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提出不斷的警告;DPP執政,卻未有大戰略配合美國
美國若對中國全面反制;就反而會鼓勵台灣公民自決
中國文化的大一統全世界,唯中惟大的思想,非常可怕
首頁 arrow 不吐不快 arrow 沉默螺旋的力量
沉默螺旋的力量 列印 E-mail
不吐不快 - 大家一起來
作者 洪博學   
2018-11-18
嚴肅探討韓國瑜的崛起,最大原因是,民進黨對台灣世代資訊斷裂,分眾社群形成,尚未察覺,對中國網軍的假新聞攻擊,也缺乏反制之道。圖/張家銘(資料照)
嚴肅探討韓國瑜的崛起,最大原因是,民進黨對台灣世代資訊斷裂,分眾社群形成,尚未察覺,對中國網軍的假新聞攻擊,也缺乏反制之道。圖/張家銘(資料照)

觀察台灣這次選舉,綠營支持者,正在經歷一場綠色沉默下降風向,相對的,反綠色陣營正形成螺旋上升,問題是,這股綠色沉默力量,會在終點整體爆發嗎?

嚴肅探討韓國瑜的崛起,其實也是探索曾經很會打選戰的民進黨,為何會陷入危機,執政兩年多,政績沒有被正面肯定,以及反改革的保守力量逆襲,只是其中之一,最大原因是,民進黨對台灣世代資訊斷裂,分眾社群形成,尚未察覺,對中國網軍的假新聞攻擊,也缺乏反制之道,以為現代選舉還是留在貼看板,拚場子,壯人氣的觀念,於是一盤棋局,終於落到下乘。

老韓以「高雄又老又窮」話術,居然可以攏絡年輕人,就知道,高雄年輕一代,和年長一代的資訊,嚴重斷層,加上城市小家庭制度形成,老一輩無法把資訊傳承下去,以城市更新話題來講,只要在高雄住滿30年,都不會相信老韓這句話,老高雄人都知道,高雄從「老窮醜陋的都市風貌」,改變到逐漸現代化,這一路走來,相當辛苦,過去的高雄愛河,臭味四溢,晚上則是流鶯天地,沒有人敢靠近,現在則是單車天堂,人群散步慢跑場域,高雄老舊樣貌,應歸咎國民黨執政,高雄成為重工業區,而這些新的改變,是民進黨執政帶來的。

高雄從文化沙漠到文化多元,過程一路艱辛,高汙染空氣的水泥工廠,逐步離開市區,新式城區的農地種整規劃,更需要時間,也因為都市風貌更新,包含軟體改造,是所有國家最麻煩的工程,目前正在施工,民族路和同盟路交界的寶珠溝,就是典型例子,這個區域位於果菜市場旁,是進入高雄市門面,但是,放眼一看,包圍在50層高樓旁邊的老舊違建戶,可以說是高雄癌症,違建戶從領取補償費開始,快要50年,歷任市長在龐大壓力下,沒人敢碰這塊地方,當地違建戶也不敢改建,終於形成爛攤子,一放超過40年,還好陳菊下台前,拼著命把它拆了,未來這個地區就是環狀親水綠帶,將給高雄帶來新風貌。

民進黨對世代資訊斷裂 對中國網軍假新聞缺反制之道

都市更新的完成,需要政治人物勇氣,而且和法令綑綁有關,台北市老舊房屋一堆,為何推動困難,因為法令規定要100%地主同意,所以,只要一個人抗議,就可以阻擋一群人,民主就是如此,日本推動東京六本木光之丘更新,一共走了20年,後來修改法令為75%地主同意,最後才能完成。

30年前,高雄公民團體組成「綠色聯盟」,開始推動把衛武營納為國家公園,順利把綠營政治人物送上政治舞台,然後才能化解衛武營被拍賣,蓋成大樓的危機,當年輕人在美麗的國家劇院拍照時,又有幾人知道這些歷史故事。

一個城市要發展,要美麗,只有靠政治人物是不夠的,還要公民團體一起努力,老高雄人知道,高雄所走過艱苦的歲月,是誰提升高雄城市風貌,選民心中自有一把尺,那些只會用激烈語言批判高雄的政客,通常不懂高雄,也不愛高雄。

但是,為什麼喧囂,無俚頭的聲音,總會呼朋引伴,原因在於選舉的激情口號作用,已經淹沒事實。

民主國家的發展,從希臘雅典城邦的民主算起,歷經二千多年歷史,民主的選舉方法從廣場演說,到目前多元資訊管道的宣傳爆發,已經成為融合心理,語言,社會,美容,傳播的專門學問,搞選舉的公關公司,也因此孕育而生,選舉既然是專業工作,所思所想就是如何經由傳播控制人心,改變行為,要改變人心,就必須要通曉人性的缺點。

多數新興的民主國家,理性獨立思辨的選民,總是少數,多數人總是人云亦云,把選舉視為一種博奕,甚至認為選擇誰來治理城市,現狀都一樣,每天依舊要上班,甚至還有人認為共產黨來管理也可以,許多人說台灣人好騙,不好教,就是如此,只有少數公民,會基於理念投票,花時間用心研究候選人底細,以及市政抱負,多數人喜歡從眾,更不喜歡自己孤單,所以會把選票投給當選機會大的人,不希望自己是投廢票,因此有地下賭盤,只單方面設定某人當選,才能領錢的賭局,藉此干預選舉,也會吸引想贏錢的人下注,然後呼朋引伴去投票,這些人性缺點,很容易被操控,成為選局顯學,所以,紅色中國干預台灣選舉,已經越來越高明,使用這些手段買台灣,比打飛彈更便宜。

這些手段可以分成三種,第一,先讓網軍帶風向,吹捧某人優秀,然後對反對者言論爆量霸凌,使你禁口,壟斷平台,第二,紅色在台媒體,製造假民調,貶低對手,吹捧自己人,三,「無色覺醒」視頻,用似是而非理論負責洗腦,在這三種攻擊下,傳統民主制度,全面被摧毀,本來,候選人應該說出的治理理念被淹沒,本來應該公正的媒體問責,失去公信力,最後,有理性良知的公民團體,被霸凌失去聲音,當這種情況普遍產生的時候,也將使好人被拋棄,壞人出頭天,德國傳播學家伊麗莎白諾爾紐曼,把這種刻意的選舉操作,所形成的社會氛圍,稱為「沉默的螺旋」。

紅色中國干預台灣選舉三手段 沉默的螺旋1124爆發?

1980年,紐曼出版了這本書,「沉默的螺旋——與論——我們的皮膚」,紐曼以皮膚,形容人類對外在世界與論,或公共議題的感應,多數人對外界言論的感應,通常很直接,當多數言論和自己的看法,發生差距的時候,選擇對抗或據理力爭者,通常屬於少數,多數人會選擇逃避或沉默,「所謂,懶得理你」,最後,社會上匯集成一股下降的沉默螺旋,逐漸成為隱形選民,這也是今天民進黨及支持者,所面對的情況,簡而言之,就是綠營的沉默,所以,本來的基本盤不見了,每一次比較民調看起來,台北市支持姚文智總是少數。

曾經經歷假訊息攻擊的德國,把現在的民主時代稱為「後真相時代」,意思就是很多真相事實,總是在選後才出現,但是,傷害已造成,因為形塑公共意見的過程中,激情口號和情緒,總是比客觀事實,更容易被接受。

梅克爾在2017年通過對傳播假訊息的平台清理法案,她說了一句經典的話,「現代的網路用戶,只看到同溫層朋友的推文,很容易陷入自我感覺良好,久而久之,眼裡只剩下被扭曲和壓縮的世界,就以為自己想的都對,別人想法不必理會,從此,我們將失去和不同意見的人,討論和溝通的機會」,德國的問題也發生在台灣,不同理念的人各自聚首一端,只看自己願意接受的媒體,說自己同溫層的語言,彼此對立,這個國家的民主危機終於產生。

紅色代理人顯然理解台灣,利用選舉撕裂台灣,這個目的已經達成,當紅色聲囂的時候,綠營支持者越來越沉默,或者說,很多支持綠營人士,學習不吵架,因為,目前台灣的政治氛圍下,有理說不清,乾脆就把自己的看法,放在心裡,但是,這種沉默螺旋,有可能在投票日爆發,川普的當選,就被稱為最典型的「沉默螺旋」,因為,選前所有民調,幾乎都顯示希拉蕊勝出,包括出口民調,也相信川普輸了,但是,最後的投票結果,卻是大大翻盤,川普贏了,所以,傳播界認為,現代社會的民調,充斥機構效應,以及人為因素控制,已經無法公正判讀,作為討論依據,即便是公正的媒體機構民調,也一樣失去準確,因為沉默的螺旋會有爆發的一天,這就是一股看不見的沉默力量,正在暗中觀察,守候這場選舉,我相信高雄也是一樣。

選舉操盤者,過度算計人心,或者操弄民調,以及利用網路霸凌,只會產生短暫的效果,把反對者逼入地下躲藏而已,可是,這些沉默者,不會因此就不去投票,反而會大量出來,用選票教訓這些網路霸凌者,甚至會打臉製造假民調者,所以,請不要忽視這股台灣內在沉默的力量。

最後的民調日,已經結束,社會回歸安靜,喧囂停止,激情降落,理性升起,這個時候,也是沉默螺旋正在發威的時候,我相信熱愛高雄和台灣土地的人,會以寶貴的一票,投給台灣,而不會選擇中國,請問,你也是那一群沉默的多數嗎?歡迎你和我站在一起。

Source: 民報/專欄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