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Net 信仰建國228 追思感恩台灣神
臺灣大地文教基金會網站   淨 山 活 動 ‧ 聖 山 運 動
228台灣神太上真經
制憲正名台灣國 - 來自台灣神黃信介的啟示
  信仰建國228‧追思感恩臺灣神
228.Net.Tw arrow 不吐不快 arrow 台灣的波羅建國大略
228.Net.Tw
228台灣神太上真經
護國台灣神
台灣精神
分享臺灣神
聖山講古
聖山紀事
聖山教育
新聞快報
不吐不快
影音播放下載
【聖山活動】
【泰源起義五烈士】
【聖山教育 線上展版】
【保護圖博的「吽」】
保護圖博的「吽」 - Free Tibet~ Hong~
We're @-Bian Casters for Taiwan
蓬萊島雜誌.Net
誰在線上
我們有 1 位訪客在線上
瀏覽人次
訪客: 39143537
台灣的波羅建國大略 列印 E-mail
不吐不快 - 保護台灣大聯盟(TDA)
作者 楊緒東   
2007-08-20
台灣的波羅建國大略
保護台灣大聯盟 主席 楊緒東
介紹陳榮儒先生的大作,可以啟發台灣人要建國的決心。
------------------------------
波羅地海三國之旅
■陳榮儒


前言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多數前殖民地紛紛獨立建國,只有少數直至1990年初仍被外來政權佔領、統治,北歐波羅地海三國(Baltic States,簡稱波羅三國)--立陶宛(Lithuania)、拉托維亞(Latvia)及愛沙尼亞(Estonia)即為一例,台灣又是另一例。
  1987年夏,筆者第一次旅遊蘇聯時,才知道波羅三國的獨立復國運動。二年後1989年8月23日,約200萬波羅三國人民將三國首都連成長達370英里(約590公里)的人間鎖鏈(Human chain),以紀念並抗議德俄密約50週年,又要求獨立復國的新聞,轟動了全世界。波羅三國更於1990~1991年,不顧蘇聯大軍壓境,先後宣佈脫離蘇聯而獨立,又舉行公民投票,終獲獨立復國。


  1997年10月初,筆者與內人明秀因慕名而參加旅遊團,踏上波羅三國之旅。先到愛沙尼亞的首都塔林(Tallinn),往南至拉托維亞之利加(Riga)及立陶宛之威爾紐斯(Vilnius),之後,轉往東鄰的白俄羅斯(Belarus),再到俄國的莫斯科和聖彼達斯堡等舊地重遊。


波羅地海三國


  波羅地海三國位於東北歐,北臨芬蘭灣,東及南接鄰俄國及白俄,西臨波羅地海(Baltic Sea)。最南的立陶宛面積最大,25,174平方英里(65,200平方公里,約為台灣的1.8倍),人口卻只有390萬人,其中立陶宛人佔80%,俄人10%,餘為其他族群,GNP每人約US$4,230。拉托維亞次之,面積24,942平方英里(64,600平方公里,約為台灣1.8倍),人口280萬,其中拉托維亞本國人只佔51.8%,俄人佔高達33.8%,GNP每人約$4,810。最北的愛沙尼亞最小,面積17,413平方英里(45,100平方公里,約為台灣的1.25倍),人口約165萬人,愛沙尼亞當地人佔61.5%,俄人佔30.3%,GNP在三國中最高,約為US$6,500。


旅遊見聞


  10月3日自紐奧良出發,經紐約直飛芬蘭首都赫爾辛基(Helsinki),距上次(1987年)初遊,相隔10年。在芬蘭值得一提的是:全國有八萬個湖及有兩種官方語言:芬蘭語及瑞典語,在516萬人口中,芬蘭人佔93%,而瑞典裔有5.8%,街道及重要標誌皆有兩種文字。


茲將在波羅三國首都的見聞簡介於後:


愛沙尼亞首都:塔林(Tallinn)


  10月6日,隨旅遊團從赫爾辛基塔渡船橫渡54英里寬的芬蘭灣,經三個半小時後抵達塔林。人口約50萬的首都,幾乎是德、北歐及蘇俄的混合建物和歷史。到處可見正在大興土木,整修蘇俄佔領下失修的名勝古蹟。著名的Old Town內的荒廢古蹟,看了真令人感嘆,但是在郊外的俄國彼得大帝於1730年代為其妻Kathrine所建的古宮,則保存良好,成了明顯的對照。


  最令旅遊者印象深刻的是首都歌謠祭廣場(Song-Festival Grounds),此一可容三萬人以上的演唱廣場建於1969年,自1988年起每年舉辦三萬人大合唱,即所謂Singing Revolution (歌唱革命),以自由、平等和獨立為口號倡導獨立運動,不但引起全國各地響應,積極參與獨立運動,連鄰邦拉托維亞及立陶宛也響應,加速點燃波羅三國獨立運動的火花。


  獨立後,政府雖傾全力從事復建工作,人民生活亦大有改善,然而,人民仍不斷苦嘆道:獨立前有錢買不到東西,現在卻物資豐富,口袋空空如也。目前最大的問題是族群間的協調難題,雖有三成多的俄人,由於政府處理俄人入籍政策適宜,族群摩擦問題尚不嚴重。


拉維維亞首都:利加(Riga)


  10月8日遊覽利加,是三國的首都中最西洋化及現代化的都市,人口100萬,俄人佔60%以上。佔領期間,蘇聯積極鼓勵移民,致大量俄人湧入利加,俄國風情頗濃,到處尚可聽到俄語。獨立後,俄人不願回俄國,又多不願入籍拉托維亞(一因統治者心態作崇,二因不願學習拉語),拉托維亞又不採用雙語政策,是三國中族群衝突最具爆炸性。拉國對蘇俄具有高度的戒心。


  利加的市中心建有自由紀念碑(Freedom Mounument),以紀念該國為自由奮鬥而犧牲的先烈。自1986~87年,學生們開始在此獻花,表達對自由和獨立的嚮往。著名的獨立運動組織-"Popular Front"(人民陣線)於1988年在拉國成立,目的在鼓吹民族意識的覺醒,以舉辦歌唱、民族舞蹈以及製作影片來提醒人民勿忘獨立復國的決心,雖屬柔性,卻也能打動民心。值得一提的是他們對本土母語及傳統文化的保存不遺餘力,這也是為何被異族統治100多年,而仍能堅持強烈的民族意識於不墬,獨立運動永續的重要因素之一。


‧立陶宛首都:威爾紐斯(Vilnius)


  10月9日下午抵達威爾紐斯,人口60萬,整個城市顯然比利加落伍很多,然此城亦有轟轟烈烈的歷史特色。最古老的蘇聯大學Jesuits(建於1569)即在此。威爾紐斯主導了波羅革命(Baltic Revolution)幾達半世紀。1941~1944德軍佔領期間,對猶太人大屠殺(Holocaust)即在此開始,約有20萬猶太人(佔猶太人口的90%)被屠殺,屠殺現場仍保存。1944年7月7日俄軍入侵立陶宛之後10年間,約有25萬人被放逐(Deportation)至西伯利亞。獨立運動者於1988年6月3日在此創立「立陶宛改革運動組織」(Sajudis),從事一連串的抗俄運動,如1989年2月16日舉辦立陶宛獨立71週年紀念活動,來挑戰統治者。立陶宛最高議會(Supreme Council,等於國會),1990年3月11日宣佈恢復獨立,點燃波羅三國相繼宣佈脫離蘇聯,以及雙方對峙的戰火!


  9日晚餐被安排在首都的電視大樓,當地導遊特地介紹蘇軍在1991年1月13日以戰車攻擊該大樓的實況紀錄,並參觀展覽的圖片,隨處可見彈跡,令人觸目驚心。當日的攻擊殺死14名非武裝的年青男女,包括一名20多歲的女子,躺在戰車前,企圖阻止戰車前進,慘不忍睹。次日上午,旅遊團到離首都30多英里外的"Trakai",是一處立陶宛13世紀的水上城堡首都,15世紀統治者居處,現改為著名的博物館。是日下午,筆者與明秀特地跑去看立陶宛的最高議會(國會),七年前(1990年3月11),勇敢的議員們在此宣佈獨立。蘇聯命令撤銷,國會抗拒,並以高達10多尺的鋼筋水泥牆圍繞國會大樓,以防蘇軍戰車開打,幸而未發生衝突,不然,後果真不堪設想。


波羅地海的辛酸血淚史


  波羅地海三國,依其被佔領、併吞以至獨立復國,約可分為五個時期:


‧蘇俄第一次佔領期(1795~1918):波羅三國自1795年先後被俄國佔領,開始長達123年的殖民統治。


‧初次獨立期(1918~1940):第一次世界大戰末期,德國與俄國於1918年3月3日簽署Treaty of Brest - Litovisk和平條約,同意波羅三國獨立。立陶宛、愛沙尼亞及拉托維亞,分別於1918年2月18日、2月24日和11月18日獲得獨立。


‧俄德佔領期(1940~1944):第二次世界大戰初期,德國和蘇俄於1939年8月23日簽署   Molotov-Ribbentrop Pact和平密約(又稱Hitler-Stalin Pact),蘇俄據此密約,於1940 年8 月併吞羅波三國。美國對此非法併吞拒不承認。一年後的8月,德軍把俄軍驅出,佔領 波羅三國,並開始對猶太人大屠殺。


蘇俄殖民統治期(1944~1991):二次大戰末期,德國敗戰,蘇俄於1944年7月7日再次併 吞波羅三國,開始長達近半世紀的共產專制,高壓統治。


‧獨立復國(1991~至今):立陶宛最高議會率先於1990年3月11日宣佈恢復獨立,愛沙尼亞及拉托維亞則分別於1991年8月20日及21日宣佈獨立。


蘇聯以高壓統治波羅三國


  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蘇聯乘德軍節節敗戰時,再次併吞波羅三國,並立即開始採取共產專制的高壓統治,尤其在1944~1954年最為激烈,也引起三國人民最強烈的反抗。蘇聯統治者所採用的統治手段可歸納為下列數種:


‧鎮壓(Repression)政策:蘇聯扶持傀儡權,只准共產黨員及支持者參加選舉,剝奪人民的自由及參政權,箝制言論、逮捕、殺害異議人士,實施嚴厲的檢查措施(Censorship),徹底禁用本國語文,企圖消滅本地的傳統文化。


‧放逐(Deportation)政策:中上階級的知識份子、分歧份子以及對外來政權反抗者,皆被放逐到西伯利亞及中亞。1949年3月一個月內就有10萬的波羅國人被放逐。


‧蘇俄化(Russification)政策:蘇聯藉大量的集體移民到波羅三國,迫使三國在政治、經濟及社會制度,全面蘇俄化,尤其在拉托維亞及愛沙尼亞為甚,至今兩國仍有三成以上的俄國人居住,立陶宛則因抗爭激烈,俄人移民較少。


‧企業銀行國有化:蘇俄併吞波羅三國的第一步,就是美其名為「財產歸公」,將私有企業及銀行統統收歸國有,富裕了共產政權,人民敢怒不敢言。


‧沒收私有財產以及農業集體化(Collectivitation of Agriculture)。


波羅地海三國獨立復國的導因與經過:


  雖然三國的民族、文化、語言及歷史都有很大的差異,卻因同病相憐和同仇敵愾之心,策劃各種計劃與策略,建立聯繫與團結的管道,互相交流協調,推動他們的民族解放運動,終於達到復國的目標。其導因與經過,就筆者所知而主要者簡介於下:


堅持國家認同(National identity):二次大戰結束後,雖經40多年的俄化政策,波羅三國多數人民仍未失去對國家的認同。他們具有強烈且頗為固執的民族性,他們堅持使用自己的語文,保存自己的傳統文化與音樂等,這是他們民族意識和國家認同的根基。


‧歌唱革命(Singing Revolution):據說,人口800多萬的波羅三國,竟有100萬首的民謠,可見他們對音樂的喜愛,也藉此紓解心中的鬱卒。1988年始於愛沙尼亞首都塔林,然後傳遍 鄰國的歌謠祭(Song Festival),每年在各地舉行,動輒集會2-3萬人,用歌謠表達對外來 政權的不滿,及爭取獨立復國的決心。


‧強烈而不斷的抗爭:抗爭以二次大戰後的10年間最為激烈,直至獨立前也從未間斷。三國中以立陶宛的抗爭最為激烈。立陶宛早在1940's就組織「森林兄弟游擊戰」(Partisan War by Forest Brothers),組織嚴密而龐大,頗得人民的支持,專打蘇聯統治者及通敵共謀者 (Collaborators),(因此,俄人不敢大量移民立陶宛),雙方傷亡慘重,俄人與游擊戰友各 死20,000人以上,也有13,000本國人與外來政權通敵者被游擊隊處死。


‧提倡「開放」及「改革」:1985年戈巴契夫(Mikhail Gorbachov)升任蘇聯總理,主張「開放」(Glasnost俄語)和「改革」(Perestroika俄語),促成波羅三國人民的復國意識高漲,並 紛紛成立獨立運動組織。拉托維亞率先於1988年初成立「人民陣線」。立陶宛亦於1988年6月3日宣佈成立改革運動組織"Sajudis"(實為復國運動組織),主張開放、民主及主權。


‧德俄密約協定被揭穿:隱瞞波羅三國人民長達半世紀,德國和蘇俄於1939年8月23日簽訂的Molotov-Ribbentrop Pact秘密協定,於1988年6月1日被公開揭穿,波羅人民一片譁然 而忿怒。同年8月23日德俄密約49周年,有25萬立陶宛人民示威抗議蘇俄非法佔領波羅三 國。次年,1989年8月23日,值德俄密約50周年,約200萬波羅三國人民,以手牽手,將 三國首都:立陶宛的威爾紐斯、拉托維亞的利加及愛沙尼亞的塔林,連成長達370英里(590 公里,幾乎可繞全台灣一圈)的人間鎖鏈(Human Chain),以抗議蘇俄藉該密約,非法併吞波 羅三國,並要求獨立復國。


‧人民怒吼,獨立潮流擋不住:不顧蘇聯大軍壓境的威脅,立陶宛最高議會毅然於1990年3月11日宣佈「恢復獨立」。蘇聯政府迫立陶宛收回宣布,未果,蘇聯4月17日宣佈對立陶宛實施經濟封鎖,立陶宛仍不屈其威脅,雙方對峙,嚴重武力衝突一觸即發。次年,1月13日蘇軍攻入首都,並攻擊電視大樓,殺死14名平民。拉托維亞及愛沙尼亞於1990年3月30日向世界宣佈脫離蘇聯,但未宣佈獨立。


‧以公民投票決定國家命運:在國際人士見證下,立陶宛率先於1991年2月9日舉行公民投票,投票率高達84%,91%贊成獨立。消息傳出後獲得國際社會的掌聲。


 筆者代表FAPA馳電立陶宛駐美公使Mr. Stasys Lororaitis道賀,並發表聲明:「貴國此次公民投票,雖迭遭聯聯政府的威脅與干擾,立陶宛人民仍發揮高度的勇氣與智慧,克服一切困難,值得欽佩。立陶宛人民給台灣人民無限的鼓勵與啟示,立陶宛經驗可作為台灣借鏡。」


 拉托維亞於同年3 月3日舉行公民投票,投票率亦高達87%,雖境內有33.8%的俄裔,仍有73%人民支持獨立,愛沙尼亞也於同日公投,有82%高投票率,77%人民選擇了獨立,雖然國內也有30.8%的俄裔。愛沙尼亞和拉托維亞分別於1991年8 月20日及8月21日向全世界宣佈獨立。


‧自助人助,終獲國際承認:公民投票後第三天,冰島搶先予立陶宛外交承認;瑞典是第一個在立陶宛設立大使館的西方國家--於1991年8 月29日設館。美國則於同年9月2日同時 承認波羅三國。蘇聯亦於4日後的9月6日,心不甘情不願地承認三國的獨立。立陶宛、拉托維亞及愛沙尼亞於1991年9 月 17日同時進入聯合國。蘇聯軍隊以維持秩序為由,實則為保護俄僑民及其權益,延至1993年8月31日才完全撤離立陶宛,再過一年後的1994年8月31日才自托拉維亞及愛沙尼亞撤退。


從波羅三國的獨立復國看台灣獨立的前途


  波羅三國在蘇聯完全控制下,內有傀儡政權及俄裔族群,外有蘇軍壓境,更無外力支援,完全靠自力抗爭加上群眾力量(People's power),終於達成獨立復國的夢,令人欽佩。他們有明確的目標--獨立復國,有不貪名利、永不妥協的領導者,來帶動人民協力抗爭外來政權,時機成熟,水到渠成。如就天時、地利和人和三個條件來看,波羅三國遠遜於台灣的處境。然而,波羅三國成功了,台灣能嗎?讓我們來比較兩者在各方面的條件之異同:


兩者的類似之處:


‧被外來政權佔領:波羅三國和台灣同被外來政權統治一世紀以上,二次世界大戰後仍被強權佔領,並遭受鎮壓,恐怖的高壓統治。


‧強權擺佈,忽視人民意願:蘇聯藉Hitler-Stalin Pact密約非法併吞三國。中國國府依據無人簽字,且無國際法效力的所謂「開羅宣言」非法佔領台灣。兩地住民的意願完全被忽視!


‧內憂外患:拉托維亞及愛沙尼亞境內住有三成的俄裔,立陶宛也有一成俄人,時有族群摩擦,而引起緊張。波羅三國皆與俄國為鄰,隨時有俄軍入侵的憂慮與恐懼。台灣亦有「族群問題」,表面上雖不嚴重,但對國家認同分歧頗大,成為台灣安定的一大變數。台灣意識與中國意識的對峙,或將成為一顆不定時炸彈,不但對台灣帶來不安定,有可能成為中國攻打台灣的藉口,何況,歹厝邊的中國虎視耽耽想藉機併吞台灣,台灣一日不獨立,只有過著不 安與恐懼的日子。


兩者的不同之處:


‧地理上不同:拉托維亞及愛沙尼亞東鄰俄國,立陶宛東接白俄,南鄰俄國,較有被騷擾的可能。
台灣四周環海,與中國有相隔100英里以上的台灣海峽,是一優越的自然防衛屏障,中國要侵略台灣談何容易。


‧獨立經驗不同:台灣尚無獨立的經驗。波羅三國曾於1918~1940年間,依據德俄簽訂的Tresty of Brest-Litovisk,成為主權獨立國家。三國又於1990~91先後脫離蘇聯而獨立。


‧國家認同不同:雖經半世紀的異族統治,且國內仍有高比例的前統治者(俄人)居住,並未影響波羅國人的民族意識以及他們對土地的熱愛和國家的認同。反觀在台灣,仍有台灣意識和 中國意識的嚴重對立,而中國意識者仍堅拒認同台灣這塊土地,造成國家認同的混淆。土生土長的台灣人,因受國民黨的毒化教育,一般對台灣的國家認同亦不夠堅強。


‧語言及文化堅持的不同:波羅三國有自己的語言與文字以及傳統文化。雖經多年的俄化政策及高壓統治,他們的語言和文化並未被俄人同化、消滅。此與波羅國人的先天倔強與固執的民族性有關,但應與復國運動之領導者的堅持與執著,有絕對的關連。在台灣,則因台灣人的「溫順好欺侮」,以及意志不堅,只知迎合統治者的好惡,本土語文和台灣文化幾乎面臨滅亡的命運。


‧人民對密約或假宣言的態度不同:波羅三國因Hilter-Stalin Pact秘密條約而被蘇聯非法 佔領,人民在每年8月23日締約日舉行示威抗議,表示憤慨,誓死也不罷休!「中華民國」及「中華人民共和國」根據虛偽的「開羅宣言」及「波茨坦宣言」宣稱對台灣擁有主權,台灣人未曾表達抗議與憤怒,或提出異議。更可悲的是,對於攸關台灣國際地位和國家命運的「舊金山對日和平條約」,台灣人也無動於衷,全台灣幾乎鴉雀無聲,不少台灣人或對此和約全然無知,或一知半解,不知此和約對台灣前途的重要性,難怪眾多台灣人對台灣獨立缺乏信心!


‧獨立運動的推動方式不同:波羅三國的獨立運動應屬於顯性型,目標顯明,而且持續不斷地,敢公開挑戰外來政權,甚至不惜犧性生命,如立陶宛的”Partisan War by Forest Broth ers”及後來的”Sajudis”以及拉托維亞的”Popular Front”。在台灣,如有獨立運動,只說是屬於隱性型,或僅是一種民主/人權運動而已。


波羅國人選擇的反省


  正如其他爭取獨立的殖民地或地區,波羅三國在為獨立復國而抗爭蘇聯的統治時,也面臨不少痛苦的抉擇,茲列舉三項關鍵性的選擇,供作參考,這些關鍵性的選擇對關心台灣前途的人士或多或少,仍具有啟示性意義:


‧要生存或被消滅:波羅三國獨立運動的領導人常告知三國人民:波羅地海人只有兩個選擇:要生存(即獨立)或被大國併吞而消滅。若要生存(獨立),愛國主義(Nationalism)應是生存 的唯一模式;若要生存,你必須是愛國主義者。


‧應否抵抗強權:對1940年蘇聯的征服企圖,應否抵抗,曾引起爭論,結果,妥協派佔上風,不戰而屈服。如果波羅三國當時團結抵抗蘇俄,他們或可能說服史達林勿併吞波羅三國,而只讓他們成為共產衛星國,如東歐各國,則波羅三國不但可以逃避50年的蘇俄併吞蹂躪,更可避免被蘇俄化,及百萬蘇俄移民所造成今日的後患。



‧一時妥協,後患無窮:立陶宛人在1990年3月11日宣佈恢復獨立後的16個月(至1992年8月止),自我警告說,「此次立陶宛人決不能重複1940年(的錯誤),我們不應該不戰而投降」(This time we must not repeat 1940. We must not give in without fight)。領導者誓言保證立陶宛不會屈服於莫斯科的壓力,而尋求與戈巴契夫妥協,他們終於成功了,避免了一時妥協,永久後患。


結語:


  筆者等因慕名往遊波羅地海的三小國,雖屬走馬看花,卻留下終生難忘的深刻印象,覺得不虛此行。塔林的歌謠祭廣場、利加的自由碑、威爾扭斯的電視大樓、猶太人大屠殺遺跡以及立陶宛的國會──處處為波羅三國人民付出的代價與犧牲做見證:他們以生命與血淚換來獨立復國!他們不再懼怕晚間被秘密警察抓去而失蹤,他們不再擔心被追放到西伯利亞及中亞而家破人亡。雖然他們的每人GNP只有$5,000左右,但是他們可掌握自己國家的命運而更有信心。自由而民主,可以自由地使用自己的母語;而更重要的波羅三國已是聯合國以及眾多國際組織的成員國,誰敢文攻武嚇?蘇俄還敢侵略他們嗎?


  10月10日晨,從立陶宛開往白俄首都明斯克(Minsk)的遊覽車上,筆者默默地為波羅三國的獨立復國成功而祝福,也為母國台灣早日脫離內憂外患而默禱。


(作者曾受「台美人論壇」之邀於2002年3月23日講述「壓不扁的波羅地海三國」)


------------------------------
後言:
立陶宛的頑強對抗俄國邪惡入侵,是波羅三國能夠建國的主要動力,This time we must not repeat 1940. We must not give in without fight(此次立陶宛人決不能重覆1940年的錯誤,我們不應該不戰而投降)。
台灣人忍耐400年,台灣人必須走自己的台灣路,我們也可以說This time we must not repeat four hundred years’ wrong. We must not give in without fight.
應乎一句話,Appeasement never peace,一時之妥協,永久後患,與中國黨謀皮,和而不能決,請“長昌”慎思。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