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公民覺醒不如香港;欠缺西方文化理性思辨精神
台灣藍橘紅的政黨/政客的現世報與「王立強」事件
若政府都不想讓台灣成主權獨立國家,台美如何建交?
228台灣神太上真經
228台灣神太上真經
保護臺灣大聯盟網站
228台灣神太上真經
 
首頁 arrow 不吐不快 arrow 台灣神 台灣魂-追思楊緒東醫師
首頁
聖山運動
228台灣神太上真經
護國台灣神
台灣精神
分享臺灣神
聖山講古
新聞快報
不吐不快
影音播放下載
【聖山活動】
【泰源起義五烈士】
【聖山教育 線上展版】
【保護圖博的「吽」】
保護圖博的「吽」 - Free Tibet~ Hong~
We're @-Bian Casters for Taiwan
蓬萊島雜誌.Net
誰在線上
我們有 2 位訪客在線上
瀏覽人次
訪客: 33916828
台灣神 台灣魂-追思楊緒東醫師 列印 E-mail
不吐不快 - 同修的文章感言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 杜正勝院士   
2019-10-22

俗語說:「一樣米,飼百樣人。」台灣人有百百款,有的明明在出賣台灣,聯中以制台,把台灣引向奴役之路,但自認為他的作為是為台灣好,幫台灣人追求安全和幸福,他說這才是愛台灣。似乎也有不少台灣人信以為真,所以數十年來上千百次大小選舉,台灣人都選得相當辛苦。

有人說:「台灣人要走台灣路。」的確,台灣是有不少人堅信應該走自己台灣的路,而且比例有增無減,到現在已經占居人口的絕大多數了。但是台灣路也有百百條,分歧是必然的,只要大方向一致,兄弟登山各自努力,不必強求非走同一條路不可。

不過哪一條是絕路?哪一條是康莊大道?歷史終究會有一個結果,只因還沒發生的事誰敢保證預測得準,別人怎敢相信?何況路是人走出來的,不走,永遠沒有路。自許有先見之明的人如果只是「坐而論道」,任何路都不會平白舖出來讓你走。

坐落在南投草屯匏仔寮的台灣聖山即是一條台灣路,一條相當寂寞的台灣路,在所有台派中以宣揚敬拜台灣神最具特色,即使號稱堅定走台灣路的本土人士也不一定能理解,少有人在意。

台灣聖山的創始人楊緒東醫師,歷經十來年的經營,當有形建設呈現一定的規模,而無形觀念的傳播也逐漸拓展,正待開花結果之時,忽傳於睡夢中「證道歸天」了。楊醫師春秋猶盛,在現代,年紀未臻七十者還算是青壯,何況一向健康開朗,不聞有什麼大病痛,故乍聽之下不敢信真。然而楊醫師的確「歸天」了,我的內心升起一股股的悲愴!固悲其志之未伸,亦為失去一個深刻了解台灣路的人而感到滿懷愴然!

我和楊醫師結交不算久,應該是受聘為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這五、六年而已吧。在此之前固不聞楊醫師之名,連拜台灣神這件事也不曾有深刻印象。

在教育部長任上,我有次去台中為林佳龍的某次選舉造勢,抵達造勢場,被秘書先引到場邊一個小攤位前,像是神壇的佈置,說是祭拜為台灣犧牲的先烈,於是行了三鞠躬禮,匆匆被領上造勢台,說了幾句話下來,沒再回神壇。這座神壇即是台灣聖山的宣揚活動。

那是夜晚的造勢,強烈燈光照耀選舉場,麥克風高亢的聲響,台下萬頭鑽動,相對的場邊一處幽暗的地方,那座神壇只有微光,看不仔細。近日回想起來,似乎印證我後來的認知,也就是上面說的,即使都為台灣,拜台灣神的台灣聖山是一條很寂寞的台灣路。

那個晚上,當然不可能認識楊醫師。過了七、八年吧,他聘我擔任董事的基金會稱作「大地文教」,從愛護我們台灣這塊土地出發,推動守護台灣的社團;同時和基金會一體兩面的台灣聖山,也標識著「生態教育園區」,也從土地延伸到土地上的人,祭祀為這塊土地犧牲的先烈。

大地生態是我們社會人人有感的課題,幾乎無人會唱反調,八○年代台灣社會胎動,打破戒嚴法下的禁忌,即從反六輕、反杜邦,維護土地永續發展的抗爭運動開始。考察八○年代以來台灣的變化,從愛護土地,到突破黨禁、報禁,解除戒嚴,進而九○年代點燃台灣主體意識,公元兩千年而政黨輪替,揭開獨立建國的序幕。這是台灣歷史的進程,楊醫師給基金會和聖山懸掛的招牌,在我一個學歷史的人看來,顯然捕捉到台灣社會內在的脈動,順勢推進,以期達成最後的目標。

對一個正常完整的國家來說,生態環保固然是先務之急,自由民主和人權制度的維護也不容打折;但對一個不完整不正常的國家,這些還不夠,當有比生態環保、民主自由還更基本的東西要提上議程。這個基本東西是什麼?姑且稱作立國精神或國家靈魂吧。據我粗淺的觀察,楊緒東醫師的理念觸及到這個層次,並且付諸實踐,揭櫫台灣神,想從過去為反對外來政權、追尋獨立自主而犧牲的台灣先賢先烈,尋找國家的靈魂。

台灣這個國家的靈魂就是台灣魂,這是滲入國家骨髓的存在,台灣人不大懂,中國人倒知道其厲害。二十多年前國中教科書「認識台灣」之爭爆發時,那個遊走於國民黨和親民黨而今被法院通緝的立法委員李某人,當時就公開質疑我提出的「台灣心,台灣魂」,並且只准許可以有「台灣心」,不可以有「台灣魂」。台灣魂的重要性,敵人比朋友更清楚。

由於現代的台灣人多是國民黨「只有中國沒有台灣」的政策下受教育長大的,對台灣的歷史、文化缺乏了解,對台灣的先賢先烈也缺乏認識,在腦海與心目中既是一片空白,當然無從起敬,所以「台灣神」作為政治社會運動不容易產生迴響。

由於現代的台灣知識人都受過近代科學文明的洗禮,對於精神、靈魂的層次即使不反對,往往抱持懷疑觀望的態度,所以「台灣神」在國家建構上不容易被接納。

由於九○年代台灣民主化以後,台灣從政人士不需要再像前輩悲壯犧牲,不需有坐牢奪命的準備,政治庸俗化,遂流於爭取所謂中間選民;政治缺少理想,不再神聖化,「過時」的先烈當然無用,故「台灣神」在選舉場合所受到的最好待遇,自然只能冷落在一邊而已。

這是台灣神在台灣路上之所以寂寞的原因吧,很遺憾的,楊醫師生前我並沒有把我的觀感說出來和他討論。不過,從旁觀察,他顯然並不悲觀,在寂寞的路途上仍然昂揚邁進,不忮不求,不爭名利,不追鎂光燈,台灣聖山於是從無到有,造就今天的局面。

考察古往今來的歷史,一個教派的興起多與「神蹟」有關,尤其是創始人的神蹟。開創台灣聖山,揭示台灣神崇拜的楊醫師具有神蹟嗎?

三十多年前,媒體報導過中醫學院科班出身的楊緒東醫師醫療上的奇能,說他有「本事」治療邪門怪病,達到超乎「科學」的奇驗,稱贊他是「奇醫」。當時也有周刊專題報導他年輕時就有種種靈異感應,視人所不能見,聽人所不能聞,能看到過去,也能預知未來。不過楊醫師對他的奇才異能毫無炫耀的心態,既不津津樂道,更不會搬神弄鬼,反而宣揚他的「二十字真言」。據說這是他從軍營旁邊一間小廟無意讀到的,誦持不輟,奉為人生守則。這「二十字真言」是

忠、恕、廉、明、德,
正、義、信、忍、公,
博、孝、仁、慈、覺,
節、儉、真、禮、和。

乍看之下,這不是標榜不語「怪力亂神」的儒家倫理嗎?的確,這二十個字都離不開人倫日用之常,沒有絲毫玄妙神秘的意味,但據楊醫師自己的體驗,似乎會產生特異功能。

後來楊醫師有過教派的經驗,進入天帝教之門。他曾經概略地向我提起接受天帝教李玉階老先生指點的那段歷史,隱約說到他最後放棄做為傳人,自己出來走自己的路。不過在宗教情緣與傳承上,他開創的台灣聖山還是與天帝教有些關係吧。

超現實體驗的領域,不論有神論或無神論,我皆不敢置喙;我甚至也不屬於不可知論者,我只確信自己不曾經驗過的東西是說不明白的,勉強說,應該近於「存而不論」的態度。我的宗教態度如此,所以楊醫師送的《台灣神道》就一直放在書架上,不曾拜讀。不過近日從一個信徒的舖文,間接得知他說「只做橋」,這句見於此書的話倒令我有感。

做橋之說看似平常,卻具深義,或許是佛教此岸到彼岸的另一說法。「橋」可大可小,在我們習知的世俗界,傳道、授業和解惑的老師,只要做到其中一項,都可以成為「橋」;至於出世的靈界,要渡盡世人的菩薩是「橋」,將上帝「十誡」帶下西奈山的摩西是「橋」,猶太教的諸位先知是「橋」,天主教被冊封的聖人是「橋」,開創世界三大宗教之一的伊斯蘭教的穆聖也是「橋」。楊醫師誓願只做橋,此喻雖小,其義大哉!

當我初識楊醫師時,他就像鄰居朋友,完全沒有創教開宗的派頭。及至參與大地文教基金會和台灣聖山的一些活動後,又發現左右助手、聖山志工、以及大小信眾都直呼他「楊醫師」;他們之間互動,像是一群家人,看不到一點「宗師」的威儀,有的年輕教友甚至和他沒大沒小。這個團體在在顯示他們不是一個教團,反倒像是民間的NGO。

NGO台灣聖山始初引起我注意的,是他們對阿扁總統的敬重疼惜和不棄不離。2008年政黨再度輪替後,國民黨發揮中國幾千年政治鬥爭的傳統,操控檢調司法,立刻將剛剛卸任的總統囚禁,給他戴上「貪污」的大帽子。陳總統也天真地認為台灣已經民主化,司法會獨立,循著司法體系,想要證明自己的清白。殊不知僅僅十年民主化的台灣,現代文明的民主法治之建制只及於表皮,骨髓深處仍然充斥著中國的醬缸文化,國民黨的黨國幽魂在政府機構中依然屹立不搖。

我說過,這是細胞,是DNA,中國文化在台灣還沒有脫胎換骨,台灣在中國文化陰影的籠罩下,也沒能撥雲霧見青天。可是台灣人似乎並不察覺,帶著潔癖的社會清流,以曾奮力支持過的總統「貪腐」而深以為恥,一般人民對台灣人政黨、台灣人執政感到徹底失望,至於民進黨內同志,沒有劃清界限者幾稀!

說穿了,台灣人根本還不懂得政治,更不會玩中國式的政治。明明是政治鬥爭,人家抛出的司法大帽子,連中國的市井小民都一眼望穿其底細,但台灣的高級知識份子卻當作道德淪喪、政治崩壞的大課題。

當統派媒體對阿扁案舖天蓋地進行民眾洗腦時,馬英九當局也對卸任總統極盡侮辱迫害之能事,本土輿論沒有人敢去接泛藍抛出的「貪腐」血滴子,阿扁的同志若不落井下石,他就應該偷笑了。然而在陳前總統移監台中不久,聽聞台中這邊有人每天三餐為阿扁送飯,後來才知道送飯的正是楊醫師領導下的台灣聖山。一介中醫師,與陳總統非親非故,亦無知遇之恩,從沒得過什麼好處,未來更不可能有好處可拿,竟然在阿扁最落魄時,默默地伸出溫暖的援手,這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物啊?

台灣聖山走的是一條寂寞的台灣路,如果楊醫師看不清泛藍玩弄的鬥爭把戲,他敢毅然出來送暖嗎?如果楊醫師沒看出陳水扁總統領導的國家方向對台灣深具意義,他會做這種不討社會之好的義舉嗎?古人所謂「志同道合」,道就是路,百百條的台灣路,扁政府八年的台灣想必與台灣聖山要走的不謀而合吧。

不記得是在董事會還是在聖山,我說過:我們這個團體適合耕耘思想,倡導觀念,建立信仰,至於像透過選舉以執政,或在街頭運動衝刺,就讓別人主導,聖山能扮演的恐怕只是配角而已。台灣聖山未來怎麼走,我無權贊一詞,但楊醫師默默耕耘的風範恐怕是值得效法的吧。

楊醫師的香火怎樣相傳,正考驗聖山的徒眾;我做為一個友人,在旁衷心祝福,這條台灣路怎樣才會愈走愈寬濶,相信同修的信眾會有高度的智慧,終至於完成楊醫師未竟之志。

是所至禱!

點擊上圖可看更多照片

 

延伸閱讀:
台灣聖山立碑追思紀念台灣神道創始人楊緒東醫師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