統個烏龍修行
大地快捷 -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2007-07-19
統個烏龍修行
統派的修行非真正修行,已經破相的人,還惦念血統(中國種),棄養父母(台灣)於不顧,又不敢說出正義之言,對付台灣信徒的態度,自以為是“佛祖”的代言人,面向中國紅色政權,不敢大膽直言,這種膽小如鼠,專往“軟”處著手的修行,真是愧對釋迦佛。出家眾以“釋”為姓,表示出家日起,就是世界村的一員,要談世界言語,是公理、正義的覺者,代表眾生一律平等,人人皆有佛性的啟蒙者,是修習人上人的佛陀之道,有非常人的道德勇氣,既然明白中國政權需要的是民主、自由、人權與真正的宗教修行,非粉飾的“拜拜”而已,在台灣的修行當家,如佛光、中台…已然成為大財團、大組織,應該學習達賴活佛講真話、吐真言,到中國傳佛法,談修行、渡化中國的頭頭,不要老是配合中共,打法輪功、捧熱場,自以為是宗教無國界,其實宗教修行,所謂無國界之大愛,在於公義、平等、助弱扶窮的精神面,而具體行動於弱勢的有形世界,敢面對暴虐而行使無畏佈施與教化,隨時可以為弘法弘教而犧牲生命,這種氣度在台灣的統派修行有嗎?肯嗎?能嗎?
----------------------------------
台灣高僧星雲大師駁“台獨”分子“去中國化”
2006年03月19日 20:38:03  來源:新華網
“一個中國”的認知毋庸置疑——台灣高僧星雲大師駁斥“台獨”分子“去中國化”論調
新華網長沙3月19日電(記者 陳黎明 明星)“我個人主張,‘一個中國’的認知是毋庸置疑的。在台灣有少數人倡導‘去中國化’,我深不以為然。”19日,在素有“千年學府”之稱的岳麓書院講堂內,台灣高僧星雲大師作“中國文化與五乘佛教”演講時,義正辭嚴地駁斥了“台獨”分子的“去中國化”論調。
星雲大師說,“台灣兩千三百萬人,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從大陸沿海地區,如福建、廣東、江浙一帶移居過去的。中華民族文化一脈相通,語言、文字、生活習慣、宗教信仰毫無二致,都說明台灣人就是中國人。”
星雲大師一針見血地指出了“去中國化”的荒謬之處。他說:“‘去中國化’後,我的祖先,我的故鄉,我的家人都算什麼呢?我今後不適合穿中國的服裝,吃中國的飲食,講中國的語言,乃至不能以中國為家,我該怎麼辦呢?”
星雲大師說,“我在台灣居住、弘法50多年,當然我也熱愛台灣,但是我出生在中國,與中國有割不斷的血緣關係。我一生走過西北沙漠,到過敦煌寫經,看過四川石刻,遊過杭州西湖,曾在揚州的瘦西湖上蕩舟、也曾在太湖濱上漫步。我在大陸的同學仍有人健在,我的祖庭江蘇宜興大覺寺正在復興中,一旦去‘中國化’後,祖庭沒有了,同學沒有了,師長也沒有了,什麼都沒有了。”
星雲大師1927年出生在中國江蘇省,1949年春天到台灣,現為國際佛光會世界總會會長。
--------------------------------------------------------
後評:
在台灣的中國人寄生台灣,台灣則是這批人的衣食父母,現在星雲長大了,認為去中國化是大逆之事。
海洋台灣要建立的是世界文化,中國文化非台灣文化的全部,星雲吃錯藥了吧!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推動本土化,不是「去」而是「給」
(2005.7普門學報第 廿八期)
在台灣,省籍與族群問題,經常在選舉時被有心人士用來操作選情。去年三月間的總統大選,族群意識再度被挑起,尤其更有人喊出「本土化」與「去中國化」的口號,不禁讓人懷疑,在此多元文化的時代,各個國家莫不想盡辦法要吸納他國文化,所謂「納之唯恐不及」,豈有「去之」之理,現在台灣有人喊出要「去中國化」,真是令人百思不解;如此思想,更是匪夷所思。
中國人一向以擁有五千年的悠久文化而自豪,這是中國人智慧與經驗的累積,在創造本國文化的同時,也吸納各種外來文化相互交融匯聚。當然,中國的文化也為西方各個國家所引用,所以文化本身本來就應該互相交流,每一個國家的文化,有輸出、也有輸入,這是自然的現象,但是從來沒有聽說過那個國家想要去掉哪些文化。
我雲遊世界各地弘法,記得有一次在美國康乃爾大學講演,該校一位約翰麥克雷教授在敘談時說道:「你來美國弘法可以,但是不能開口閉口都是中華文化,好像是故意為征服美國文化而來的。」當時我聽了心中就有一個覺悟:我應該要尊重別人的文化,我們來到這裡只是為了奉獻、供養,如同佛教徒以香花供養諸佛菩薩一樣。
去中國化後 講什麼話……
過去我每回聽到有人想要「去中國化」,心中只覺得無奈;但是最近有一天早晨醒來,想到大家又要去中國化,不禁感到一股莫名的害怕。
想想:我的祖先是中國人,去中國化後沒有祖先了;我的故鄉在中國,去中國化後故鄉沒有了;我平時只會講中國話,既不會英文、也不懂其他語言,去中國化後講什麼話……。這時我忽然發現,造成恐怖的原因原來是:「去中國化」後,沒有「我」了;沒有「我」,整個人就好像懸在半空中一樣,沒有任何的依靠,如此怎麼會不令人感到害怕呢?
俗語說「有容乃大」,任何一個國家要想雍容華貴,就要有「泰山不辭土壤,大海不揀細流」的胸襟,愈多種文化的融和,國家愈是偉大。
人類可以和人類自己相互為敵,但不能跟文化敵對。
我遊走世界,我也一直在倡導「本土化」,但是我的本土化是奉獻的、是友好的、是增加的,不是排斥的,不是否決的。例如,過去華人在美國雖然已取得移民身分,但是心中並未認定美國是自己的國家,因此我鼓勵佛光會員在參加美國國慶遊行時,高喊「我是美國人」,我認為,既然生活在美國,就應該融入當地,而不能在別人的國中成立「國中之國」。
接受外來文化 取長補短
當然,我們也不希望在中國裡還有「美利堅合眾國」,也不可以有「大日本帝國」,但是我們也不能排斥美國文化和日本文化。相同的,我們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難道台灣的「本土化」一定要統統否決中國才是本土化嗎?我們上百萬的台商為何要回到大陸去?有識之士何以一直主張要三通?這些自然的發展趨勢,我們還能去中國化嗎?
多年來我在世界各地弘法,希望佛教發展「國際化」,同時我也在推動「本土化」,但我所推動的不是「去」,而是「給」。我在五大洲建寺,就是希望透過佛教,給當地人帶來更充實的精神生活。
例如,興建西來寺的時候,就是覺得美國科技發達,宗教也多,假如能夠再增多一種佛教給人民選擇,不是更美好?而事實證明,美國到底是一個移民的大冶洪爐,他們接受外來文化,取人之長,補己之短,因此能成為世界的大國。
同體共生 千萬別搞分裂
雖然我是出生在大陸的揚州人,但我說我是「台灣人」,我也是「中國人」,甚至凡是住在台灣的,都是台灣人,這是天經地義的道理。所以,請台灣政壇上有政治雅量的各位政治家,要努力促進族群的和諧。
自古以來中國的江西人最可愛,他們很喜歡認「老表」,只要有一點關係的都是表親,所謂「一表三千里」,假如生在台灣,一表才三百里,太可惜了,所以「四海之內皆兄弟」,大家要有「同體共生」的認知,千萬不要搞分裂。
姑且不談台灣是否真有獨立的條件,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台灣即使獨立了,在文化上還是不能脫離中國。
不管芋仔、蕃薯,現在都已經分不開了,何不從自然融和上來發展,就如芒果與蘋果接枝,就會產生新品種,不同品種的花不也可以相互繁殖成為美好的生命?為何人類反不如植物之懂得順時勢而發展未來呢?
所以我請我們的當政者,不但不可以去中國化,尤其造成種族分裂,這無異為台灣的前途敲起一記警鐘,千萬不可玩火自焚;唯有大家摒除私心,跨越歷史藩籬,互相尊重包容,一起共創人類的幸福與和平,才能為自己留下歷史定位,這也是全民所樂見與期盼的未來,是所至禱。(二○○五年七月一日/《聯合報》全文刊登)
------------------------------------
後評:星雲流亡到台灣,以台灣人的供奉成為佛教大師,應該能秉持佛教的大乘精神,行破邪除妖的大氣魄,對於去中國化如此反感,真令人驚訝,民進黨政府以海洋立國為本,所做是世界一體的國際村觀念,走的是飲水思源的本土化同心圓教育,而鴨霸的統派佛教已經喪失修行大愛的精神,中國那麼好,回中國創教弘教好了,中國現在亟需的就是有如星雲、惟覺這種人去推廣宗教自由,先救救自己在中國的信徒吧!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台灣的妖僧「拉斯普欽」-星雲
宗教原本就不應牽涉到政治,政治也不應該利用宗教。不過宗教具有聚集信眾與金錢的力量,因此若能將宗教利用在政治上,必能發揮相當大的力量。加上信眾不會懷疑教宗,所以也不會知道幕後的內情。像拉斯普欽這樣的妖僧,在世界各國的歷史上也都屢見不鮮。
台灣的佛教界分成兩大派系
台灣的佛教與道教相當興盛,也擁有眾多信徒。佛教雖然分成許多宗派,但是實際上,在台灣的佛教主要分成兩大派系。
台灣佛教界中,最大的團體當屬由名為證嚴法師的比丘尼、她所領導的慈濟功德會。證嚴法師是位個頭兒嬌小的女性,她自26歲出家以來,致力獻身於救濟活動。這位身穿灰色袈裟、身無一物的法師,她聚集大眾的捐款,興建了慈濟醫院,之後又成立慈濟醫學院,在各地創立免費的診所。
遍佈全台灣的慈濟功德會,總是率先起身進行各種的救濟活動。例如三年前,台灣遭受大地震時,在政府機制開始運作之前,慈濟功德會的義工們就開始進入地震災區,搭建臨時住宅,載運食物、飲水,將棉被、衣物分發給災民。今年台灣的颱風造成嚴重的水災,慈濟功德會發揮了相同的功能。因此,證嚴法師非常受到尊敬,去年的諾貝爾和平獎,她也被列為候選人之一。
另一個佛教團體是由星雲和尚率領的佛光山集團。佛光山集團的主導人是一位名為姚星雲,身材圓圓滾滾的胖和尚。他身穿黃色袈裟,帶著鬥大的念珠,在這一身裝扮下,所從事的是政治活動。即使台灣發生大地震或大洪水等大災害時,也從來未見這位和尚從事任何救濟活動。而且他對所募集到的捐款,也從來不說明用途、流向。不過,佛光山集團不僅在電視上傳教,在全世界也擁有多處據點,是一個規模龐大的集團。星雲,在台灣也被稱作「政治和尚」。
總歸而言,星雲是一個和拉斯普欽一樣的怪人物,他所率領的集團橫跨全世界。一般認為他暗地裡接受國民黨的資助,因此規模逐漸成長。但是據聞他與中國共產黨也有聯繫,因此,佛光山集團可說是一個橫跨兩個世界的獨立勢力。
● 姚星雲的過去
從官方資料來看,姚星雲1927年出生於中國的江蘇省。十二歲時在南京皈依,之後曾經擔任小學老師、佛教報紙編輯以及南京華昌寺的住持。1949年,姚星雲追隨國民黨一同避難來台,發行了「人生」、「覺世」、「今日佛教」等雜誌。之後沒多久,姚星雲進入位於台灣北部宜蘭的雷音寺,主要從事組成兒童、學生佛教組織的工作。
1967年,姚星雲在南台灣偏僻的山邊進行開發,興建了佛光山,成立佛光山國際佛教會。一般認為,佛光山之所以能在短短的幾年間成為台灣佛教界的一大派閥,主要因為它是國民黨庇蔭下的一個組織。
後來,除了台灣這個據點外,姚星雲也在美國洛杉磯的哈崗(Hacienda heights)興建西來寺。
緊接著姚星雲又興建了澳洲的南天寺、非洲的南華寺,同時也成立博物館、圖書館、出版社、書店等,並擁有兩所佛教大學,在全世界設有150處支部。
此外,姚星雲也參與高科技產業,除了在電視上講道外,也擁有電視台,銷售音樂與影片光碟。佛光山不僅是個宗教組織,其實更像是個宣傳組織。
1991年,姚星雲成為Buddha’s Light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BLIA,佛光國際組織)的會長。1997年,台灣的內政部、外交部表揚姚星雲,頒贈「對台灣佛教界特殊貢獻獎」。
像這樣大規模的發展,倘若沒有特別的後援,恐怕很難成功吧。在這個龐大組織的背後,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在帶動,姚星雲只不過是一個招牌人物而已。
● 佛光山的設立
佛光山興建於1967年,正值蔣中正老年,兒子蔣經國鞏固基盤的時代。1958年夏天,中國軍隊開始炮擊金門,美國派遣第七艦隊出動,維持台灣海峽的安全。
美國政府在給予國民黨支援之後,也獲得了相對的報酬──蔣中正答應放棄反攻大陸奪回政權。從此以後「兩個中國」隔著台灣海峽並存。放棄反攻大陸的國民黨政府,於是將政策轉變到建設台灣與安撫民心上。
過去蔣中正採取愚民政策,對出版社、報社採取嚴密的監視。同時還頒佈戒嚴令,發動白色恐怖任意逮捕,獎勵密告,經常因為一點點芝麻綠豆大的小事栽人入獄。
在這樣的時期,在宜蘭從事佛教新聞與出版事業,也就是從事宣傳工作的姚星雲,之所以能在南台灣興建佛光山,全拜國民黨的庇蔭與支持。
國民黨在南京政府時期,曾經利用宗教組織進行宣傳、設置情報網,這已經都是公開的祕密了。姚星雲隨著國民黨政府從南京逃亡到台灣,事實上,他從南京時期就已經是國民黨的宣傳部人員。
姚星雲之所以會在南台灣興建佛光山,是國民黨為了「監視並安撫」本土意識強烈的台灣南部居民,利用無知的信眾收集「民情」,建立組織。
姚星雲的佛光山與過去的台灣有很大的不同,佛光山是個比較接近觀光勝地的地方。一般的寺廟是修行的處所,必須寧靜不受塵俗幹擾,而且是供奉佛祖的地方。但是姚星雲的佛光山顯然是座觀光用的寺廟。
進入佛光山的大門後,有一座大池塘,池塘中央座落著高約10公尺的觀音像。觀音像後方是正殿,殿前有欄杆圍繞。參拜者須排成一列由右向左前進,當信眾通過正殿時,只要投入銅板就會有錄音帶播放約10秒鐘的「南無阿彌陀佛」的佛經誦唱。
在正殿樓下有一間地下展覽室,只要購買門票,就可以穿越一座黑暗的隧道。這座隧道的兩旁有描繪地獄的壁畫,例如被老虎吞噬的壞人、有死人浮浮沈沈的血池,感覺就像處身在迪斯尼樂園一般。而且自從佛光山開山以來,報紙就經常以「觀光名勝」稱呼、介紹佛光山。
西來寺的政治獻金來自中國?
姚星雲在佛光山興建後又在美國洛杉磯興建了西來寺。這座寺之所以在一夕之間備受全球矚目,是因為1996年美國總統大選時,副總統高爾曾經前來西來寺募款。
在美國的法律中,原本就規定宗教機構不得從事政治活動。高爾明知這項規定,卻依然來到西來寺募款。
1997年,美國國會曾經就這件事進行調查,姚星雲在接受CNN的訪問時回答「這筆政治獻金是個人的捐款,所以並不犯法」。而且他對協助高爾募款一事,表示這是「為了回饋美國的幫助」,明白表示並不具有政治目的。
但是一向主張清白無暇的姚星雲,卻未出席同年8月美國國會的傳喚,逃回台灣。美國政府將他列為「不受歡迎的人物」,禁止他再度入境美國。
西來寺的住持吳素真與滿和,以及另外兩位比丘尼代替逃走的姚星雲出席美國國會的傳訊。在美國國會賦予免責權之下,他們應訊作證。經過訊問發現,西來寺的比丘尼們每人交給民主黨高爾副總統一張5000美元的支票,次日卻又收回5000美元的退款。
也就是說,這些比丘尼並不是真正的捐款,而只是出借人頭而已。這些資金其實是來自黃建南、瑪利雅.夏、強尼.鍾、崔亞琳等等,是不法的資金。之後經過調查,也釐清這筆資金並非來自台灣,反倒是來自中國陸軍的祕密活動資金的可能性更高。
在白宮工作的黃建南表示,在西來寺的募款活動中,共募得了25萬美元的捐款。事後調查,也發現強尼.鍾、崔亞琳與來自香港的羅柏森.嚴,以及一位中國陸軍的大人物以假名入境美國,在4日後於白宮與柯林頓總統見面。
在見過柯林頓總統後,美國透過崔亞琳,將三套原本禁止出口的細菌培養裝置賣給中國陸軍的研究所。從祕密獻金到白宮的會面,都證實柯林頓被收買了。美國的情報機構認為,這些細菌培養裝置「將來會被用來製造細菌武器」。
● 「封鎖」佛光山
如果西來寺的獻金是來自中國軍部的資金,那麼對台灣政府而言也構成了大問題。佛光山組織,原本就是仰賴國民黨的資金與協助,才能急速地發展起來。但是倘若西來寺參與中國的武器開發,那麼台灣方面的情報就很可能透過姚星雲洩漏給中國。
佛光山集團之所以能發展成為全球性的組織,除了國民黨的資助外,來自中國的資金、甚至有其他的資金提供者存在也是很自然的事。甚至姚星雲很可能也已經反叛投誠中國了。這也就是說,姚星雲已經成為國民黨無法掌控的怪物了。
台灣當局對於美國柯林頓、高爾的違法政治獻金一事,幾乎都沒有報導西來寺或姚星雲拒絕國會訊問的事情。不過國民黨已經對姚星雲起疑,開始展開調查。
在這當中,突然姚星雲發表佛光山要「封山」。「封山」是指整個佛光山都外界封鎖,進入「修行」的狀態。這麼一來,外界也無法針對佛光山進行調查。儘管佛光山已經「封山」,但是姚星雲仍舊自由地周遊各國。
佛光山為了封山,在四周築起高牆,這也造成佛光山後的地主無法將生產的農作物運出去。過去佛光山有一條小路,但是自從蓋起圍牆後,車輛就無法利用這條小路進出。曾經有報社前往採訪這件事,結果姚星雲竟然唆使信徒,在報社的印刷廠前圍上柵欄,在車道上靜坐抗議,不讓報社將報紙運送出去。這種行徑難道是佛教徒應有的行為嗎?
● 「佛牙」是釋迦牟尼的遺物嗎?
翌年1998年4月,姚星雲從泰國迎接「佛牙」來台,在台灣供奉,在台灣全島掀起一股新聞熱。
所謂的「佛牙」是釋迦牟尼遺留下來的牙齒。根據台灣的報紙報導,釋迦摩尼在過世之後,留下舍利子與牙齒。這個佛牙原本供奉在西藏的某個地方,在流出西藏後,被送到泰國,然後由姚星雲購買後送回台灣。
佛牙抵達台灣時,台灣舉行盛大的佛牙奉迎儀式。姚星雲的專機一著陸,機場出口已經排滿了迎接佛牙的信眾。另外還有自稱是熱心的佛教信徒的吳伯雄,以及行政院長蕭萬長也出現在迎接的行列中。他們兩人必恭必敬地以雙手捧著裝有佛牙的金壺,戒慎恐懼的走路姿態大大地映在電視螢幕上。報導指稱,共計有十萬名信眾前往迎接。
如果仔細思考一下,會發現這個佛牙有一些疑點存在。
1﹒釋迦牟尼是遺物可說是世界性的珍貴遺產,應該會留有記錄。但是這個佛牙沒有任何記錄,對此我們應該採取懷疑的態度。
2﹒像這樣貴重的物品,從西藏,也就是中國政府嚴密的監控下外流,是一件大事,中國應該會要求歸還才對。
3﹒泰國是著名的佛教國家,泰國政府不可能任由這麼貴重的東西流到國外去。不管這個佛牙是以何種途徑進入泰國,但是要將攜出國外應該相當困難。
4﹒姚星雲說他「購買」了這個佛牙,但是卻未對這個佛牙是在何處、以多少金額、付款給誰、文件記錄等等做任何的說明。
5﹒根據筆者的調查,姚星雲是從波士頓的國際佛教促進會(International Buddhist Progress Society)返台﹒但是姚星雲卻自稱他到印度迎奉佛牙後返台。這個IBPS應該是姚星雲旗下的組織。但是台灣方面又報導佛牙是從泰國購買送回的。這其間的不同點又該如何解釋呢?
台灣有這麼多佛教信徒,難道沒有任何人懷疑這個寶物的真偽嗎?不,我想應該有人心存懷疑。只是連行政院長以及總統府的秘書長都參與奉迎的行列,即使心裡起疑,又有誰敢說出口呢?姚星雲舉辦這種國家級的儀式,而且還有十萬名信眾前往迎接。就算有人要調查姚星雲也無法調查,而且相信那是真佛牙的人越多,反對的人也就越少了。
釋迦牟尼的遺物是世界級的寶物,應該無法輕易地從泰國或印度購買,送往國外。到底該如何才能證明佛光山的佛牙是真的釋迦牟尼的牙齒呢?
我嘗試透過網際網路尋找有關佛教的報導,以及釋迦牟尼遺物的資料。關於釋迦牟尼的遺物,在1906年J.F. Fleet曾經做過詳細的報告(Journal of the Royal Asiatic Society of Great Britain and Ireland for 1907)。
但是在讀過這份報告後,由於釋迦牟尼是25世紀前的人物,因此有許多疑點存在,而且這份報告書中,有一半資料是來自玄奘法師所寫的西域記(印度記)。但是在報告書中曾經提及阿蘇加王將佛陀的遺物分成八份,這八份中的其中七份都保存在印度與錫蘭。
另外,在1996年的新德裏的報導指出,根據印度、日本、巴基斯坦、尼泊爾等的考古學家隊伍所作的調查報告顯示,「釋迦牟尼並非出生在印度北部,而是出生在尼泊爾」。
此外,有記錄顯示佛陀出生於623BC,但是實際上,佛陀是出生在249BC,阿蘇加王在尼泊爾的佛陀出生地還立有紀念碑石。對於這項調查以及遺跡的保護,據說日本也投入了大筆的資金。
還有在1997年,也有報導指出緬甸興建了供奉佛牙的奉納塔,同時還有照片為證。由於這個佛牙已經建塔保存,當然就不可能是台灣的這個佛牙了。
所以姚星雲在台灣供奉的佛牙是一顆沒有記錄的牙。也就是說,台灣所持有的這顆佛牙尚未獲得世界各國的認可。
姚星雲的資金從何而來?
奉持佛牙歸國,加上政府高官的人脈,等於讓姚星雲在台灣擁有了「免罪符」。姚星雲成了提供情報給台灣與中國的「獨立情報機構」,對兩邊的政府,可說是個頭痛的人物。在獲得對方情報的同時,也是自己情報外洩的時候。當然,姚星雲極可能就是一位雙面諜。
佛光山集團在全球擁有150處據點。光要維持這些據點,不知需耗費多少資金。光靠信徒的捐款,恐怕不足以應付。即使姚星雲可以從兩岸政府獲得資金援助,是否足敷開銷仍然是項疑問。
能夠租用專機、自由進出緬甸、泰國,這樣的規模除了可以運送機密文件或武器外,運輸毒品也完全沒有問題。如果再加上佛光山組織在全球的據點可供銷售通路的話,姚星雲的可疑之處就越來越多了。
到底是「姚」還是「妖」?這位「妖僧」,果真是一位不死之僧。
............................................................
妖僧在真空地帶運作〔統戰〕,執政者〔把握到何種程度?〕... 陳辰光註 2007年4月19
.............................................................
【附註】:
(1). 本信件 (覆函除外) 資訊以"密件副本"同步傳送400份到海內外(台美澳),部份"收件人" 會各再
妖僧星雲最近大唱[統一論],料想市面欠缺妖僧資料,特請Andy Chang氏,從舊稿再寄來轉送大家參考! 煩請多傳送為荷!
陳辰光 謹上
----------------------------------
後評:
陳辰光先生的論點,個人完全贊同,長期觀察惟覺所為,完全是要栽培自己的人才系統,附統和尚如是猖狂,亦是台灣人縱容的結果,台灣人忘了自己的台灣228大菩薩,而迷信如是所謂之佛祖代言人,惟覺有如星雲,不知飲水思源,不敢行基督如是的犧牲大愛,為中國同胞的自由信仰付出血肉,反而運用台灣人的財施,獨厚中國,除了助養中國的氣勢之外,毫無道德勇氣,真是自私自利的和尚。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
惟覺的自覺
ETFM麻辣特區/2005/10/27 16:57
蔡玉真
宗教和政治本來就應該要有一定的界線,但是,中台禪寺惟覺老和尚卻是異類,連續兩次總統大選一次挺宋、一次挺連,還說如果票投給民進黨候選人陳水扁,台灣將會血流成河。中台禪寺的政治色彩與奢華的面紗一直為外界所詬病,現在還傳出來惟覺要在台灣募款,到四川去蓋廟。
翻開2002年四川副省長李達昌到台灣訪問的歷史檔案,當時這位遠從惟覺和尚一位宗教四川老家來的官員,看到南投中台禪寺的氣勢,竟然開口說出了「三通未通,佛教先通;佛教未通,中台先通」。事隔三年,中台禪寺真要通了,中共國務院已免費提供土地。至於經費,當然是來自台灣及海內外的中台禪寺信眾。
「人在台灣心向共」的惟覺法師,在2001年訪問中國時就呼應中國的立場,痛批「法輪功」是剽竊、利用和惡意歪曲佛教教義的邪教,並使用「圓滿」、「法輪」等佛教術語欺騙民眾。可是,惟覺老和尚在南投的中台禪寺,耗資超過40億蓋的大廟,金碧輝煌、奢華無度,處處呈現階級意識。網路上也不時流傳中台禪寺和尚使用麥金塔電腦、iPOD唸經的高檔消費,完全不像修道人的生活。台灣佛教的四大山頭慈濟、佛光山、法鼓山與中台禪寺,信徒雖然是不同黨派政治人物都有,但是,惟覺老和尚的爭議最多。現在,沒有宗教自由的中國要利用宗教統戰拉攏惟覺,美其名是三通未通、佛教先通,對宗教界的傷害,就像他當年批評法輪功一樣,沒有自覺的惟覺,虛偽的宗教家。 
阿彌陀佛!有人扛著佛門的招牌,做著自家的生意?
中台禪寺住持惟覺力挺連宋、痛批阿扁的激亢言論,恐怕佛祖也要動怒獅子吼
台灣日報社論2004/03/11
中台禪寺住持惟覺老和尚在日昨力挺連宋、痛批阿扁的激亢言論,已然引起宗教界、學術界以及朝野政壇的側目議論;一位修行多年、誦經念佛的老和尚,怎麼談起了政治還有這麼大火氣?痛罵陳水扁總統、民進黨政府措詞之兇悍,恐怕泛藍的連宋等人也要瞠目結舌。老和尚的嘴巴不誦阿彌陀佛,卻喊連宋凍蒜,究竟所為何來?根據報載內容,原因不外乎有二,一是惟覺尚未參破「物我兩忘」的佛法奧義,仍以「天下興亡,匹夫有責」的「中華文化」捍衛者自居,只不過「一代宗師」竟以「匹夫」自況,這讓中台禪寺萬千信眾情何以堪?二是行政院推動的宗教法,踩到了中台禪寺在違規擴建的建照核發糾紛、納骨塔產權訴訟的痛腳,惟覺挺連而批扁的激情演出,似有借機吐苦水、發牢騷之嫌,惟此卻讓佛門淨地蒙上了不必要的政治塵埃。
政教分離,這是人類追求民主政治的制度景觀,目的在於規範政治人物、宗教領袖不得互藉名義而統攬公共資源、行政權力,避免不當的政教合一制度假借神佛之名干擾政治秩序,或以政治權力干預宗教自由;然而,政教分離的精神並不在於禁止僧侶丘尼、神職人員參與政治性的公眾事務,事實上,當代歷史的南非、菲律賓、泰國、越南及美國地區,都曾出現僧侶、神職人員主動出面仲裁政治糾紛,甚至還以參選公職的方式表達出家人的入世理念,但都表現了抵抗威權禁制、爭取民主自由的基軸理念,至於像人稱「宗師」、自稱「匹夫」的惟覺老和尚這樣,敢把佛祖也拉出來替連宋喊「凍蒜」的極端演出,確實也是亙古罕見。
惟覺表示,「出家眾也有投票權」,所以他在公開場合表露心儀支持的總統候選人,自是民主社會的「出家眾」權利,外界自應尊重他對連宋的忘情力挺之詞,但是我們也必須指出,惟覺在當天既然是以「匹夫」的自況身份發言,也就不能因為他的「出家」身分而豁免於胡言亂扯之責。惟覺宣稱陳水扁主政、民進黨執政之後,台灣人民生活在「饑苦恐懼」、「水深火熱」,政黨輪替之後把台灣搞得「面目全非」、「民不聊生」;老和尚究竟在講什麼?我們實在不懂,如果他講得都是對的,那麼「饑苦恐懼」、「民不聊生」的台灣人民怎麼還有餘力供養中台禪寺的逐年擴建、富麗堂皇,以及信眾萬千的香火鼎盛?
除了挺連批扁,惟覺且還當眾高喊「我釋惟覺絕對不領公投票」,因為「大家死到臨頭,如還不吭聲、不叫幾句,會死不瞑目」;我佛慈悲,寬恕釋惟覺的誑語吧。佛家有云,人身只是臭皮囊,死後歸入涅盤、法輪常轉,何來的「死不瞑目」云云?我們只是凡夫俗子,不像惟覺老和尚懂得幾句佛法、唸得幾聲佛誦,然而我們懂的是,公投絕非「死到臨頭」,而是人民表現集體意志的民主方式;釋惟覺的佛法修為如何,我們不是中台禪寺的信眾,實在不便置評,但對這位自況「匹夫」痛批公投的民主常識,我們敢說是根本不入流。
尤其荒謬的是,惟覺老和尚竟以台北縣八里的「十三行遺址」挖出漢朝五族的錢幣,宣稱「今天居住在台灣的人,是在漢唐之後陸續由大陸移居而來」,所以除了台灣山上的「毒蛇猛獸」、「蜎蠕飛動」之外,當今的台灣本土「找不到一個」;惟覺的說法,充滿了漢族中心論,既可笑又可悲。1968年,台大學者就在台東縣長濱鄉的八仙洞發現「長濱文化」遺址,證明台灣早在1萬5千年前的舊石器先陶階段,就有南島語系的移民活動跡象,惟覺卻是硬要扯上「漢唐」云云,無疑暴露了老和尚的「文化我執」之念,這也表示惟覺最好還是照表操課、按經誦念為好,至少佛祖、佛經不會心存「中華文化興衰,匹夫有責」的愛嗔之念。
行政院版本的宗教法,惟覺深惡痛絕,事實上,宗教界也只有這位老和尚這麼深惡之,倘若不是因為中台禪寺的經營手法確惹爭議,釋惟覺又何須如此痛絕之?我們認為,佛法無邊,但是惟覺這位「宗師」力挺連宋、痛批阿扁的激亢言論,卻讓外界看到了一位自詡捍衛「中華文化」的佛門「宗師」的胸襟有限性,以及一個困於政治意識形態、現實物質利益的「政治和尚」,是如何扛著佛門招牌而做自家的生意!
中台赴川建寺疑宗教統戰
【2005/10/26】
中國國務院最近批准了台灣的中台禪寺,到四川建佛寺,而且願意免費提供大面積的土地,但高達數十億的建設經費必須由台灣民間信徒募集,中台禪寺住持惟覺老和尚,過去行事作風就備受爭議,這次建佛寺案,外傳中國企圖拉攏惟覺,在台灣進行"宗教統戰",影響層面引起了國安單位注意。這棟佔地上千坪的中台禪寺,融合中西方建築文化特色,不管是外觀設計,或是宗教風格,這裡一直獨樹一格,最近傳出惟覺老和尚要到中國四川,蓋出一棟一模一樣的中台禪寺,一早前來參拜的信徒卻很反彈。信徒贊同,想蓋佛寺,高達十億元的建設經費,就得靠台灣信徒掏錢,而中國國務院更是反常的直接批准的建寺案,還願意免費提供土地,可見拉攏的用心,現在國安單位懷疑中國要進行宗教統戰。儘管中台禪寺出面消毒,但過去惟覺老和尚的作風就常引發爭論,外界不免對惟覺有涉入政治的聯想。(新聞來源:華視)
後評:
惟覺的統派思維真是一絕,左打法輪功,右打台灣國,在台灣收到數十億的金錢,卻不敢讓財務曝光,反對「宗教法」的建立,而拒絕財務透明化的人物就是他,我想福盡必殃,請此人到中國對抗中共的無神論吧,以他應付政壇的功力,必然可以成為中共的大法師。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