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對台灣教育滲透不即時反撲,台灣會亡於睡夢中
人民的水準和品質很重要,亦影響國家的死生存亡;
台灣快被中國掏空,不積極表態反共聯美;台灣必亡
首頁 arrow 不吐不快 arrow 朱婉清為何能回台囂擺?
首頁
聖山運動
228台灣神太上真經
護國台灣神
台灣精神
分享臺灣神
聖山講古
新聞快報
不吐不快
大地快捷
影音播放下載
連絡我們
搜尋
【聖山活動】
【泰源起義五烈士】
【聖山教育 線上展版】
【保護圖博的「吽」】
保護圖博的「吽」 - Free Tibet~ Hong~
We're @-Bian Casters for Taiwan
蓬萊島雜誌.Net
誰在線上
我們有 1 位訪客在線上
瀏覽人次
訪客: 31822073
朱婉清為何能回台囂擺? 列印 E-mail
不吐不快 - 大家一起來
作者 王伯仁   
2019-02-17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只有讓有司法權定人生死或刑期者,知道政府對司法改革是「玩真的」,司法才有開始改革的可能。示意圖/取自Pixabay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只有讓有司法權定人生死或刑期者,知道政府對司法改革是「玩真的」,司法才有開始改革的可能。示意圖/取自Pixabay

 2017年元月,部分媒體刋登連戰和連方瑀心腹的朱婉清,因案被通緝逃匿美國但追訴時效已過,所以偷偷回台居住,不敢公開露面,但私下在慶城街豪宅大宴賓客。在此要探討的是,當年(2000年)檢察官以朱婉清公職任內涉嫌貪瀆,約訊朱婉清後,令50萬元交保,朱婉清訊後連夜買頭等艙單程機票飛美,直至2017年「通緝時效」已滿,法院撤銷通緝令免追訴才回台,問題是朱婉清當年在中央廣播電台公職內之貪瀆行為,是犯了貪汙治罪條例,檢察官也以此傳訊,但為何在她棄保逃亡後以一般「侵佔罪」起訴?所以通緝時效為十年(通緝加重四分之一共12年6月),她才能在2017年回台囂擺宴客,當年貪瀆1660千萬公帑就此納入私囊自肥,不用吐出來還給國家社會一個公道嗎?而貪瀆罪變侵佔罪,一線之隔,相差不可以道里計,是「自由心證」的發揮極致嗎?

朱婉清原本是名記者,因採訪而搭上連方瑀的關係,外界頗有「閨密」之稱,進而成為連戰的心腹,連戰在1990年任台灣省主席時,朱婉清留在台北市博愛路台灣銀行總行二樓的台灣省主席辦公室,擔任主任,該辦公室是省主席於台北駐留時辦公所在地,有似清朝時代或民國的「京辦」,等1993年連戰從省主席升行政院長時,一人得道,雞犬升天,朱婉清轉而擔任行政院第六組組長,2000大選前,再派至中央廣播電台擔任董事長。

至2000年第一次政黨輪替時卸任,因而被查獲侵吞中央廣播電台遷台預備金1660萬元左右,挪為私用,檢察官第一次傳訊後,她大喊寃枉,説是公款公用,檢察官以五十萬元交保,朱婉清訊後即連夜買頭等單程機票潛逃美國,輿論大譁,其夫何㬌賢還公開對新聞媒體拍胸脯:「她有事出去處理一下,保證一定回來」,但這信誓旦旦的保證,終究還是唬爛而已,朱婉清拿綠卡或美國䕶照在美國住了十多年,其間常飛至中國「辦事」,直到法院撤銷其通緝不再追訴之後,才悄悄低調返台北居住,連當年法院認定的贜款1660千萬,都不必再追繳,任其花用。

問題來了,朱婉清在潛逃十多年,經通緝期滿撤銷通緝回國,她有她法律上適用的權益保障,但仔細檢討,卻非如此理所當然,因為依照刑法規定,撤銷通緝分為兩種情形,一為刑法第八十條,是未被起訴者的追訴時效,法定刑期為三至十年者,追訴期二十年,法定刑期一至三年者追訴期十年,經通緝者再加長四分之一;二為刑法第八十四條之行刑權,經判刑三至十年者,行刑權三十年,一至三年者,行刑權二十年;而朱婉清是被檢察官以職務上侵占款項,提起公訴,具體求刑1年2月,並非未起訴,但起訴後朱婉清屢傳未到,法院遂於2001年5月發佈通緝,因而,朱案是屬於經起訴但未判決確定之通緝案,非屬於刑法第八十條(未起訴追訴期),亦不屬於刑法第八十四條(行刑期追訴),而是罕見的既經起訴卻未判刑的灰色地帶,卻比照未起訴之追訴期十年(2001年當時刑法)加通緝之增2年6月,共計12年6月之追訴期處理,才有法院撤銷其通緝之事。

但朱婉清究竟犯何罪嫌?當年檢察官是以「侵占罪」來提起公訴,認為中央廣播電台非屬公務機關,朱婉清非公務人員,所以用一般侵占罪起訴,殊不知中央廣播電台是依據特殊的「財團法人中央廣播電台設置條例」而設置,資金百分之百由政府所出,而朱婉清屬於依法受託承辨公務之公務員,怎麼可以將她視為一般根據民法而成立的財團法人的董事長?果如是,朱婉清是涉嫌違反「貪污治罪條例」本刑七年以上重罪,追訴期依當年刑法也有二十年,至今追訴期尚未完成,怎能撤銷其通緝?也不追究其貪汙的1660萬元?

司法遇到特權會轉彎

從朱婉清案而言,國人常批判台灣的法律遇到特權和金錢都會轉彎,並非無的放矢,活生生例子就在眼前,為何當年檢察官是以一般「侵佔罪」起訴,而非「貪污治罪條例」?(其實,檢察官初訊時,應該也是以貪瀆罪傳訊,訊後才會以五十萬元交保,但後來以侵佔罪起訴,個中轉折非外人所能了解),而法院屢傳不到,遲至2001年5月發布通緝, 而且將追訴期依「侵占罪」加通緝,定為12年6月?豈不是從起訴到撤銷通緝都是「一條龍」放水?假如涉案者不是連戰的心腹朱婉清,有此特殊待遇嗎?所謂,「魔鬼藏在細節處」,此即是也。

於今之計,落實法務部政次蔡碧仲對於司法改革的建議:「要究責」,法官法不是規定法官違反辦案程序規定或職務規定,可移送評鑑嗎?朱婉清案就是現成的案例,就拿來試試「法官法」究竟是有無匡正法官官箴的效用,或只是擺著好看的花瓶?千里之行始於足下,只有讓有司法權定人生死或刑期者,知道政府對司法改革是「玩真的」,司法才有開始改革的可能,否則司法改革會議結論盈尺,也是虛晃一招而已,蔡英文總統執政已近三年,還要讓老百姓覺得執政黨的司法改革還是永遠在悠忽嗎?

Source: 民報/專欄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