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統戰戰略:吸收台派,利用統派,分化台灣民族意識
當時〝特偵組〞排排站,非得辦扁不可的醜態,真是噁心
哲人持火炬踏浪而行,形而上的天命;方是活著的價值
護國臺灣神網站
大地/保台/小芭蕉
臺灣大地文教基金會網站
保護臺灣大聯盟網站
228 網路電台
用微軟Window Media 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Winamp播放器收聽  用iTunes播放器收聽  用RealPlayer播放器收聽  用有支援Flash Player的瀏覽器收聽
節目表
狀態:播放中; 3 Online
 
首頁 arrow 大地快捷 arrow 守護司法、維護人權的台灣神-王育霖菩薩
首頁
228台灣神太上真經
護國台灣神
台灣精神
分享臺灣神
聖山運動
聖山講古
228網路電台
228網路電台節目表
新聞快報
不吐不快
大地快捷
影音播放下載
連絡我們
搜尋
【泰源起義五烈士】
【聖山教育 線上展版】
【核電真相系列】
【阿扁的天命】
【聖山活動】
【新台灣史】
【同修文章】
【聖山講古】
【光唐專欄】
【楊緒東專欄】
大家一起來
守護司法、維護人權的台灣神-王育霖菩薩 列印 E-mail
大地快捷 - 分享台灣神
作者 Light | 贊志   
2010-01-26

出生於大家庭的王育霖,母親在他十六歲時就離開人間,自小就飽受家族成員的欺侮、凌虐。在逆境中成長的王育霖抱持「人不能向命運屈服,一定要努力,克服困難」的信念[1],因而極度困苦的環境不曾打消他的意志。憑藉自身努力,王育霖考上臺北高等學校,三年後以第一名畢業。當時優秀台灣學子大多選讀醫科,但王育霖認為:「唯有讀法律才能向日本人爭取到台灣人應有的權利。」因而考入最難考的日本東京帝國大學法學部[2]。就學期間即通過司法官高等考試,畢業後隨即受聘至東京地方法院就任檢察官,同時也是第一位在日本當檢察官的台灣人。[3]

「救台灣人離開艱難的環境,是我當檢察官的目標,也是我一生的理想。」[4]
這是王育霖台灣神為了台灣人前途所立下的大願,也是祂永無止息的努力目標。

行事風格公正清廉的王育霖,在日本擔任檢察官時,一切依法條辦事,可以實踐維護人民權益、打擊犯罪的心願。但回到台灣,依法行事卻變得困難重重,政治干預凌駕司法專業,許多人甚至對於如何辦案下指導棋。雖然他想要「司法改革、替貧窮的人、受枉曲的人講話、出力氣」[5],卻常遭遇阻撓。不過這些阻礙卻無法動 搖王育霖想要「救台灣人離開艱難的環境」的人生目標。

當時台灣盛產米、糖等物資,這些糧食留在台灣足堪讓台灣人過豐裕的日子,然而唯利是圖的私梟結合貪污官員聯合將米糧運往中國,導致物資匱乏,物價飛騰,一日三市。人民苦不堪言,民怨陡升。為了將這些違法之徒,繩之以法,王育霖曾親自到新竹港口的船頭行捉走私,把涉案的七、八人全都關起來,準備嚴辦,此即「新竹船頭行案件」。這些奸商乃央求王育霖在台南的國小同學-柯賢前來行賄。拜託王育霖通融、手下留情。柯賢來訪時,王育霖的大兒子正在學走路,愰到客人面前,柯先生馬上拿一大包的錢說是要送小孩買牛奶喝。[6]王育霖看了非常生氣,立即對柯賢大吼:「把錢拿回去,否則我通通扔出去」。[7]

在王育霖鐵腕作風下,許多缺德商人因而被逮捕,之中想送紅包脫身的人也不少。「許多人都是帶著紅包前來的,但全被兄哥退回了。」王育德陳述胞兄不受利誘的鐵腕作風。[8]

然而,當時王育霖並非家庭生活無虞,相反的,常有收入不夠支出的窘境,需要家人的經濟支持。王育霖同胞兄弟王育德回憶說「那陣子兄哥的生活也絕不輕鬆,仍是靠著家裡或兄嫂娘家接濟。兄嫂面對眼前的紅包猛吞口水的複雜心情,並沒有讓兄哥察覺。」[9]

王育霖打算以一己之力,改革台灣的亂象。倘若王育霖順利將這些貪官、汙吏繩之以法,或許228事件對台灣的影響能減輕許多。不過當時另一樁轟動全台的「粉蟲案」事件,卻對王育霖造成極大的衝擊。

郭紹宗為陸軍少將,兼任新竹市長期間,被市民檢舉貪汙美援奶粉。此「粉蟲案」本來不是王育霖經辦的,但當時新竹首席檢察官張光祺卻將此案分給他,堅持要王育霖承辦。[10]

王育霖之妻陳仙槎認為,交由王育霖承辦可能是首席檢察官認為只有王育霖才有能力去辦,或是其他檢察官不願得罪中國將官,而推給王育霖來辦。不管是哪種原因,都顯示王育霖辦案公正且盡心盡力的態度深獲同僚認同。[11]

辦「粉蟲案」期間,王育霖獨自承受來自當事人的利誘與威脅。「兄哥雖然好幾次令他出面,但郭是不將法律威嚴當一回事的人,一副完全不搭理的樣子。在這期間,他依照往例派人到兄哥住家,試圖用鈔票收買兄哥。」[12]王育德陳述當時郭紹宗不把法律當一回事,且想要以金錢誘使王育霖放棄辦這個案子的惡行惡狀。眼見利誘無法動其心,於是恐嚇王育霖:「你若是不肯放水讓我無罪,竟敢起訴我的話,你一定會後悔。因為我的姐姐是某個大官的姨太太,我們走著瞧。」[13] 秉持公正辦案的王育霖,始終不屈服於金錢和權勢。

由於王育霖數次要傳郭紹宗來法院問話,他卻拒絕到案,不把法律威嚴當作一回事。於是王育霖就率書記官及法警去新竹市政府要詢問郭少將。沒想到郭少將謊稱市政府遭到包圍,並經由市警察局長調派大批警察來包圍王育霖、書記官及法警,更搶走王育霖的查案卷宗。[14]面對貪官汙吏的無法無天,王育霖生氣的說:「我是被警察包圍,竟然說我們包圍他們。我又不是不懂法律,怎會包圍他們。」[15]

無奈的是,王育霖因卷宗遺失形同失職,只好自動辭職,以示負責。

經過「粉蟲案」事件後,他覺悟中國的檢察官做不得,對於中國式司法很失望,他感到:「太不公平,毫無正義可言」。[16]

辭去檢察官職務後,王育霖並未放棄「救台灣人離開艱難的環境」的初衷,對於維護司法以及人權的想法更為堅定,持續以司法專業服務人民。除擔任林茂生所主持《民報》的法律顧問外,他同時還完成《提審法概要》一書,主張政府要逮捕一個人,須於二十四小時之內完成法定手續,並決定釋放或繼續拘留。[17]甚至他還申請律師執照,想替受枉曲的貧窮人出力,不過律師執照尚未核發,已先為台灣人民捐軀。從這些事蹟看來,王育霖台灣神致力維護台灣人的司法與人權的心,絲毫不被外在環境所動搖。

王育霖被抓走後,李瑞漢的太太得知陳仙槎獨自一人帶養兩個小孩,於是邀她同住,也好有個照應。

搬到李瑞漢家中第一天,陳仙槎在睡夢中即夢見王育霖。陳仙槎說:

他倉皇來到我夢中,劈頭就罵:「妳跑去哪裡,害我找不到,為什麼搬家都沒告訴我?」我說:「哎,爸爸,我找你找不到,你還沒吃飯吧,我煮給你吃好不好。你不要再離開了,我找你找的好辛苦。」

他說:「妳搬家為什麼沒告訴我?」我說:「我找不到你,怎樣告訴你呢?你到底去哪裡呢?吃飯了沒?」

奇怪,才一見面,就想煮飯給他吃,怕他肚子餓。他說:「我要出去一下,馬上回來。」我說:「你別再出門了,這一去何時才會回來?」他說:「我住在哪裡……」手指一處,我抬頭看,栽著兩排柏樹的草皮盡頭,有一個圓圓的土丘。他說他住哪裡。

我說:「你住哪裡,我要如何找?」他說:「林茂生是我的隊長,你去找他,就知道我住哪裡。」

「林茂生,林茂生,我一定不能忘記。」我在夢中喃喃念著時,心裡轟的一聲,大喊一聲「林茂生」,就醒了。[18]

此時,陳仙槎終於知道丈夫已不在人世。但她所不知道的是,王育霖菩薩因行無畏佈施菩薩道,公正無私地維護人權,最後證道為台灣神,永遠與台灣人民同在。而林茂生菩薩正是列名台灣神之一,且為眾台灣神之長。台灣國聖山即是根據台灣神的意見來規劃,由於地氣充塞四方而不絕,因而被台灣神選為坐鎮之處。

「救台灣人離開艱難的環境,是我當檢察官的目標,也是我一生的理想。」台灣神王育霖菩薩發下此一宏願,終其一生奮鬥不已。尚未圓滿的大願,成為台灣神與台灣人的共同天命,「引領台灣人離開艱難的環境,轉化台灣成為人間淨土。」

註:楊醫師曾公開宣說:「林茂生菩薩帶領眾台灣神前來,要求推廣台灣神信仰,以護佑台灣子孫遠離災劫。當中,林茂生菩薩即是眾台灣神的隊長。」2009年9月16日台灣神道弟子在整理台灣神過往事蹟時,才發現此一段史實,王育霖曾於夢中跟其妻陳仙槎說:「林茂生是我的隊長」。特為紀錄,以感恩台灣神對台灣永不止息的守護。

註釋
[1]台北南港二二八,130頁。
[2]許雪姬、張淑雅,1993,陳仙槎女士訪問紀錄,口述歷史,第四期,頁168。中央研究院近史所。
[3]台北南港二二八,133頁。
[4]台北南港二二八,134頁。
[5]台北南港二二八,140頁。
[6]許雪姬、張淑雅,1993,陳仙槎女士訪問紀錄,口述歷史,四卷,頁168。中央研究院近史所。
[7]台北南港二二八,139頁。
[8]王育德,2002,〈兄哥王育霖之死〉《王育德全集-我生命中的心靈紀事》,前衛出版,6頁。
[9]王育德,2002,〈兄哥王育霖之死〉《王育德全集-我生命中的心靈紀事》,前衛出版,7頁。
[10]台北南港二二八,139頁。
[11]許雪姬、張淑雅,1993,陳仙槎女士訪問紀錄,口述歷史,四卷,頁169。中央研究院近史所。
[12]王育德,2002,〈兄哥王育霖之死〉《王育德全集-我生命中的心靈紀事》,前衛出版,6頁。
[13]許雪姬、張淑雅,1993,陳仙槎女士訪問紀錄,口述歷史,四卷,頁169。中央研究院近史所。
[14]台北南港二二八,139頁。
[15]台北南港二二八,140頁。
[16]台北南港二二八,140頁。
[17]王育德,2002,〈兄哥王育霖之死〉《王育德全集-我生命中的心靈紀事》,前衛出版,8頁。
[18]台北南港二二八,149-150頁。

延伸閱讀:
魔鬼檢察官-王育霖
台灣苦悶的歷史-我見我得(1)
台灣神事蹟寫真
護國台灣神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