國際器官移植登錄系統」,我對這個回答質疑,一個下台部長、無法管理中國器官移植事業的卸任官,還談什麼國際登錄?中山醫校畢業的黃潔夫,2005年被提拔擔任中央保健局局長,原因很簡單;黃潔夫專業是肝器官移植,這個中央保健局,就是專門替黨國高官移植器官,延長生命的御用醫師,1960年,吳階平醫師完成中國第一例肝器官移植,器官移植技術已經走了58年,在中國黨國高官,每每遇到重病,器官移植是首選,治療反而排在後面,原因很簡單,「黨國根本不重視小百姓生命人權,殺人取器最快」。

1984年,老共黨國通過「死刑犯屍體及器官再使用法案」,為器官移植,找到法律基礎,但是,法條中規定;「必須獲得供體者簽屬同意書」,卻形同具文,因為沒有人會簽屬,這是傳統「死要全屍」的觀念使然,所以敢於違法,最早進行器官移植,就是解放軍醫院,中國軍醫大學坦承,訓練一個可以進行器官移植醫師只要兩年。

「活體器官移植」產業,是江澤民奉送給解放軍的生財之道,「以貪養軍」,藉以抓住解放軍軍權,簡單說,這是一條龍的國家暴力;稱之為「殺人取器」的謀財害命事業,中國長期缺乏「死後器捐」風氣,所以沒有供體來源,一般醫院也不敢和軍隊爭利,只能被迫配合演出而已,這種工作只有國家的權力才可以幹,所以,中國很多醫院寫上「附屬醫院」四字,這四字學問大。

加拿大獨立調查員大衛麥塔斯2009年皆露血腥的活摘器官

葛特曼不是第一位揭露中共「活摘法輪功同修器官」的人,更非第一位對中共「活摘器官」,進行控訴的調查作家,2009年,加拿大獨立調查員大衛麥塔斯,出版《血腥的活摘器官》後,2012年又接著出版《國家器官》,大衛麥塔斯多次在西方國家國會舉行聽證,2009年,西班牙政府首先起訴江澤民犯下反人類罪,涉及種族清洗,2013年,發布全球通緝,包括胡錦濤,溫家寶等五人,繼西班牙後,目前至少60個西方國家國會,通過「阻止中國活摘器官法案」,連非洲也有塞內加爾等國加入聯署,可見,全世界都知道,「中共正在幹著反人類滔天大罪」,台灣醫學會也多次加入譴責行列,證明,老共實施活摘器官犯罪,根本不是新聞,但是,台灣社會好像和這種人權議題不相干,或者被「親中媒體」蒙蔽,擁有國安調查權力的總統府還裝瞎,更好笑的是國民黨立委說;「國民黨沒有在中國,所以對法輪功被迫害事情,一無所知」,這些人只會巴結老共,三番兩頭跑中國幹什麼?只顧著被摸摸頭嗎?我建議中國國民黨真的可以把中國兩字拿掉了,你既然對中共迫害無辜中國人漠不關心,還頂著中國帽子幹什麼?這些政客以為台灣人都是傻瓜,只有柯P和政客最聰明,還是內心不敢得罪老共?記住歷史的教訓,你現在保持沉默,有一天,災難就會降落在你的頭上。

事實上,2013年,習近平上台後,謀殺法輪功學員,活體摘取器官工作,並未停止,充其量就是減少而已,習大王也不敢阻止解放軍的最大財源,仍然持續替解放軍遮掩罪惡。

大衛麥塔斯在《國家器官》一書揭露;中共中央軍委總後勤部,就是中國活摘器官的指揮中心,也是利益分配的核心,所以,用民間醫院掩蓋背後的軍方醫院行為,所謂「附屬醫院」背後的操刀者,就是軍方醫院醫師,從器官來源,搜尋,抽血,配對,運送,到器官摘取後屍體燒毀,整個「殺人取器」,完全是一條龍服務,不管對象是死刑犯、遊民、維吾爾族、政治犯或法輪功同修,請問,沒有國家最大權力,有哪一家醫院可以擔任這樣的工作,賺取這種黑心錢,中國在數位科技掌握,不亞於台灣,若要公開透明登錄,接軌國際,根本是小事一件,但是,老共寧可讓他持續黑幕,因為老共擁有一個地下「活體潛在供體」資料庫,隨時可以匹配病人,隨時可以販售器官,賺進大錢。

1999年,擔心法輪功,擁有1億的學員,將變成老共政權隱犯,因為,中國歷史上,宗教起義革命事件太多了,近的有太平天國,遠的有黃巾黨,於是,江澤民下令把法輪功打為「階級敵人」,把法輪功「名聲鬥臭,財產鬥垮,肉體消滅」,大量搜捕行動,於是展開,老共從不對外公佈被捕的人是誰?姓名稱謂?更沒有審判紀錄,更沒有關押通知,甚至判刑年限也沒有,一大堆人就從人間消失了,家屬報案也沒有下文,為了進行這項指令工作,總後勤部成立610辦公室,統籌指揮第七辦公廳轄下160家解放軍及武警醫院,並指示軍醫大學栽培器官移植人才,在中央軍委發給610辦公室的文件,「負責軍區擁有對階級敵人逮捕,運送,關押,甚至現場處決權力,對於洩密者也等同對待」,在這個命令下,中國器官移植案例,也呈現直線上升情況,根據2003年「明慧網」一篇「死刑犯撐不起器官移植的蘑菇雲」報導,從2000年到2006年,器官移植案例快速增加,到達一年6萬例,如此巨量,根本不可能只來自死刑犯供體,2006年,爆發了瀋陽蘇家屯事件,這個事件主角是安妮,安妮的先生,是天津第一醫院的器官移植醫生,因為不堪良心折磨,所以說出了蘇家屯是關押法輪功學員所在地,也是器官移植「潛在供體」,蘇家屯在山區,過去是日本關東軍的武器庫,關押法輪功學員,超過6千人,根據統計;解放軍各地關押法輪功總共36處,吉林地區就關押12萬人,到底有多少法輪功學員被關押,中共不願意公布,但是,評估至少在100萬之譜。

全身器官移植可以賣出80萬美金海外牌價

由中央軍委指揮的610辦公室,直接任命軍方和武警醫院,進行這項「活摘器官」的事業,例如廣州中山附屬第一到第三醫院,上面單位是湖北軍區總院的解放軍301醫院,這三家醫院,是台灣器官移植客戶最常去的地方,每年台灣大約有一萬位病人,有登錄者只有三分之一,到中國進行器官移植,以這三家醫院最多,上海長征和長海醫院,無錫人民醫院,也是南京解放軍307醫院的附屬醫院,柯P被爆料的合照照片,在2008年所拍攝,葛特曼生氣的重點不只是合照者都是殺人嫌犯,更重要的是,背後海報上的大字「心肺器官移植講座和葉克膜培訓」,柯P要求記者不要把照片同框無限上綱,我們想問的是,「葉克膜和器官移植到底什麼關係?非得要一起上課?」

根據柯P自己所寫的論文,葉克膜在無心跳器官移植中的使用,可以物超所值,為何可以物超所值?柯P能否說明一下?

根據器官移植臨床報告;最簡單的腎臟移植,由頂級的醫師操刀,從器官供體上,取下腎臟大約3小時,裝進受體身上,大約5小時,兩床必須同時進行,以確保器官的新鮮,但是,這種情況在不准活體摘取的國家,很難做到,早期活體摘取技術尚未開發的中國,通常由軍方醫院派醫師到監獄,用簡單的護理車,當犯人槍斃後,立即摘除,然後驅車趕到醫院給受體進行手術,如果途中運送受阻,器官超過十小時,可能無法保鮮,造成移植失敗,但是,活體摘取技術發展後,病人受捐者和提供者一起到手術台進行,可以提高器官鮮度,對病人當然有利,但是,因為移植時間太長,摘取一種器官後,其他器官也無法使用,形成浪費,後來葉克膜技術進入器官移植使用,在無心跳情況下,藉著體外循環器,可以讓器官在降低血液循環下,仍然存活,這就是柯P在論文中所說「物超所值」,一個「潛在供體」利用極大化,所有器官都可以被利用。

根據天津亞洲器官移植中心公布的器官移植海外牌價「美金計算」,這家醫院的背後控制者,就是北京武警醫院,一個腎臟移植牌價65,000美元、眼角膜30,000美元、心臟150,000美元、肺160,000美元、胰臟170,000美元、肝臟100,000美元、大腸50,000美元,一個活人供體,全身可以賣到80萬美金左右,剛好可以解釋為何2000年到2006年,中國器官移植呈現高峰。

2007年,老共面對國際和聯合國調查壓力,除了對外謊稱沒有法輪功被殺以外,很快對國內混亂市場整頓,並取締地下器官移植手術,從全盛時期8百多家,降低到只剩軍方和武警控制160家,醫師也下降到1700人,移植案例也下降不少,但是,軍方並沒有放棄這筆大事業,解放軍化明為暗,同樣披白袍,藏身民間附屬醫院或者配合民間醫院邀請去操刀,許多軍方醫師,也掛名在民間醫院任職,唯一不變的是;殺人取器,這個解放軍大財庫,永遠不會改變。

延伸閱讀:【中國風暴】中國如何開發人體經濟?

延伸閱讀:【專欄】中國如何開發人體經濟──葛特曼為何對柯P失望了?

Source: 民報/專欄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