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的「台灣高僧」真不敢領教!
大地快捷 -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2007-07-20
 他對佛法的教義如此踐踏,幾十年的佛教「無我」觀,竟然說出這樣的話(文中以藍色粗體字標出者)!還算是高僧嗎?稱為「政治和尚」還差不多。
----------------------------------
台灣高僧星雲大師駁“台獨”分子“去中國化”
2006年03月19日 20:38:03  來源:新華網
“一個中國”的認知毋庸置疑——台灣高僧星雲大師駁斥“台獨”分子“去中國化”論調
新華網長沙3月19日電(記者 陳黎明 明星)“我個人主張,‘一個中國’的認知是毋庸置疑的。在台灣有少數人倡導‘去中國化 ’,我深不以為然。”19日,在素有“千年學府”之稱的岳麓書院講堂內,台灣高僧星雲大師作“中國文化與五乘佛教”演講時,義正辭嚴地駁斥了“台獨”分子的“去中國化”論調。
星雲大師說,“台灣兩千三百萬人,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從大陸沿海地區,如福建、廣東、江浙一帶移居過去的。中華民族文化一脈相通,語言、文字、生活習慣、宗教信仰毫無二致,都說明台灣人就是中國人。”
星雲大師一針見血地指出了“去中國化”的荒謬之處。他說:“‘去中國化’後,我的祖先,我的故鄉,我的家人都算什麼呢?我今後不適合穿中國的服裝,吃中國的飲食,講中國的語言,乃至不能以中國為家,我該怎麼辦呢?”-------(釋迦牟尼佛也不曾吃過中國飯,穿過中國衣,說過中國話,但是祂依然自在,根本沒有「我該怎麼辦」的問題。這個「高僧」有太多的執著,真的是一真見血的讓人一覽無餘。)
星雲大師說,“我在台灣居住、弘法50多年,當然我也熱愛台灣,但是我出生在中國,與中國有割不斷的血緣關係。我一生走過西北沙漠,到過敦煌寫經,看過四川石刻,遊過杭州西湖,曾在揚州的瘦西湖上蕩舟、也曾在太湖濱上漫步。我在大陸的同學仍有人健在,我的祖庭江蘇宜興大覺寺正在復興中,一旦去‘中國化’後,祖庭沒有了,同學沒有了,師長也沒有了,什麼都沒有了。------(「什麼都沒有」不就是佛陀要我們體證的嗎!面對「空」而有如此的恐懼,這個「高僧」還真會鬧佛教界的大笑話!)
星雲大師1927年出生在中國江蘇省,1949年春天到台灣,現為國際佛光會世界總會會長。
--------------------------------------------------------
--------------------------------------------------------
推動本土化,不是「去」而是「給」
 
(2005.7普門學報第 廿八期)
在台灣,省籍與族群問題,經常在選舉時被有心人士用來操作選情。去年三月間的總統大選,族群意識再度被挑起,尤其更有人喊出「本土化」與「去中國化」的口號,不禁讓人懷疑,在此多元文化的時代,各個國家莫不想盡辦法要吸納他國文化,所謂「納之唯恐不及」,豈有「去之」之理,現在台灣有人喊出要「去中國化」,真是令人百思不解;如此思想,更是匪夷所思。
中國人一向以擁有五千年的悠久文化而自豪,這是中國人智慧與經驗的累積,在創造本國文化的同時,也吸納各種外來文化相互交融匯聚。當然,中國的文化也為西方各個國家所引用,所以文化本身本來就應該互相交流,每一個國家的文化,有輸出、也有輸入,這是自然的現象,但是從來沒有聽說過那個國家想要去掉哪些文化。
我雲遊世界各地弘法,記得有一次在美國康乃爾大學講演,該校一位約翰麥克雷教授在敘談時說道:「你來美國弘法可以,但是不能開口閉口都是中華文化,好像是故意為征服美國文化而來的。」當時我聽了心中就有一個覺悟:我應該要尊重別人的文化,我們來到這裡只是為了奉獻、供養,如同佛教徒以香花供養諸佛菩薩一樣。
去中國化後 講什麼話……
 
過去我每回聽到有人想要「去中國化」,心中只覺得無奈;但是最近有一天早晨醒來,想到大家又要去中國化,不禁感到一股莫名的害怕。
想想:我的祖先是中國人,去中國化後沒有祖先了;我的故鄉在中國,去中國化後故鄉沒有了;我平時只會講中國話,既不會英文、也不懂其他語言,去中國化後講什麼話……。這時我忽然發現,造成恐怖的原因原來是:「去中國化」後,沒有「我」了;沒有「我」,整個人就好像懸在半空中一樣,沒有任何的依靠,如此怎麼會不令人感到害怕呢?(「好像懸在半空中,沒有任何依靠,如此怎麼會不令人感到害怕呢?」居然會有「高僧」如是說,面對「空」而有如此的恐懼,這個「高僧」真是佛教界的大笑話!比一個初學者還不如。)
俗語說「有容乃大」,任何一個國家要想雍容華貴,就要有「泰山不辭土壤,大海不揀細流」的胸襟,愈多種文化的融和,國家愈是偉大。
人類可以和人類自己相互為敵,但不能跟文化敵對。
我遊走世界,我也一直在倡導「本土化」,但是我的本土化是奉獻的、是友好的、是增加的,不是排斥的,不是否決的。例如,過去華人在美國雖然已取得移民身分,但是心中並未認定美國是自己的國家,因此我鼓勵佛光會員在參加美國國慶遊行時,高喊「我是美國人」,我認為,既然生活在美國,就應該融入當地,而不能在別人的國中成立「國中之國」。
接受外來文化 取長補短
 
當然,我們也不希望在中國裡還有「美利堅合眾國」,也不可以有「大日本帝國」,但是我們也不能排斥美國文化和日本文化。相同的,我們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難道台灣的「本土化」一定要統統否決中國才是本土化嗎?我們上百萬的台商為何要回到大陸去?有識之士何以一直主張要三通?這些自然的發展趨勢,我們還能去中國化嗎?
多年來我在世界各地弘法,希望佛教發展「國際化」,同時我也在推動「本土化」,但我所推動的不是「去」,而是「給」。我在五大洲建寺,就是希望透過佛教,給當地人帶來更充實的精神生活。
例如,興建西來寺的時候,就是覺得美國科技發達,宗教也多,假如能夠再增多一種佛教給人民選擇,不是更美好?而事實證明,美國到底是一個移民的大冶洪爐,他們接受外來文化,取人之長,補己之短,因此能成為世界的大國。
同體共生 千萬別搞分裂
 
雖然我是出生在大陸的揚州人,但我說我是「台灣人」,我也是「中國人」,甚至凡是住在台灣的,都是台灣人,這是天經地義的道理。所以,請台灣政壇上有政治雅量的各位政治家,要努力促進族群的和諧。
自古以來中國的江西人最可愛,他們很喜歡認「老表」,只要有一點關係的都是表親,所謂「一表三千里」,假如生在台灣,一表才三百里,太可惜了,所以「四海之內皆兄弟」,大家要有「同體共生」的認知,千萬不要搞分裂。
姑且不談台灣是否真有獨立的條件,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台灣即使獨立了,在文化上還是不能脫離中國。
不管芋仔、蕃薯,現在都已經分不開了,何不從自然融和上來發展,就如芒果與蘋果接枝,就會產生新品種,不同品種的花不也可以相互繁殖成為美好的生命?為何人類反不如植物之懂得順時勢而發展未來呢?
所以我請我們的當政者,不但不可以去中國化,尤其造成種族分裂,這無異為台灣的前途敲起一記警鐘,千萬不可玩火自焚;唯有大家摒除私心,跨越歷史藩籬,互相尊重包容,一起共創人類的幸福與和平,才能為自己留下歷史定位,這也是全民所樂見與期盼的未來,是所至禱。(二○○五年七月一日/《聯合報》全文刊登)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