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Net 信仰建國228 追思感恩台灣神
臺灣大地文教基金會網站   淨 山 活 動 ‧ 聖 山 運 動
228台灣神太上真經
制憲正名台灣國 - 來自台灣神黃信介的啟示
  信仰建國228‧追思感恩臺灣神
228.Net.Tw arrow 聖山教育 arrow 熱情為台灣-我讀我見(2)
熱情為台灣-我讀我見(2) 列印 E-mail
聖山教育 - 楊緒東專欄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   
2014-01-14

 

熱情為台灣-我讀我見(2)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董事長 楊緒東

 

*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


(photo source: 蔡同榮部落格

美國與台灣的關係很微妙,阿石是美軍要他守住台灣的人,可是Taiwan則地位未定,KMT只是用來控制台灣人反抗的組織,蔡同榮在美國的活動,KMT對他有所顧忌,因為他主動認識許多對台灣友善的國會議員。

在美國二、三十年,雖然我擔任過「台灣獨立聯盟」主席及FAPA會長,但很少有人稱呼我「蔡主席」或「蔡會長」,大家都叫我「蔡博士」或「蔡教授」。

回到台灣後,我把美國的教職辭掉,變成「無業遊民」,鄉親也不再稱呼我「蔡博士」或「蔡教授」了。

1990年底,我創立「公民投票促進會」,並被推選會長,在台北、高雄、台中舉辦三次公民投票大遊行,走遍全台灣。那個時候,大家都稱呼我「蔡會長」或「蔡公投」。

後來,很多人勸我,要推行公民投票,不能全靠街頭運動,要進入立法院,發言才有加分的效果。於是我決定參選立法委員,如此又多了一個「蔡委員」的頭銜。
蔡同榮,2008,"頭銜",《熱情為台灣》,民視,台北市,p.52。

談台灣獨立的人,1950年之後以日本最多,這是歷史所造成的結果。

美國能成立FAPA各地同鄉會或是台獨組織,蔡同榮的串連,功不可沒。


1950年代,台灣人在海外的人數,以日本為最多,散居在歐美各地的寥寥可數。所以,日本便成為早期獨立運動的中心。1956年廖文毅在東京,宣布成立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並設立總統、內閣及議會,公開從事台灣獨立運動。四年後,王育德及一群在日留學生創設台灣青年社,出版日文的「台灣青年」雜誌,鼓吹台灣獨立。

可能受到日本方面的影響,1956年在美國東岸的留學生成立了一個組織叫做台灣人的自由台灣(Free Formosa For Formosans,簡稱三F)。1958年改組成為台灣獨立聯盟(The United Formosans for Independence,簡稱UFI),由陳以德擔任主席,出版不定期的英文刊物「台灣通訊」(FORMOSAgram)及「美麗島」(Ilha Formosa)。因為人力與財力的限制,UFI並未有效地由費城(Philadlphia)總部擴張組織至美國各地。

我在田納西大學時,很少聽到台灣獨立運動。可能是因為那個大學位於美國南部偏僻之地,台灣學生又不多,只有五、六位。1963年,我到洛杉磯後,情形就不同了。當時該地有一、二百位台灣人,大城市也比較開放,難免談論台灣政治。並且該年夏天羅福全由日本前往費城後,積極協助陳以德。侯榮邦也在那個時候由台灣到日本,馬上加入台灣青年會。這兩個人都是我的好朋友,都參加過關仔嶺會議,既然他們都參加獨立運動,我怎麼可以置之度外?更何況在台灣時,我就有這種想法。

UFI在洛杉磯只有一位會員,我搬到那兒時,他已經「退休」。所以當時的洛城可說是獨立運動的處女地。我走遍整個城市,幾乎拜訪過每個同鄉,一再地跟他們交換對台灣政治與前途的意見,並勸他們捐款,他們看到我那麼認真,也不好意思拒絕。
蔡同榮,2008,"台灣獨立聯盟主席",《熱情為台灣》,民視,台北市,pp.61-62。

國民黨獲知我在美國的活動後,就找家人麻煩。一個團管區的上尉常到新塭,要我辦理兵役保證書的延長。我認為國民黨的辦事才沒有這麼認真,這只不過藉故刁難而已。於是我於1966年11月10日寫一封信給嘉義縣布袋鎮兵役課:「自離開台灣後,我發現美國的民主自由制度,恰與台灣的獨裁恐怖政治成對照。蔣政權是我們台灣人革命的對象,豈有為其當兵效命之理。所以在任何狀況下,我都不辦兵役手續,請把此信檢送團管區及師管區。」從此以後,團管區的人員不再到新塭,但我的 護照就被吊銷了。
蔡同榮,2008,"台灣獨立聯盟主席",《熱情為台灣》,民視,台北市,p.64。

獨立運動的主戰場是島內,海外同鄉應把獨立建國的理念傳入島內,喚醒島內人民。我於1966年秋天向陳以德建議,郵寄「自救宣言」入島內,他以經費困難為理由,未能採納我的意見。我終在洛城募到足夠經費,由堪薩斯(Kansas)同鄉負責寄發,於該年年底把「自救宣言」夾在聖誕卡內,郵寄二千份入台。國民黨完全沒預料到我們會出這一招,未郵檢聖誕卡片。好多那個時候由台灣來的留學生都說他們在台灣看過我們寄進去的「自救宣言」。

我擔任海外聯絡的負責人後,開始積極與日本及其他世界各地的熱心同鄉及團體聯絡。經過了二年的努力,於1968年7月把「台灣青年」改為歐洲台灣獨立聯盟、全美台灣獨立聯盟、在加台灣人權委員會及台灣青年獨立聯盟四個組織的共同機關誌,這對於以後籌組全球性的台灣獨立聯盟實有莫大的幫助。

全美台灣獨立聯盟成立後,大家發覺住在美國東西兩岸同鄉相互間聯絡的不方便,遂決定住在西部的幹部遷移到東部。張燦鍙、王秋森、賴文雄及我在1968年秋 天起的一年內相繼搬到紐約市。1969年3月1日夜,張燦鍙獲知我已在紐約市找到教職後,當面勸我既然要搬來東部便應出來當主席。我表示將盡力參加運動,但不必當負責人。其後羅福全及陳隆志相繼給我電話,說我如果出來當負責人,他們將全力協助。該年7月初會員大會時,我果然被推為主席,張燦鍙及陳隆志當選為副主席。

這兩位副主席學業都很優秀。張燦鍙於1958年以第一名畢業於台大化工系。1965年獲得萊斯大學(Rice University) 博士學位後,到加州理工學院(Californ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任博士後研究員(post doctor)。1967年赴紐約庫柏聯合大學(Cooper Union) 任教。陳隆志由耶魯大學(Yale University)法學院畢業後,留在學校當資深研究員。1958年他曾在台灣參加司法官考試,獲得高等考試的狀元。狀元也「造反」,表示對國民黨已無藥可救。他的積極參加獨立運動,對同鄉發生很大的鼓勵作用。
蔡同榮,2008,"台灣獨立聯盟主席",《熱情為台灣》,民視,台北市,pp.65-66。

4月24日,蔣經國到紐約市的廣場旅館(Plaza Hotel)演講,我們又到那兒遊行示威,遂發生刺蔣事件,而成為該日全世界最大的頭條新聞。「紐約時報」在25日以頭條新聞做如下的報導:

「昨天一位台灣人在廣場旅館,用手槍射擊蔣介石的兒子兼繼承人蔣經國,但一位保鑣在子彈射出前之一剎那抓住槍手的手,而未擊中。

當這些保鑣把刺客按倒在離蔣十英尺的地方時,這位行政院副院長安然地踏入旅館的走廊。

警察證實槍手是32歲的黃文雄,他被控謀殺,是台灣獨立聯盟的成員。這個組織係致力於推翻自1949年起就統治台灣的國民黨政權。

另外一個台灣人鄭自才,建築師,住在皇后區,也遭逮捕。昨夜他被控共同謀殺。

台灣獨立聯盟主席蔡同榮說鄭是聯盟的執行秘書,而黃是康乃爾大學(Cornell University)工商管理系的研究生。」

這是現場的描寫,這個事件的前因後果,唯有留待史家去考察,此時我不便多述。
蔡同榮,2008,"台灣獨立聯盟主席",《熱情為台灣》,民視,台北市,pp.67-68。

(未完待續,撰於2009/09/07)

延伸閱讀:
熱情為台灣-我讀我見(1)
Hsutung's BLOG
楊緒東專欄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