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提出不斷的警告;DPP執政,卻未有大戰略配合美國
美國若對中國全面反制;就反而會鼓勵台灣公民自決
中國文化的大一統全世界,唯中惟大的思想,非常可怕
首頁 arrow 不吐不快 arrow 民進黨2018自相矛盾的選舉策略
民進黨2018自相矛盾的選舉策略 列印 E-mail
不吐不快 - 大家一起來
作者 洪世才   
2018-11-26
由於改革的包袱難免會有既得利益者的反彈,加上蔡英文的文官習性,凡事面面俱到,小心謹慎,拖拖拉拉,沒有改革者的當機立斷的做事方法,使得改革的美意沒有加分,反而失分。圖/資料照,民進黨提供
由於改革的包袱難免會有既得利益者的反彈,加上蔡英文的文官習性,凡事面面俱到,小心謹慎,拖拖拉拉,沒有改革者的當機立斷的做事方法,使得改革的美意沒有加分,反而失分。圖/資料照,民進黨提供

2018的選舉,民進黨的選舉策略沒有人能夠理解,不論政論節目的名嘴,評論者或本土選民都摸不著頭緒,不知道民進黨演的是那一齣選戰。直到11月22日,民進黨副祕書長徐佳青意氣風發,在政論節目上透露民進黨選舉的策略主軸是「動態概念」的選舉方式,其架構是在「台北市視柯文哲不是敵人,也不是朋友,隨選情調整戰術」,「在台北市以外友好柯文哲,和柯文哲合作共生」。

民進黨的選對會還真天真,以為選民和他的派系一樣,指揮自如。才恍然大悟,原來民進黨在選前已自砍手腳,自己把選民搞矇了,不知道誰是敵人,誰又是朋友。影響所及,選舉沒有共識,能不大敗嗎?

民進黨操盤手洪耀福在敗選記者會上有一句「選戰策略錯了」,其實已經道盡問題的癥結。而這個「選戰策略錯了」,在對喜樂島聯盟的反併吞、要公投的不理不睬上表現得最是要命。這是民進黨在選舉中可以修改選戰策略,將選舉主軸提前轉移到民主與共產對立的問題,但民進黨的操盤者竟傻傻不動如山,被罵翻了依舊我行我素。這不是敗選後一句「選舉策略錯了」就沒事,也不是下台就結束,雖然這是民進黨內部的事,但傷透本土選民的心,當事人還是要有進一步表示。

由於改革的包袱難免會有既得利益者的反彈,加上蔡英文的文官習性,凡事面面俱到,小心謹慎,拖拖拉拉,沒有改革者的當機立斷的做事方法,使得改革的美意沒有加分,反而失分。

其實,在轉型正義等改革上,雖然不盡讓人滿意,但要說是2018民進黨選舉挫敗的主因;或是說經濟問題導致民進黨選舉慘敗,其實也未必盡然。從選前國內外對選情的評估(包括中國對2018台灣選舉的評估),也沒有料到民進黨會慘敗。所以,2018民進黨選舉慘敗,選戰策略嚴重違背本土本質及選戰主動出擊的打法有關。

選舉和鬥爭其實是一體兩面,在選舉的佈局中,對所謂的「敵我矛盾」和「內部矛盾」應該了然於胸,才能在動態的選舉中把握先機。民進黨對這次選舉的策略,筆者在選舉快結束做研判,認為民進黨操盤者顯然高估了自己對「敵我矛盾」和「內部矛盾」的掌控,才落得主動權盡失的窘境。

民進黨似乎被「當家不鬧事」迷惑了自身的原始屬性,忘記「主導選戰議題」是民進黨選舉的強項。加上民進黨選戰操盤者高估了自己的選戰經驗,以為對「選舉動態」能夠掌握,就可以制敵機先。卻在選戰節奏上因整體策略落居被動的下風,以致「敵我矛盾」變成自己的「內部矛盾」。可憐的不只是姚文智的孤軍奮戰,低迷氣氛也影響全國本土選民的意志。民進黨自以為掌握動態選舉奧妙的策略,竟然是困住自己陣營的鎖鏈;而藍營的「內部矛盾」並不是綠營操盤的結果,而是藍營本來就存在的「深藍與淺藍」、「華統和中統」之爭的現象。這就反映出民進黨的選舉策略沒有奏效,根本就是很怪的選戰打法,選戰策略一開始就錯。

以選舉戰術看民進黨的矛盾,更是令人不敢卒睹。徐佳青22日在政論節目上分析民進黨「動態選舉」的辦法指出,民進黨必須把台北市的選局和其他地方的選舉劃分開來。因為選前柯文哲的氣勢很強盛,這是民進黨在決定台北市自行提名參選後不得不考慮柯文哲的外溢影響。而柯文哲只在台北市參選,最好的選戰辦法是不在台北市輕捋柯文哲虎鬚,要動態看盤,見招拆招,所以才會有「台北局」和「台北以外的局」分開看待柯文哲的現象。這種亦敵亦友的選舉,把本土選民都搞糊塗了。導致前半場的選舉,本土候選人被K得暈頭轉向。

民進黨自以為這種方法是「動態概念」的選舉策略,徐佳青還在節目上直指一位作家的質疑是不懂選舉。這就難怪民進黨這次的選局打得「離離落落」。要不是選戰後期有「喜樂島聯盟」拉出「中國」和「台灣」端上檯面,導出選戰後期的「民主台灣與獨裁中國」的選戰主軸,還真看不出這次選舉民進黨在幹甚麼。

2018的選舉已塵埃落定,民進黨已是輸多輸少的問題了。現在起緊要的是2020的選舉,要如何打一年後的總統選戰,民進黨要痛定思痛了。

從2018的選舉中可以看出傳統「藍營」選法已經改變,搶佔「本土」和文革式的「口號」宣傳在2020會更成熟。2018的選舉,藍營推出的候選人實在沒有看頭,雖然如此,依然可以興風作浪,搞得綠營灰頭土臉。中共是鬥爭的能手,一定會記取經驗,2020的台灣總統候選人,估計會找一個「台灣人」、一個「有內涵」的台灣人,取代這次選舉先天上的敗筆。中共在台灣2018選戰嚐到甜頭,屆時,有強大後援的「藍紅混合體」,將是本土候選人的惡夢。

因此,2018只是台灣民主的前哨站,2020才是民主的決戰。從這一個觀點看來,2018的選舉,深藍雖然想藉機打下吳敦義的國民黨「淺藍派」,一舉掌握2020總統選舉的提名權。但是,2018的選舉,中國的身影已經登堂入室,應該會記取這次的教訓,讓有聲望和有能力的藍營台灣人出來選總統。那麼,2018展現陸戰威力的王金平,應該是綠營不可忽視的未來式。深藍的打算,最後終不敵中共希望藉由自行操控的選舉,順利達成統一的渴望。

不論事情如何演變,綠營的2020之戰,不只是民進黨的事。民進黨除了要努力做好各項政務已贏得民心,還得痛下決心研究改進這次選舉的缺失,結合本土陣營,為2020的選舉,做好萬全的準備。

Source: 民報/專欄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