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若不能廢ROC憲法;台灣就會是PRC的一部分
美國雖有聲明要台灣中國和平談判,這只是外交言語
美國和台灣的情報合作;被赤統附匪組織的假消息..
首頁 arrow 大地快捷 arrow 台灣憨囝──我讀我見(1)
首頁
聖山運動
228台灣神太上真經
護國台灣神
台灣精神
分享臺灣神
聖山講古
新聞快報
不吐不快
大地快捷
影音播放下載
連絡我們
搜尋
【聖山活動】
【泰源起義五烈士】
【聖山教育 線上展版】
【保護圖博的「吽」】
保護圖博的「吽」 - Free Tibet~ Hong~
We're @-Bian Casters for Taiwan
蓬萊島雜誌.Net
誰在線上
瀏覽人次
訪客: 31053103
台灣憨囝──我讀我見(1) 列印 E-mail
大地快捷 - 楊緒東專欄
作者 楊緒東   
2010-05-18

台灣憨囝──我讀我見(1)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董事長 楊緒東

*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


(photo source:新書發表記者會,台灣國辦公室

Ps. 憨(Kam)囝,表不計成敗,堅持執著做自己認為對的事的人。

著者簡介:
王獻極
祖籍:台灣國 南投縣埔里鎮
背景:枇杷城中心尾王仔庄農家

前言:
我認為要把此書介紹出去,提供台灣人對台灣建國運動做為參考,建國的實踐者,若沒有傻勁與堅持,不會有成果,而成果的背後,則是一連串的「酸、甜、苦、 辣」。

扮演先行者的角色,除了必須步步踏實之外,亦須善於察言觀色,面面俱到做舞台,當Casters(鑄腳), 還不會很討好。

台灣人受到KMT帝國殖民教育,對他人的言行設防,欺騙式的中國教條,把人與人之間的鴻溝加大加深,人與人的交往,只談「利害」不談「真誠」,台灣「憨」 性,於因此時節,須能發揚光大。

老千中國黨的恐怖是,他們非常瞭解中華民國體制的運作,表面上,體制內的任何政黨、社團,平時可以順利運作,一旦等到其組織力量 龐大,到足以威脅老千的利益或政權時,就會以體制內的檢警司法稅務單位等優勢力量,予以打擊殲滅。如他們會蠱惑組織內的投機份子,或事先埋伏的抓耙仔,檢舉組織沒 有按社團法程序開會,出席未過半議決議案,報銷不符合會計法,向贊助的企業主查帳,或在組織內部用種種手段製造矛盾糾紛等等,以達到破壞組織的目的。反正 中華民國法律萬萬條,老千就是有辦法加諸你罪,剷除異己。遠的如彭百顯、張燦鍙,近的如民進黨行政首長的機要費被老千起訴,陳明文案、蘇治芬案及陳水扁案 未審先判,甚至羈押坐牢等,都是在老千設的體制賭局內對賭,都是中了中對民國體制之計的惡果。
王獻極/著,2009,〝序言〞,《台灣憨囝的建國腳跡及內幕》,台灣國辦公室,台北,p﹒3。

登陸紐西蘭後,我很快將當地的政經、教育、社會制度、地產資料等摸索清楚。2月底,就將新家安頓妥當。5月中,返回台北開設「台紐投資顧問有限公司」,在 台灣承辦以紐西蘭為主的移民、投資、留學等業務,因為我本身是開路先鋒,有實務經驗,加上牽手、兒女們協助當地安家服務,委辦客戶踴躍,前後經手辦理近千 戶移民家庭,也賺了些錢,再次證明,路是走出來的。不到60歲,便無後顧之憂的終止營利事業,全職投入建國志業。

我做社會運動,同樣如出一轍,當初也是在社會運動氣氛很低迷的環境下,發起「511台灣正名運動聯盟」連署的。
王獻極/著,2009,〝不自我辯護的憨囝性格〞,《台灣憨囝的建國腳跡及內幕》,台灣國辦公室,台北,pp﹒13—14。

紐西蘭的土地是台灣的七倍,但人口才7分之1,紐西蘭人個性單純,動作緩慢,讓人覺得很「憨慢」,但是這個國家規劃得很好,關鍵就在於制度,制度單純,人也單純,不浪費不必要的資源、不 內耗,很會運用科技,所以個人效率看似很低,但整體效率卻很高。反觀,台灣人很聰明,個人效率很高,但整體效率要打好幾折,問題出在制度疊 床架屋。
王獻極/著,2009,〝不自我辯護的憨囝性格〞,《台灣憨囝的建國腳跡及內幕》,台灣國辦公室,台北,pp﹒16—17。

凡事起頭難,推動台灣建國,必得做好「民主社運」,要具備「啟發性的街頭教育」,要有「媒體」來報導,並必須作好與ROC憲法與法律對抗 的決心,全民建國活動,於吾等台派、平凡之士的眼裡,容易被孤立,被「法」辦、被「關」、被「修理」。

其實,我最初開始發起「台灣正名運動」連署,是為了幫姚嘉文選黨主席造勢。

2001年底,我得知世界台灣人大會將於2002年3月中返台召開第二次年會,而年會主題正是「台灣正名、國家制憲」,我即開始構思舉辦一場全國性的正名 活動。恰巧,當時姚嘉文表示要選黨主席,與阿扁總統競爭,我便計畫發起正名運動來幫他造勢,他也認同,我就放手去做了,召開記者會、發起連署等等,所花的 費用都由我的四萬元薪水支付,未另外向他報帳。

幾個月後,某次記者會前,他把我叫去,要求記者會不要辦了。我問他「正名運動是為了你而發起的,怎麼現在叫我不要辦了?」他卻說「我不選黨主席了,我要去 考試院」。我聽了之後私自推測,擔任考試院長須經立法院同意,當時外界都知道我是姚嘉文的助理,若是我繼續運作正名運動,他大概擔心我會影響到泛藍立委對 他的支持。最後,他去擔任考試院長,我到「台灣獨立建國聯盟」,繼續推動「511台灣正名運動」。我不是Yes man,如果我是Yes man,就不會有後續一系列的運動了。

剛開始展開「台灣正名運動」連署時,我第一個找的對象是彭明敏,因為他的辦公室就在隔壁。我忘了當初是當面跟他講,亦或是透過秘書將連署書交給他,只記得 當時得到的回應大意是說「現在咱執政了,還做什麼運動?以體制內的公權力改就好了,不必多此一舉。」所以,他沒有連署。

當時持如此想法的,並非彭明敏一人,多數人 對於「台灣正名」連署抱持遲疑的態度。民進黨不但未連署,我去拜訪民進黨社發部主任李文英請她連署時,還被拒絕進入,被趕了出來;請台聯黨 的組織部主任張禎祥連署時,連署書我傳真了三遍,他說會討論,結果也是文風未動、石沉大海。

歸根究底,當時的政治氣氛就是如此,大家對 本土政權執政的公權力,有過度的期待,因而不願致力於社會運動,以為民進黨執政了,就什麼事情都可以順利完成。然而,事後證明,這樣的想法太過天真,當初 若是大家有比較務實的認知,一起團結來推動,或許成果不可同日而語。
王獻極/著,2009,〝動手作建國運動〞,《台灣憨囝的建國腳跡及內幕》,台灣國辦公室,台北,pp﹒31—32。

(未完待續,撰於2010/03/10)


相關閱讀:
王獻極辦公室不屬於908台灣國運動團體 
908台灣國運動「升起台灣旗.守護台灣國」行前記者會 
給一分為二的兩個團體一些空間 
908台灣國運動(聲明2) 

延伸閱讀:
Hsutung's BLOG
楊緒東專欄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