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對台灣教育滲透不即時反撲,台灣會亡於睡夢中
人民的水準和品質很重要,亦影響國家的死生存亡;
台灣快被中國掏空,不積極表態反共聯美;台灣必亡
首頁 arrow 不吐不快 arrow 媒體的貿易戰爭
首頁
聖山運動
228台灣神太上真經
護國台灣神
台灣精神
分享臺灣神
聖山講古
新聞快報
不吐不快
大地快捷
影音播放下載
連絡我們
搜尋
【聖山活動】
【泰源起義五烈士】
【聖山教育 線上展版】
【保護圖博的「吽」】
保護圖博的「吽」 - Free Tibet~ Hong~
We're @-Bian Casters for Taiwan
蓬萊島雜誌.Net
誰在線上
我們有 2 位訪客在線上
瀏覽人次
訪客: 32111281
媒體的貿易戰爭 列印 E-mail
不吐不快 - 大家一起來
作者 洪博學   
2019-05-29
最近美國新聞界最津津樂道,美國「福斯新聞網」主播雷根(右)將和中國央視的劉欣(左邊)一場辯論。圖/ Fox Business Youtube影片
最近美國新聞界最津津樂道,美國「福斯新聞網」主播雷根(右)將和中國央視的劉欣(左邊)一場辯論。圖/ Fox Business Youtube影片

美中貿易戰爭其實也是一面照妖鏡,尤其是台灣媒體,不必等到北京政府下帖子去聽訓,紅色知識份子見風轉舵,媒體所展現文字已經最直接投射,你在為誰幫腔?為誰傳聲?從編輯檯上,言論或新聞的選擇就可以看出來。你到底是屬於哪一種同路媒體人,這一場貿易戰爭已經把潛伏台灣的紅色同路媒體打到現出原形。因此,最近美國新聞界最津津樂道,美國「福斯新聞網」雷根小姐(Trish Regan),和中國央視的劉欣一場辯論,或者說,「紅色央視」先發出戰帖,雙方在30號舉行的貿易戰爭辯論大會,相信現場一定火花四射,「環球黨媒」還撰文希望中國人翻牆觀戰,實在好笑。

美國的媒體對中國國家行為,反映出的態度大不同,但是至少留一點客觀,沒有台灣同路媒體全面相反的寫作法,只報喜不報憂。美國媒體的看法之所以歧異,受到早期國共相爭的影響,《時代雜誌》一直是國民黨支持者,而《新聞周刊》則偏向共產黨,然後從傳媒影響到兩大政黨。先不論美國媒體界是否像台灣媒體,很多被紅色中國大量收買,甚至社論被控制,即便如此,美國人很少會懷疑美國的言論自由,就算總統對某些媒體常有抱怨,卻也不會動手干預,川普就是一個例子。小英應該學一學,因為美國人判斷媒體言論傾向,人民自有一把尺,美國人堅信,守護言論自由可以避免政府腐化,甚至杜絕政府濫用權力、侵犯人權,而這一點,正好是中國媒體所缺乏的。

基本上,CNN常被評為自由左派,福斯就是保守右派,至於中國央視當然是共黨喉舌,算不上是自由媒體。既然姓黨,就喪失批判國家政府能力了,這也是中國的悲哀,所以一個非自由媒體和一個自由媒體,雙方各擁立場,最後就是雙方愛國心展現而已。

文章要寫出真相 更要具說服力

從美國媒體的文章,也可以看出美中貿易戰爭中,本來反對川普對中國下重手的民主黨,最近也開始支持川普,甚至認為川普對中國太軟弱,這也使川普更有底氣、下手更重。從5月27日「紐約時報」專欄作家湯瑪斯佛利曼(Thomas Friedman)的文章可以嗅出這種風向。佛利曼是全球化信仰者,他的《地球是平的》以及《謝謝你遲到了》兩書堪稱自由主義的經典,甚至在2008年美國次貸風暴時間,還讚美中國拯救全球經濟,前面所提這兩本書,沒有脫離自由主義軌跡,比起他年輕時所寫的《從貝魯特到耶路薩冷》更加成熟。

佛利曼說,「我寫了30年政治評論,每天深刻反省,文章不只要寫出真相,更重要的是如何說服人」,作者對自己寫作態度的反省,是一個有良知的記者應該具備的,因此從他對貿易戰爭的批判,慢慢轉為支持,可以看出良知的反省。去年貿易戰爭尚未開打,但是,中國卻對美國媒體發出拒絕發採訪證的訊息,佛利曼寫了一篇專欄說,「如果你要遮住我們的雙眼,我們何必給你開放的天空呢?」,佛利曼對中國不對等開放的媒體態度,一直耿耿於懷。

佛利曼年輕時在中東戰火密布下存活,即便是殺戮果決的團體,也不會刻意隱藏訊息,這是有良知的記者所追求的真實,但是缺乏公義和真實的共產黨世界,媒體只是政治宣傳工具,甚至是洗腦工具,這也是佛利曼無法忍受的。佛利曼說,美國對太陽能傾銷或者是低端科技的抄襲,還可以睜一眼閉一隻眼,但是涉及半導體或5G科技時代,當然態度就不一樣了,這不是單純的不公平貿易而已,而是左右世界人類的未來生活。

過去,經濟界對智慧財產權的爭論存在已久,這次美中貿易戰爭所爭,中國對美國智產權的盜取,屬於不公平貿易重要一環,而且無可否認,低開發國家今天可以成長,沒有一個國家沒有走過剽竊的道路,而被剽竊最厲害的,當然是先進國家,包括美國或歐洲國家。戰後,美國對開發中國家的技術剽竊,只要是反共國家,幾乎睜一眼閉一眼,因為大家在同一陣線。以南韓來講,戰爭前,三星以賣蔬菜和魚類的公司起家,戰後開始發展紡織和製糖,1974年才進入半導體製造,現在卻是獨霸全球的科技企業,這中間的發展過程,簡單說就是「逆向工法」,購買美國產品拆開以後,慢慢仿造。韓國如此,台灣和日本也是如此,但是被抄襲的美國甚少反映,這裡面當然有扶植自己人的想法。

被稱為韓國最佳經濟學家的張夏準,對先進國家擁抱先進智慧,卻用高價販售,深深不以為然,他在《富國的糖衣》一書中抨擊,「智慧財產權」定價高昂,不只是製造世界貧富不均,更是貧困國家無法發展的原因,並且把先進國家稱為聖經「路加福音」所說的「壞的撒馬利亞人」,意思是把智慧當作武器的人,這種人不被耶穌所悅納。

其實,張夏準的批判不見的公平,因為對民主國家,美國就是好的撒馬利亞人,甚至非民主國家,只要站在正確隊伍,美國也會扮演好的撒馬利亞人,但是盜取美國科技,還要和美國為敵,情況當然不同。

2001年,為了推促中國進入世貿組織,柯林頓發表演說,「讓中國經濟富起來,是國際責任,因為中產階級一定會向中共要求更多權力,推動中國走向民主」,這場演說證明是笑話,中國入會後,利用全球化優勢,的確成為致富的國家,但是並沒有發生民主化的改變,反而大力擴張共產獨裁模式,增加軍事預算,成為戰爭的隱患,現在很明顯,是西方民主國家的心頭大患。

中國開放早期,北京上海到處都可以看見到盜拷的好萊塢的電影,美國持續扮演好的撒馬利亞人,現在,盜拷已經升級危害到西方國家的民主生活方式,美國當然無法持續扮演好的撒馬利亞人。

佛利曼被稱為自由左派的領袖,從他的文章中可以看出,美國兩黨打擊共黨的決心趨於一致,反而台灣長期的反共教育,如同海市蜃樓,在紅色同路媒體的「認知作戰」之下,正在煙飛消散,這才是更令人擔憂的事。

前日到圖書館閱報,剛好看到一位老杯杯,看著《中國時報》,我拿起《自由時報》試探,故意要和他換著看,他卻說這報紙我不看,我問他為什麼,他說,寫的消息不一樣。老天,真的是台灣大悲哀。

Source: 民報/專欄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