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Net 信仰建國228 追思感恩台灣神
臺灣大地文教基金會網站   淨 山 活 動 ‧ 聖 山 運 動
228台灣神太上真經
制憲正名台灣國 - 來自台灣神黃信介的啟示
  信仰建國228‧追思感恩臺灣神
228.Net.Tw arrow 新聞快報 arrow 【思想領袖】納瓦羅:美媒成中共「有用白痴」
228.Net.Tw
228台灣神太上真經
護國台灣神
台灣精神
分享臺灣神
聖山講古
聖山紀事
聖山教育
新聞快報
不吐不快
影音播放下載
【泰源起義五烈士】
【聖山教育 線上展版】
【阿扁的天命】
【保護圖博的「吽」】
保護圖博的「吽」 - Free Tibet~ Hong~
We're @-Bian Casters for Taiwan
蓬萊島雜誌.Net
誰在線上
我們有 2 位訪客在線上
瀏覽人次
訪客: 39670356
【思想領袖】納瓦羅:美媒成中共「有用白痴」 列印 E-mail
新聞 - Other Sources
作者 大紀元時報   
2020-11-09

【思想領袖】納瓦羅:美媒成中共「有用白痴」

英文大紀元專訪美國白宮貿易顧問 彼得·纳瓦罗。(大紀元製圖)

【大紀元2020年11月04日訊】(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楊傑凱採訪報導/秋生翻譯)「(通過散播病毒)中共已經殺害了二十多萬美國人;中共已經讓數千萬美國人失去了工作;中共已經讓這個國家,損失了數萬億美元。」納瓦羅說。

在本期節目中,我們請來了川普總統的助理兼白宮貿易和製造業政策辦公室主任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

我們討論了美國的對華貿易政策、被納瓦羅形容為中國政權「有用的白痴」的美國實體、華爾街在中國的投資,以及越來越多關於拜登家族商業交易的指控。

這是《美國思想領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s)節目,我是楊傑凱(Jan Jekielek)。

 

 

楊傑凱:彼得·納瓦羅,歡迎你做客《美國思想領袖》節目!

納瓦羅:很高興和你交談。我要向《大紀元時報》致敬。它確實做了一些最前沿的工作——揭露共產中國,對世界造成的致命的病毒感染。(中共散播病毒的)時間線,你們都已經建立起來了,報導完全正確,而讓世界看到這一點,這是非常重要的。

楊傑凱:那我們就從這裡開始。實際上,我想問你一些關於GDP增長的問題,我們肯定會回到這個話題上。但是讓我們先來談談共產中國。事實上,你最近發表了一篇專欄文章,題為「中共的美國憨瓜:從『安提法』到NBA」(China’s US patsies, from Antifa to the NBA),現在似乎真有美國企業在和中國共產黨相互串通。請跟我講講。

納瓦羅:為了在選舉日擊敗唐納德·J·川普,民主黨和中共之間,現在形成了一個邪惡的聯盟。民主黨顯然想要獲得權力,實現自己的政治議程,但是不幸的是,在對抗總統的競選過程中,民主黨正在供養(中共),他們成了中國共產黨的「有用的白痴」。

這個術語馬克思和列寧過去經常用來形容國家內部不知情的傻瓜,他們推進國家的目標,卻不了解其深遠的含義。在《紐約郵報》的專欄(文章)和給哈德遜研究所做的演講中,我談到了美國的一些人物,是如何養活中共巨獸的。

讓我給你舉個例子——國家籃球協會(NBA)。在我看過其所作所為之後,我再也不會看NBA比賽了。他們所做的就是(對中共的惡行)閉口不言接著打球,而在中國,他們設有血汗工廠,為他們的明星生產運動鞋,返銷賣給美國的孩子;他們對在新疆集中營發生的虐待、(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並殺害,還有(中共)對香港的野蠻侵占,都昧著良心、視而不見。

這些NBA球員,他們不僅無視這些(中共惡行),而且還厚顏無恥地站到演講台上,自以為是地談論他們眼中的美國是如何壓迫人。這真讓人噁心,但是更大的問題是,他們助長了這樣一種說法,即中國的專制政府和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經濟制度,比我們的優越。

另一組有用的白痴是「安提法」(Antifa)、「黑人的命也是命」(BLM)的搶劫犯和縱火犯,他們進入我們的城市,無論是波特蘭、西雅圖,還是基諾沙。他們帶著撞球桿、冷凍水瓶和各種各樣的武器,破壞城市穩定,燒毀和搶劫商鋪。全世界都在看,全世界都在看,而中共喜歡這幅畫面的每一分鐘,因為他們所做的就等於說,「看!民主導致了混亂,而我們的專制制度帶來了穩定。」

好萊塢是另一個有用的白痴,把電影裡(不對中共胃口)的東西抹去,好賣給中國。硅谷和華爾街向中資公司注入資金,而這些公司這是製造旨在殺死美國人武器的公司。

所以我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幅場景,但是很不幸的是,這次選舉並沒有更多地涉及這一方面,即使是在亨特·拜登的筆記本電腦,被爆料並引發震驚之後。

是的,(從中發現那些郵件的)筆記本電腦就是他的,已經確認了。是的,裡面的文件也是真的。但是,不會,主流媒體不會報導它的。而我們都看到,很明顯這是一個犯罪集團家族。這是《教父》第四集,由喬·拜登扮演「教父」的角色,詹姆斯·拜登(喬·拜登的兄弟)負責總體策劃,利用拜登的名字,在全世界撈錢,幹違法的勾當。我補充一下,亨特·拜登基本上是一個無知的收銀員,為爸爸收錢,然後交還一部分,這樣爸爸就可以去什麼地方再買一套房子。

這就是我在哈德遜研究所做的演講的內容,也就是那篇專欄文章的內容。不幸的是,主流媒體不會報導這個最嚴重的總統醜聞。

另一件我要告訴你們的事是,我預測,喬·拜登(如果獲勝)將在一年內離開,要麼因為健康問題,要麼因為他被彈劾。

我認為,如果他獲勝,他黨內的進步派人士,會迫不及待地像食人魚一樣攻擊他。這是他們夢想成真的時刻。他們可以指著這這座寶庫中的罪證,把拜登趕走,然後我們就會看到無法彌補的事情發生了,卡瑪拉·哈里斯成了總統,她根本沒有外交政策經驗,也幾乎沒有經濟方面的經驗,而這將是中國共產黨最美的夢,也是控制著民主黨的極左派們最美的夢。

楊傑凱:彼得,在你最初的回答中,你提到了民主黨和中共之間的邪惡聯盟。有什麼證據可以證明這一點嗎?我想了解你說的是什麽意思。

納瓦羅:我是一名經濟學家,我的分支領域是所謂的工業組織,串謀發生的方式之一,是通過心照不宣的共謀。你想想看,民主黨和中共的目標是一致的,那就是擊敗唐納德·川普——中共那麼做,是因為川普與他們作對,民主黨那麼做,是因為他們想控制權力的槓桿——這種默契的共謀,表現為民主黨一再拒絕將導致美國人死亡的病毒,歸咎於中共。

(通過散播病毒)中共已經殺害了二十多萬美國人;中共已經讓數千萬美國人失去了工作;中共已經讓這個國家,損失了數萬億美元。民主黨不想為此責怪中國,因為如果他們真的為此責怪共產主義中國,那就意味著公眾,將不會責怪唐納德·J·川普。這就是他們串通的方式。

他們有自己的利益,他們的行為反映了這種邪惡的、心照不宣的聯盟。還有一個可悲的事實是,拜登本人,根據亨特·拜登的筆記本電腦裡的文件,詳細的文件顯示,喬·拜登(Joseph Biden)已經被中國政府收買。我的意思,是很明確的。

這裡有一個例子:我們看到,當亨特·拜登和喬·拜登的兄弟詹姆斯·拜登,根本是正在與中共做交易、談條件時,巴拉克·奧巴馬作為總統,指派喬·拜登負責「重返亞洲」(Pivot to Asia)的戰略。

「重返亞洲」是一項由庫爾特·坎貝爾(Kurt Campbell,註:曾擔任美國東亞暨太平洋事務助理國務卿,是奧巴馬總統中國事務方面的核心幕僚)和希拉里·克林頓提出的戰略,並交給了喬·拜登來實施,期待他做的事情之一,是阻止南中國海的軍事化。期待他做的另一件事是,阻止(中共)網絡盜竊我們的商業機密。在一次著名的白宮玫瑰園活動中,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簽署了一份文件,承諾不這樣做。

拜登本應該執行該協議,但是你猜怎麼了——他什麼也沒做,他拒絕那樣做。在奧巴馬—拜登執政期間,中共以他們的方式進行網絡黑客攻擊,並繼續這樣做,繼續迅速地軍事化(南中國海)。假如你把它寫成好萊塢電影,好萊塢會拒絕這份手稿,因為他們會說它太離譜了,但是問題是,我們正在面對這麼一個悲哀的現實。

所以,從某種意義上說,這是我們歷史上最軟弱、最脆弱的總統候選人,喬·拜登不只是精神上不適合這個工作,而且是完全向中共妥協了。這太可怕了。如果拜登贏得這次選舉,這對美國來說將是可怕的一天。我只是希望美國人民能夠了解這一點,並據此作出判斷和投票。

問題是,主流媒體,中共的另一個有用的白痴,拒絕向人民傳播這些信息。相反,他們對它進行了審查和壓制。正如(川普)總統所說,這是壓制自由的媒體,而不是自由的媒體。最重要的是,那些硅谷的寡頭們,傑克·多爾西(推特的首席執行官)和那個臉書的家伙馬克·扎克伯格(臉書的首席執行官),這些人是如此脫離現實,但是在審查《紐約郵報》和美國人民方面,卻害人不淺。

楊傑凱:包括我們在內的一些媒體,正在調查這些指控。據我所知,司法部正在對亨特·拜登進行調查。根據推測,與此問題有關,你在這方面有更多的情報嗎?

納瓦羅:不,我沒有。我所知道的和你們都知道的一樣,就是聯邦調查局把這些材料擱置了一年多,如果他們做了他們的工作,我們就不會看到對唐納德·J·川普的彈劾案,因為這份證據能證明他無罪。

那就會把一切都推翻了,不僅針對總統的虛假彈劾不能再繼續,而且喬·拜登也會被起訴,可能伯尼·桑德斯或者利茲·沃倫會被(民主黨)提名(為總統候選人),我們就會有一個在意識形態方面誠實的選舉,而不是《教父》第四集模式的選舉,以及躲在地下室(的候選人拜登)等等。

我知道這些話很刺耳,這不是花言巧語,這是事實,事實是這些東西,被主流媒體隱瞞了,美國人民看不到,這真令人難以置信。這種事情可能發生在俄羅斯或者中國,或者在戈培爾(任宣傳部長)的納粹德國,而不是美利堅合眾國。

但是《紐約時報》怎麼能無視這個問題呢?《華盛頓郵報》怎麼能無視這個問題呢?CNN、MSNBC、CBS新聞,以及最糟糕的一個——PBS的新聞一小時,怎麼能無略這個問題呢?如果有人拿自己的整個公平、誠實、客觀的聲譽去賭,那就是PBS的新聞一小時,他們立即宣布這不可能是真的,所以他們不打算報導它。「得了吧,老兄!」(come on,man)正如喬·拜登可能會說的那樣。

楊傑凱:彼得,針對(川普)總統的指控之一,我想,是他非常、非常關注華爾街和股票市場(投資中共的問題)等等。事實上,一直都在持續的是——即使一直有人持續談論(與中共)脫鉤的問題,甚至談論把供應鏈帶回美國等等——當我們談話的時候,華爾街還在繼續向共產中國大規模投資,其中包括一些列入(制裁)實體清單的(中共)企業等等。我想知道你能否談一談這方面的問題?

納瓦羅:好的,可以。如果我們回顧一下歷史,白宮橢圓形辦公室的歷史弧線,(我們就會看到)沒有任何一個(美國)總統曾經敢於面對中國,從尼克松和基辛格錯誤地對「共產主義怪物」——這是後來尼克松(對中共)的叫法——開放之日算起。

(本屆)總統有清晰的對中國(中共)強硬的記錄,我們已經實施價值超過3250億美元的關稅、對華為的嚴厲制裁、對新疆使用奴隸勞工的嚴厲制裁;我們撤銷了對香港的任何特殊待遇;在南中國海,強力推動航海巡邏的自由。本屆總統對中國(中共)採取了非常堅定的立場,並將繼續這樣做。因此我,認為這些評論在某種意義上是錯位,尤其是喬·拜登(從政)47年對中國軟弱並被其控制。

今後,我們將把美國資本從中國抽離,特別是投入進中共軍事企業的美國資本,我們正在為此而努力。我認為在(川普的)第二個任期中,我們可以期待對中國的強硬弧線將繼續,而且應該繼續下去。因為中共夠壞,他們不但偷走了我們所有的工廠和工作,現在他們還在殺死美國人。

總統競選活動中的一個遺憾,是我們無法戳穿主流媒體,提高美國人的認知,即這個病毒的確來自中國共產黨,他們正在殺害美國人,美國人對此的憤怒應該比我們看到的強烈很多。(中共病毒)這一點應該與投票的考慮更相關,但是現在離大選日還剩下幾天,任何觀看本採訪的觀眾,希望這一點對他們有所幫助。

楊傑凱:您認為為什麼華爾街如此看好中國,即使現在仍然如此?

納瓦羅:華爾街顯然是反(美國)社會的,他們沒有職業操守、道德或愛國精神,一切都是出於金錢的考慮,因此他們會去他們認為投資可能去的地點。如果他們認為拜登會獲勝,就會有更多的資本流入中國。

但是美國的一個養老基金允許其美元流入中國航空工業集團(相當於美國的波音),而它製造所有導彈,用於擊沉美國航空母艦,這簡直是瘋了,特別是當這是退休軍官的養老金的時候。這種事情必須停止,華爾街、硅谷顯然是反(美國)社會的。

楊傑凱:(美國開出的)這些實體清單,確實(對中共企業)施加了貿易限制,但對投資似乎沒有起到太多限制,您預見將來會有投資限制嗎?

納瓦羅:我們已經開始這樣做,我們就此問題致函證券交易委員會委員,我們要求(聯邦政府雇員的)養老金福利擔保公司停止(在中國投資),我們走著看。而如果拜登成為下屆總統,那麼這些努力都將失去意義,我們會看到更多的資金流向共產中國。

楊傑凱:我這裡有一些GDP數據,我剛才保證過我們最後會談到這個問題,據我所知它比預期的好,(超預期表現)很多是在私營部門中,您預計下一季度會如何?

納瓦羅:我們對未來的挑戰看得很清楚,國內生產總值的反彈是歷史性的,並非偶然,這是因為川總統知道如何管理和發展經濟。如果我們現在中途要換掉總統,我可以保證,在拜登轄下,我們將面臨前所未有的大蕭條。因為我們為發展經濟所做的一切,減稅、放鬆管制、戰略性能源主導和水力壓裂、公平貿易而不是全球主義式的貿易、增加國防開支……所有這些都會消失,而如果這一切都在全球大流行期間消失,在我們正在爭取這一切的努力中消失,那接下來的就是拜登-賀錦麗治下的大蕭條。

楊傑凱:納瓦羅先生,真高興能邀請到你。

納瓦羅:好!多保重!

責任編輯:李琳#◇

Source: 大紀元時報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