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聖山立碑追思紀念台灣神道創始人楊緒東醫師
228台灣神太上真經
228台灣神太上真經
保護臺灣大聯盟網站
228台灣神太上真經
 
首頁 arrow 不吐不快 arrow 選舉文化的墮落,台灣民主政治的危機
首頁
聖山運動
228台灣神太上真經
護國台灣神
台灣精神
分享臺灣神
聖山講古
新聞快報
不吐不快
影音播放下載
【聖山活動】
【泰源起義五烈士】
【聖山教育 線上展版】
【保護圖博的「吽」】
保護圖博的「吽」 - Free Tibet~ Hong~
We're @-Bian Casters for Taiwan
蓬萊島雜誌.Net
誰在線上
我們有 1 位訪客在線上
瀏覽人次
訪客: 33520865
選舉文化的墮落,台灣民主政治的危機 列印 E-mail
不吐不快 - 大家一起來
作者 鄭欽仁   
2019-07-04
從東奧正名看出民進黨已蛻變,不再是以前的民進黨。老一輩的黨外人士也不要在「意識上」再認為「民進黨是自己(台灣人)的政黨」;時代改變了,不要因過去的認知而誤判形勢,視民進黨等於「台獨黨」。圖/民報資料照
從東奧正名看出民進黨已蛻變,不再是以前的民進黨。老一輩的黨外人士也不要在「意識上」再認為「民進黨是自己(台灣人)的政黨」;時代改變了,不要因過去的認知而誤判形勢,視民進黨等於「台獨黨」。圖/民報資料照

選舉文化的墮落到去年(2018)11月 24 日的「九合一」的選舉, 可以說到極致。

第一、政黨變為中國傳統的「黨爭」。

東漢末、宋朝的變法,無一不是因黨爭而失敗。這是由於「有立 場而無是非」。司馬光鬥爭王安石,王下台之後最後一名變法的官員,也被鬥下來,司馬光才死去。有一個笑話,深藍的政客批判台北市長柯文哲,說他是王安石;柯立即反應,他是商鞅而非王安石。不知清末以來,歷史的研究,肯定王安石的變法;台灣有一個怪現象,越是深藍,越不懂中國史;讀者可以把現在的政客一一拿來檢驗就可以知道。

中國歷代變法改制都是失敗,康有為、梁啟超等的變法,都是以慘局收場,有的棄市、有的逃亡,梁因乘日本軍艦逃亡日本,接觸「異 文化」,終於獲得啟蒙。總之,目前台灣的政黨政治,脫離不了中國 人傳統「人治」的醬缸文化,政黨政治變成「黨爭」,誠是可悲。

其次,選舉制度與選風的敗壞。

去年 2018 年的選舉,剛當上高雄市長無一建樹,連維護國家與社會安全的萬安演習,竟然不親自主持,而派副市長承當,想是怕得罪敵人─中國吧!

當了五個月市長就想攀總統之位,連行政訓練都不夠,竟然貪婪權位如此。為了雙腳搭兩條船,諒不會先辭市長之職。一旦登上總統之位,恐又得補選高雄市長;浪費國家資源。多年來不斷選舉之競逐,帶壞風氣,造成社會不安。

這種弊端已成慣例,去年 11 月 24 日選舉也因有人辭掉代議士之位而跳槽成功,今年只好再辦補選。話說回來,補選制度浪費公帑之外,也攪亂社會秩序,對本有的職位未能盡職,對市民的承諾視若無睹,不可原諒!

第三、日奔敵營,獲得「欽點」,以此自豪。 

藍營的人要選舉,一一赴中國請命,最典型的例子是韓國瑜。過去是「夜奔敵營」,現在是堂而皇之去「朝見」。為了取信於中國共產黨,先侮辱台灣人:「台獨比梅毒還可怕」。中共為了考驗他的忠心,用一級一級的低官與之接洽,評估他的真情。最後「中聯辦」的頭頭出面,韓國瑜算是「成功」了。 台灣在蔡英文的三年執政,任由中共第五縱隊滲透。中共除了用正式間諜之外,最常用的是老百姓,以觀光、交流等使人不太在意的人到處流竄。不久前報導,一個中國婦女竟然溜進美國總統川普的別墅,她的器材裝備齊全;用這種淺顯、廣泛、間接而經許許多多的途徑蒐集情報,被稱作「農耕型諜報」。另外,相對的是正式諜報機關,被指定標的而限於短期間直接蒐集情報者,稱作「狩獵型諜報」。(此參考宮家邦彥著「被拘留的兩個中國人女性」,原文參考日本月刊Voice,2019年 6月號。)

話說回來,被收攏的「韓國瑜們」對台灣有多少忠誠?選高雄市長,花費上億元的龐大經費來自何方?中國的外來組織?不能不令人懷疑。蔡英文三年執政以來,台灣海峽的兩岸來往絡繹不絕,五星紅旗到處飄揚,法務部長的邱太三說是「言論自由」;輿論批評後更上 一層當國安會首席諮詢委員。「放水了」,日奔敵營也沒有什麼奇怪的事。

第四、韓國瑜的「台獨比梅毒還可怕」是對台灣人發動無止境的戰爭。

台灣人世世代代在台灣經營,愛護鄉土,要獨立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不必要中國同意,也不必要美國同意。

如上文所說的,韓某為對中國共產黨的國家輸誠、交心,不惜侮辱台灣人。韓某的一生不是靠這塊土地與人民而獲得生存,不必成為難民,甚至弄到「富」「貴」雙全。許多在台灣自詡為中國人者,都有這鄙陋。為什麼?他們的心態和韓某是一樣的。

韓某的心態,仍停留在 1945 年以戰勝國的「接收」,而視台灣為新佔領的殖民地;殖民者對被殖民者欺壓,視為當然。近來流行的一句形容詞叫「高級外省人」要比別人高一等。更正確地說,應該稱作「高級外國人」;內心對殖民地統治藏有優越意識。

有人說,對威權統治我們「選擇服從」,但不要輕估我們爭取來的普世價值;雖然還沒有竟成,但我們仍承襲百年來的先祖先烈在反抗──不管是消極的,還是積極的抗爭,統治者應該戒慎,不要把我們應有的權利看輕了。

韓國瑜應該知道什麼叫做獨立,國家的定義是主權完整以及完全獨立而不是半獨立,才是正常國家。現在的中華民國俱全這個條件嗎?韓某應該要俱備這樣的「基本常識」,才去「搞」政治。

我們很自然的要以自己的台灣稱自己,不願以中華民國的國號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爭奪「中國」的「正統」而與北京政權糾葛造成「內戰體制」,使它有藉口發動軍事的侵略戰爭。這一點是今日台灣朝野蒙昧的地方。

總之,韓某對台灣人的輕視,作為一個台灣人不能裝聾作啞。中國國民黨若要推出這樣的候選人,必然要承擔後果,付出代價,無以在台灣立足。

第五、韓國瑜的群眾鬥爭路線。

范世平教授說,韓某讀研究所,受過馬列、毛思想的教育,國民黨昔日設研究所是為對付共匪,沒想到他已「內化」了,又到北京大學學習。韓某的手段就是像共產黨一樣從勞、農、工、漁著手。他說「一碗滷肉飯與一瓶礦泉水」,好像他是中共政權所說的是屬於「低端人口」,其實是媒體報導的經常打牌的有閒階級,而且常是醉客,家財萬貫。

他喊「高雄又老又窮」,彷彿他很窮;聽眾被消遣,彷彿自己也很窮、又潦倒。群眾被消遣反而用來自娛。

韓喊著「貨出去、人進來、高雄發大財」;聽到他的「發大財」就興奮起來。但五個月來的執政,提不出具體政策來;碰到議會質詢只能以其他官員代答。既然沒有「發大財」的辦法,亦只能教人用「念力」;他說:「我們用念力,全高雄都知道高雄發大財」(見 2019年5月17 日的自由時報。)有人聽了,彷彿自己已經「發大財」;阿 Q是很接「地氣」的。

韓某塑造自己「窮極潦倒」的形象,卻能在選高雄市長時花上億萬元,「錢」的來源有「外援」?這是媒體的懷疑,沒有看到回答。

韓某當選高雄市長,沒兌現對高雄人的承諾,又要跳槽選總統,如上文所說的破壞政治運作的常軌;高雄人緘默,不是被愚弄,是什麼?

韓某的另一特色是言語粗鄙,不足作為年輕人的典範而要選總統,全國跟著沉淪。在媒體瞬間傳播整個社會的時代,一個公眾人物的隨便,是罕見的。譬如他罵批評他的人「小癟三」,這個「外來語」作為台灣人的我,聽不懂。國語日報編的辭典下的定義是「上海一帶稱窮極無聊的流氓」;那麼,對方是「窮極無聊」,他是權貴階級。他用這樣,接「地氣」?民粹帶來「眾愚政治」?這是台灣民主政治的危機!

第六、民主主義觀念的再教育。 

德國的哲學家馬爾克斯‧葛布利爾(暫譯,見後註)接受專訪討論民主主義哲學時提到投票行為,他說要了解自己投票給誰,應有高程度的政治教育之必要。但是一般人都沒有到高度的政治教育。舉例來說,住在馬賽(Marseille)郊外的十八歲貧窮的女子給予投票權,他要投票給誰很容易被操作。現在的「寡頭政治(按:指由少數握有權力的獨裁政治形態)已經利用社會學、心理學或神經學控制投票行為。所以從這一點來看,我們的社會已經遠離民主主義的理想。因此為了避免極貧的現象,需要資源重新分配給每一個社會的成員,因此必要有新的民主主義理論。

要實現理想的民主主義,需要有力量的人;或是企業的力量、或是產業的力量,越過政府的力量,透過「臉書」或影子政府也可以,有力量的人出來貢獻,訓練正確的觀念。接著,他指出中國在非洲倒行逆施,因篇幅關係在此省略。

第七、權力者的傲慢。 

回溯台灣目前各政黨的行為,頗為傲慢。比較上述的哲學家之諍言,更覺得離譜。

以國民黨來說,李登輝本來可以作為元老以備諮詢,但 2000 年連戰大選失敗,當夜馬英九率眾包圍李登輝官邸,馬英九結合外省族群鬥垮、鬥臭李登輝;群魔亂舞,從此國民黨沒有有見識的元老可以諮詢。

民進黨方面,黨外運動時代民進黨成立,雖然分離出去仍與黨外 連成一氣。國民黨常操控軍、政、特、警等機器,不時找機會要「取締」民進黨,仍獲黨外支援。民進黨聘請黨外人士為顧問、仲裁委員,協助處理黨內派系糾紛,黃信介等人為資深的政治人物,仍尊重、禮遇這些人士。但今天這樣的功能已經不存在。我們看到「四大老」對總統的諍言,總統府方面的回應,不免讓人心寒。奧運問題,看出民進黨已蛻變,不要以為是以前的民進黨。老一輩的黨外人士也不要在「意識上」再認為「民進黨是自己(台灣人)的政黨」;即是說,畢竟時代改變了,不要因過去的認知而自己誤判形勢,視民進黨等於「台獨黨」。

奧運問題

遺憾的是 2018 年民間希望以台灣名義能夠參加 2020 年在東京舉辦的奧運,也獲得日本民間的支持。但總統又是民進黨的主席,黨‧政一把抓,竟然發動黨機器與國家機器全面杯葛,為的是對付喜樂島發起人與其鬆散的聯盟;這聯盟並非永久性的組織,實際上也談不上組織之名,祇不過是有志一同的一時聚合。 當然,由於黨政機器的發動,以公民投票方式要在奧運正名是失敗了。 但奧運是基於奧林匹克( Olympic )精神。運動精神(sportsmanship)是高尚的;中國文化缺欠這一點,但已是世界的普 世價值,公平競爭是倫理的一項。如果台灣順利通過公投,以公投名義的成果提出東奧,是會受到民主國家的支持;如果中國的霸權抵制,必然受到世界輿論的譴責。但是我們面臨的是主持運動體育的人操弄政治,不懂運動精神是什麼,卻又強迫運動員聲明反對正名,變成運動員不懂什麼是奧運精神。進一步也反映在國家領導人身上……。 如果公投通過,奧會正名失敗,無疑是主持這一次奧運的國家日本不但難於向其國民交代,也難於向全世界的人說明。但如果東京接受,其功績落在民進黨政府。這件事顯示台灣的政治人物本身就很欠缺「運動家精神」,故空喊正義(包括轉型正義),民不為信。同時,動搖了民進黨支持的廣大基盤。

黨外時代,民進黨成立,執政基礎在本土。但三年來,執政者與黨外以來一向支持者切割,應用藍系人士;此次杯葛公投,更與本土意識者疏離,壞了民進黨的基盤而反應在 2018年地方的「九合一」選舉。(此事如果不能在大選前「亡羊補牢」,在奧運時,台灣人的綠色奧運旗,以及獨盟的旗幟都會在奧運會上出現,日本的國民與團體屆時也會拿著這些旗幟出現,日本政府找不到理由可以取締,也絕對不敢貿然取締以違背奧運精神。尤其續任的蔡總統要如何處理?會將有“多種可能”是可以預想到的;但必然是「造反有理」!一旦「中華台北的奧會主席」赴日疏通要求壓制民意,要求安倍首相或主辦單位“ 護短”,則顯現台灣當局與北京在同一陣線上壓迫台灣人民…… 。)

「九合一」的選舉,是在美國不斷的支持下敗選;使人聯想到1949 年蔣介石比中國共產黨有更好的軍事裝備,而在被支持下潰敗。原因如上文所說的,與本土意識者疏離;而蔡總統的民調低盪,根本原因在此。

另外,關於中國的問題。自今年年初以來習近平對台的手段更惡劣,不僅加強對台灣之滲透、更以武力威脅。但執政對中國之滲透顯得姑息。不幸中的幸運,美國對亞太地域的安全作為重點,使總統在國防與外交上得以發揮持有的權力;但在外交上仍舊是被動的,因水漲而船高。民調也因此提升。

第八、政治制度的虛設,遍地找不到人才。

以上是就各政黨而論;但各黨一旦執政,遵循國家體制,總統府聘請資政、國策顧問。但 2000 年陳水扁執政,聘請資政、國策顧問,有的有給職、有的是無給職。不管如何,民進黨的某些人攻擊是為了「酬庸」;是否一概如此未經深思。本土派的人一向支持民進黨,過去祇講奉獻,未有他想,但受到那樣的批評,心中不是滋味。本土派經常建言,研究政策也是必然的。但一旦位居高位,不喜歡聽到批評;我不願斷言當時的陳總統是如此。 但曾經發生兩位顧問赴中國,言論失體統,引起資政、國策顧問商議,請辜寬敏先生與總統交涉!我在四年任內曾經請國外的生化武器專家與國防外交專家分別為陳總統簡報。事後,他要秘書長安排。因此國防部來電,次日由生化武器專家給參謀總長湯曜明及有關人員簡報。沒有使國家花旅費或演講酬勞,是由筆者自己安排。

我的意思是要說:有些政治人物祇相信「側近」,不能吸收智者廣攬人才。中國式的傳統都有「側近政治」的通病。知識分子(我指的是 intellectual,不是elite)有他的人格尊嚴,不受如「四大老」的被奚落。國家領導人只是「維持現狀」保住執政集團的利益而落入中國「內戰體制」的漩渦而不敢走出去,如何向歷史交代。 另外,令人不解的是決策用人沿襲國民黨的老班底,而過去數十年來民進黨儲備的人才都不被看在眼裡,讓他們閑散在家;統治者常常說沒有人才,愈居高位、愈是孤寡一人,看不到人才,歷史的教訓俯拾皆是這種例子,可以為鑑。

第九、幾年來台灣意識、國民意識的衰退,應有起碼的對策。

這幾年來中國積極對台灣滲透、統戰,台灣各界被動的在作中國 的「習題」,例如「九二共識」、「一國兩制」,國內也有很多政客配合,甚至說是「兩岸一家親」或「一中各表」。但國家領導人及有關國防、外交、內政部門都祇是消極對應,讓五星紅旗到處飄揚不敢取締。無疑是把這「劇變的時代」當成「守成的時代」在施政,對敵人缺欠積極對應而任其滲透,國安單位讓人疑慮,自然造成投機政客越來越多。

「維持現狀」做為三年多來的主政方針,到今年迫於美國積極對 付中國的形勢已成而略有調整;為了明年大選不得不打出「辣妹」的形象。

任何人都瞭解「時」「空」不斷在改變,尤其全世界的變局更加急遽。當然,前任的馬英九誤國,增加目前的負擔。

回溯以往,2010 年 11 月 1 日白樂崎在自由時報撰文:「中國正在改變台灣現狀」當時馬英九視若無睹;2012 年 12 月 10 日他又在該報撰文「先是『現狀』還不過」,他指出「歐巴馬政府已提出『軸心轉向東亞/東亞在平衡』,在這種外交政策的主軸下,如何提升美台關係存有一絲稍縱即逝之良機」。按:過去馬已誤國,筆者目前引用此段,是希望執政團隊在當前把握有可能如白樂崎所警告的「稍縱即逝之良機」;國家要正常化是要對川普討價還價的。

在這之前,白樂崎又建議馬政權以「台灣共識」取代「九二共識」,不僅當時馬政權誤國,今日的國民黨等親中政黨還在配合中國,對台灣人民統戰,玩弄「九二共識」。2020 年的選舉將至,希望民進黨的上下,能大聲的說:「祇有台灣共識,沒有『九二共識』」,亡羊補牢。(白樂崎的文章,請看 2011 年 5 月 16 日的自由時報「以台灣共識取代九二共識」一文。)

對付目前中國對台灣內部滲透、對外交方面的封鎖及軍事戰爭的 威脅,國家元首應該考慮設法告訴國民,各種戰爭已經開始,只是軍事攻擊尚未發生而已。(據中國出版的『超限戰』)國家元首只反對「一國兩制」是不夠的,未能跳脫中國設好的圈套,應宣示台灣已是主權獨立國家(這也是民進黨的綱領);至少也可以採納譚慎格的建議向國際社會宣示「台灣是一個獨立於中國之外的國家」;當時他指馬政權說:「台灣政府至今並沒有宣示」(見2012年12月1日的自由時 報)。

除此之外,澳洲的學者 Salvatore Babones 在 2017 年向台灣建議發表「台灣認同宣言」,其文章的要旨是說:北京要奪取台灣是不可能,將台灣看作中國的一省之神話繼承下去是毫無意義;現在是台灣邁向正常國家的機會;有必要將「台灣是中華民國」的虛構扔掉,也要拋棄「在中國大陸擁有權利的主張。以中華民國當作島嶼名稱,應該正式變更作台灣。台灣應採「認同宣言」,這並不是獨立宣言。已經不使用使人想起中國的中華民國,美國以及世界各國會和現在的(實質的準國家)巴勒斯坦一樣,今後會更積極的與台灣 交流。此文也提到南海問題,該文論說豐富,無法詳述。(參見附錄)總之,「台灣認同宣言」也是可以考慮的政策,台灣朝野竟無反應。

如今國際形勢對台灣有利,蔡英文總統在這第一任期內立法院的席次也佔多數,在這半年內應掌握時機與美、日、歐等國家照會,至少應採譚慎格等人的建議,掌握國際上有利之時機。民氣可用,如此而脫離「中國內戰」架構,各國與台灣往來中國再不能以「干涉內政」 為藉口。這是最保守的作法,也適合執政團隊的性格,正可以與當今世界反中國侵略的潮流相呼應。總之,蔡總統在續任運動期間,應把握宣示以上三個外國專家的建言,以喚回民心。

一、「台灣共識」,沒有所謂「九二共識」。(白樂崎的建議)

二、「台灣是一個獨立於中國以外的國家」。(譚慎格的建議)

三、「台灣認同宣言」。(declaration of identity)。(Salvatore Babones的建議)

結語:台灣人自己應有作為,不任人宰制

如今的台灣人是否已經喪失價值觀,只能靠一句「拚經濟」而換 得「一口飯」吃?已經到了窮極無聊的地步?

台灣被「高級外省人」操弄,難道忘了幾百年的歷史,在抵抗外來的殖民地統治者?我們的先烈犧牲生命,用了血汗換來今天有初步的世界公認的「普世價值」──自由、人權、民主、平等、法治。我們還沒有達到我們理想境界的民主政治。過去有許多國家暨人民蔑視我們,但今天因為有民主成就,開始肯定我們,尊重我們。隔海的中國政權一天到晚企圖侵略我們的國土,企圖奴役我們台灣人,有許多人仍喪志辱國;讓世人覺得寒酸、可恥。2008 年民進黨失政,馬英九用欺騙的手段喊「堅決主張台灣的前途必須由台灣人民自己決定!」

「捍衛中華民國主權堅決反對『反分裂國家法』」(見2008年3月14日中國時報廣告);馬英九終於當選;這使許多外國來台考察的專家學者感到台灣人缺乏國家意志而容易受騙之不可思議,在我面前不隱蔽鄙視台灣人的看法。如今竟然還有所謂「韓流」,台灣人不記起教訓,已經到「易欺而難悟」的地步?最近有一則消息,中國年輕人被比喻為「狼性」,台灣年輕人被比喻作「羊性」,使聖者達賴喇嘛感到不可思議;他擔心台灣下一代競爭力薄弱。他強調競爭力與慈悲力一點都不衝突,「帶有慈悲心的競爭是可能的,……是真誠的善良動機。」(見2019 年4月10日自由時報的報導「達賴喇嘛看開生死 讚台灣善終新法」)對於每天陰謀顛覆台灣,要掠奪台灣的中國帝國主義,台灣人軟弱像羔羊,每天 讓政客口沫橫飛消磨我們保家衛國的意志力是否可以?我們必須把這樣投機的政客拉下台!

台灣人應再回顧自己的歷史,看看為什麼在每一段落都有起來抵 抗侵略與壓迫,重塑我們的國家意識,從精神武裝到物質的武裝,效法以色列、瑞典、瑞士等重視雙重武裝的軍備,而換來和平,建肇新而獨立的國家。

附記:上文提到的德國哲學家馬爾克斯‧葛布利爾,原名Markus Gabriel,在德國受日本國際記者大野和基採訪,文作「民主主義を哲学する」,刊載2018年4月號的日本月刊Voice,第18至29頁。

其次,關於 Salvatore Babones。2017年時,他是澳洲‧Sydney大學的副教授,專攻社會學、社會政策。所引用之著作即:Taipei's Name Game─It's Time to Let Taiwan Be Taiwan;原載英文誌Foreign affairs的網路版,不見載於該刊紙本。該誌有許多國家的語文版,日本版作 Foreign affairs Report;譯文刊載 2017 年 2 月,題作「中華民国という名称を捨て、台湾アイデンティティの宣言を―─『一つの中国』のジレンマを解く」。日文版有特色,除了兩幅插圖及附說明之外,又有提要,很貼切。

2019 年 6 月中旬

Source: 民報/專欄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