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茂生(1887-1947)
台灣第一位哲學博士,致力鑽研台灣教育制度與推廣台灣文化,乃『台灣文化協會』核心人物,創辦『民報』,中立、公正,批評時弊無畏無懼。被陳儀誣控「陰謀叛亂,鼓動該校學生暴亂;強力接收台灣大學;接近美國領事館,企圖由國際干涉,妄想台灣獨立」為由,私刑秘密殺害!!
他要台灣人永遠保存自己的風格與文化─堪稱生命哲學教育家。(by Susan) 詳細介紹
八田與一(1886-1942)
「嘉南大圳之父」。是社會公平正義的實踐者,是人道關懷者,把台灣人的生存,當成自己的責任,若非極大的毅力,無法完成此艱苦的工程─烏山頭水庫,賣命也要完成任務,是八田與一的精神。
其全家人生命,與台灣結合為一體的意志,是要建國的台灣人必須學習的地方。
有情有義的台灣人,要追思此位真正利民、福台的台灣神。(by Dr. yang ,Emma整理) 詳細介紹
張七郎(1888-1947)
國大代表、花蓮縣議會議長、花蓮仁壽醫院創辦人。在當時「縣市長民選」的政策下,以高票獲選為花蓮縣縣長候選人,引起官府的注意,成為不幸的禍根。父子三人(張七郎、張宗仁、張果仁)被羅織「背叛黨國、組織暗殺團」等罪名,遭受凌虐酷刑,一家三人不明不白地冤死。
生前濟世助人,卻死於雙手沾滿血腥的國軍…乃228醫界消失的菁英。
其父子博愛濟眾、仁心仁術之大愛醫德,視治病如治理國政般的用心,乃台灣人應追隨的建國精神。(by Jolen) 詳細介紹
黃 賜(1891-1947)
勞工運動的先驅,他所領導的罷工事件,以1927年高雄淺野水泥廠罷工事件最著名。228事件爆發後,參與「228事件處理委員會」,被以機槍掃射,喪命於亂槍之下!
帶頭為基層弱勢勞工爭取權益,為公義、公理,無私犧牲奉獻的精神,是台灣人要效法傳承的台灣精神。(by Emma) 詳細介紹
陳 炘(1893-1947)
台灣金融界先驅者、「大東信託株式會社」創辦人,留學於日本慶應大學及美國哥倫比亞大學,主修經濟學。致力於本土金融事業的拓展,為對抗日人消滅民族意識之文化侵略及對台金融經濟壓力,籌組台人資本獨立發展之金融機構。
228大屠殺發生期間,因損及浙江財閥利益,被國府羅織「陰謀叛亂首要」罪名,乃228金融界消失的菁英……
其熱愛鄉土、力圖抵抗的堅持行動力,乃台灣人應追隨的建國精神。(by Jolen) 詳細介紹
黃媽典(1893-1947)
行醫於嘉義朴子家鄉德壽醫院,懸壺濟世,救人無數,有卓越拔群醫術。28歲時被任命為朴子街的街長,任內他興建自來水廠、街役場、內厝大橋、朴子小學、朴子女子公學校等等,政績遍及衛生、交通、教育、商業、水利、為朴子市奠下了日後發展的宏圖。數年後更赴任檢疫委員;當時台灣發生轟動國際之瘟疫,常不顧生命危險,遏止惡性鼠疫蔓延,犧牲奉獻心力。
228事件後卻以「暴亂首要份子」之罪,遭軍隊毒打遊街示眾後,在新營圓環槍斃。 (by Nathan) 詳細介紹
賴 和(1894-1943)
賴和,台灣新文學先覺者。
初習醫,執業彰化,人稱「彰化媽祖」。後加入台灣文化協會,投入文化抵抗外來殖民與啟蒙台人思想。
第一首白話詩~覺悟下的犧牲,藉詩聲援二林事件蔗農;小說創作「一桿秤仔」道盡台人追求公平正義的抵抗和犧牲。
一生行醫為文,啟迪後進。其詩句「勇士當為義鬥爭」正如斯人的覺悟與反殖民實踐,堪為台灣人建國精神標竿。(by Rainbow) 詳細介紹
徐春卿(1895-1947)
台北市參議員,勇於揭發弊端,保障人權,批評政府,又因反對日產廉售浙江財閥,得罪陳儀當局。
228事件後,擔任台北市228事件處理委員會委員,友人勸他暫時躲避,他自認沒作虧心事,想出力維持當時社會秩序,卻被當局列為暴亂首謀,遭到逮捕殺害。(by Nathan) 詳細介紹
陳澄波(1895-1947)
他,是油彩的化身,畫筆似劍,揮灑出氣勢磅礡的繪畫世界。畫作〈嘉義街外〉入選日本「帝國美術展覽會」,是台灣第一人。為台灣美術運動揭開序幕,繪畫燃燒著他高昂的生命。
228事件爆發後,被推為和平使代表之一,卻被綁赴嘉義火車站前,槍斃示眾。
熱心推展台灣美術運動,充滿正義感與理想性、熱心公益的個性,是台灣人要實踐推崇的台灣精神。(by Emma) 詳細介紹
陳 屋(1896-1947)
日治時期台灣工運領袖,戰後高票當選台北市參議員,228事件後,擔任台北市228事件處理委員會委員,前往軍法處調查殺害無辜民眾的軍警人員。
228事件期間,始終站在台灣民眾的立場著想,被當局列為暴亂首謀殺害。(by Nathan) 詳細介紹
雷 震(1897-1979)
蔣介石時期敢於犀利批判國民黨,發文鼓吹民主自由人權,要求蔣介石不要尋求連任成為獨裁者,並提出反攻大陸無望論,結合台灣本土菁英籌組反對勢力,因而被軍事法庭以「包庇匪諜、煽動叛亂」的罪名判處十年徒刑。
出獄後撰寫回憶錄,保存了台灣言論自由的重要紀錄,並啟蒙了新一代的台灣民主運動。(by Nathan) 詳細介紹
楊元丁(1898-1947)
日治時期,國際聯盟拒毒會,議決禁吸鴉片,日本為保持自身利益,對台灣人仍發紅牌准吸終身。楊元丁反對此種鴉片制度;為此,日本嚴究持反對印刷傳單者,楊元丁一人擔下重責,被判囚284日。
在228事件中,由於基隆地區鬧米荒,副議長楊元丁出面交涉,卻得罪當時執政的國民黨官員,橫死於基隆「田寮港」。
其一生熱心助人、不畏強權、捍衛正義,堪為台灣人民建國的表率。(by Cathy) 詳細介紹
陳能通(1899-1947)
淡江中學校長,將信仰貫徹於『言教、身教、心教』,於淡江中學正處228事變動盪時局,毅然負起校長重擔,因日治時期遺留之教練槍與拒建中國式涼亭得罪柯遠芬;被國府流亡政權羅織誣陷為「匪首」並「發表荒謬言論煽動學生招致流氓及青年在校舉辦軍事訓練班……。」為由逮捕失蹤至今。
男女均教權理念,一生為推廣教育無私奉獻。是教育界的牧人!(by Susan) 詳細介紹
李仁貴(1900-1947)
台北電器商人,熱心地方事務,經商成功後投入政治,高票當選台北市參議員,非常關心台灣社會民生問題,曾要求國民政府改革弊端及經濟改善。
然而在228事件後,因參與「228事件處理委員會」擔任調查組長,調查六名殺人兇手,要求國民政府軍警停止濫殺無辜,卻遭羅織「陰謀叛亂首要」罪名,於家中被抓走遇害。(by Nathan) 詳細介紹
阮朝日(1900-1947)
為《台灣新生報》總經理,乃為民喉舌並批判時事的第一大報業;因應能源拮据創辦「日の丸式木炭瓦斯發生爐自動車株式會社」;於戰後組織「台灣海外青年復員促進委員會」,幫助台籍日本兵返台。上述事跡,被國府羅織「228叛亂首謀」罪名,成為228媒體界消失的菁英……
其大愛、心無疑懼、尊重女權的真民主,乃台灣人應追隨的建國精神。(by Aries) 詳細介紹
王添灯(1901-1947)
228的悲劇英雄,一生貫徹理念-「為最大多數,謀最大幸福」。
日治時期已組成「台灣地方自治聯盟」推動台灣地方自治的實現。戰後初期對於新時代充滿希望,希望貢獻一己之力來建設新台灣。積極活躍於政壇和新聞界,除辦報廣聽人民心聲外,問政努力。
為求得人民的民主、正義,寧可得罪官員,也不得放過貪污公帑之官吏。(by Stella)詳細介紹
吳鴻麒(1901-1947)
曾任律師、法院推事,為人公正剛直、嫉惡如仇,對於官吏貪污馬虎的作風十分不以為然,因此對於貪污暴亂案件的處理十分嚴格,從不加以寬待。
公正剛直、嫉惡如仇、為公義公理的精神,是台灣人要學習傳承的精神。(by Emma) 詳細介紹
施江南(1902-1947)
京都大學醫學院博士,是日治時代第二位獲得醫學博士的台灣人。致力為台籍日本兵回台而奔走。曾擔任台北州會議員、「228事件處理委員會」委員,228事件時,從病榻前被捉走,生死不明。
其熱愛台灣,為台灣社會盡心盡力,為公義公理犧牲奉獻的精神,值得台灣人學習敬仰。(by Emma)詳細介紹
潘木枝(1902-1947)
任嘉義市參議員兼副議長,嘉義228事件爆發後,明知去機場很危險仍義無反顧前往談判議和,過程中勇敢直言,平時問政處事富正義感;最後卻命喪於3/25嘉義驛前。
在兒女心中是位疼惜子女、溫柔、偉大的好父親;在病患心中是位侍病如親、敬業、仁慈,甚至被當成神拜的好醫生;在市民心中是位深受市民愛戴、景仰,為民喉舌的好代表;面對暴政強權的脅迫下依然不畏懼、不妥協。
他留給妻子的遺書裡寫著,為市民而亡,身雖死猶榮…… (by Jade) 詳細介紹
宋斐如(1903-1947)
創立「人民導報」直言揭發當時陳儀政府弊端,堅持「人民第一」,倡導「台灣新文化運動」。
228事件期間,未激烈抗爭,但「人民導報」卻遭查封,宋斐如則被列為叛亂首要人犯,在家中遭憲兵強行帶走,一去不回。(by Nathan) 詳細介紹
林旭屏(1904-1947)
曾說:讀法律才能幫助台灣人。熱心推動農業,致力推展新品種。官職不低,為官清廉,堅決不接受餽贈。任專賣局課長時,發生228事件,他認為責任加劇,照常上班,卻被匿名投書說企圖占有公賣局,被以「田經理設宴在大上海酒家,擬請同往」為由騙出家門,被發現陳屍南港橋下,頭蓋骨骨折而死。
清廉正直、為公忘私負責的言行,為公義公理犧牲的精神值得台灣人學習敬仰。(by Emma) 詳細介紹
黃朝生(1904-1947)
醫界的菁英,平時關心時政、熱心公益,時常參與義診,228事件擔任「228事件處理委員會」委員,在大逮捕中失蹤,下落不明,連屍首也找不到。
他熱心服務,無私犧牲奉獻的精神,是我們要追隨傳承的台灣精神。(by Emma) 詳細介紹
林連宗(1905-1947)
日治時期,就讀中央大學二年級時,就通過行政科及司法科「雙料」高等考試。返台開業,當執業律師,為人權、公理、正義而辯。終戰後,當選第一屆參議員,對國民黨政權之貪污腐敗及壟斷操控提出強烈質詢。當選國大制憲代表時,以「制定憲法乃一國之歷史上重大之事,參加制憲代表亦是歷史上留有重大意義之人物,國大代表當要自重。」來自我期許。
豈料「憲法」卻不能保障人民的生命財產。卻在野蠻的國民黨政權羅織罪名下把人帶走,從此消失一去不回。(by Stella) 詳細介紹
李瑞漢(1906-1947)
台北市律師公會會長,對台灣省行政長官陳儀提出司法獨立、起用本省人等改革意見;得罪當時執政的國民黨官員,被憲兵第四團團長張慕陶以台灣省行政長官陳儀邀請開會為由,從宮前町家中,將李瑞漢兄弟及友人台灣省參議員林連宗一同帶走,竟一去不回。
其捍衛正義、仗義執言的道德勇氣,堪為台灣人民建國的表率。(by Cathy) 詳細介紹
林桂端(1907-1947)
林桂端律師是留日回台的台籍法學菁英,在近代法律思潮的洗禮下,剛正不阿;在戰後漫無法紀的社會中,保護民權、伸張正義。
在國民黨政權使用特務和司法的手段干預新聞言論自由的《人民導報》筆禍事件中,挺身而出為辯護人,正義─就是伊e名。(by Susan) 詳細介紹
湯德章(1907-1947)
台日混血,一生以身為台灣人為榮,並充滿正義感,維護台灣人的權益,是台南地區相當受人敬重的律師,曾拒絕陳儀的邀情,不當貪污的中國官。
228事件後,負責維持台南地區治安,3/11,二、三十名憲警特務闖進他的住所,湯德章為保護台南菁英,一面徒手力抗拒捕,一面爭取時間將住所有關名單資料燒毀,挽救了當時許多台南的社會人士及成大學生倖免於難。
死前遭刑求遊街仍毫不畏懼微笑面對民眾。(by Nathan) 詳細介紹
Uyongu Yatauyanguna(高一生 1908-1954)
台灣鄒族音樂家,人道主義者。
以其鄒族傳統和日本師範教育接觸的西方哲學思想為背景,創作屬於台灣山林土地之歌。儘管因主張「高山自治」而遭中國殖民政權構陷貪污而被誘捕、入獄,仍寫出『春之佐保姬』來勉勵妻兒族人─不要放棄希望。
一生關心原住民經濟與前途,並在遺書中寫道:田地和山野,隨時都有我的魂守護著。而台灣山林仍幻化著Uyongu Yatauyanguna的歌曲,迴盪台灣人的心中傳唱。(by Rainbow) 詳細介紹
張榮宗(1908-1947)
嘉義朴子人,雖出生為富農子弟,卻相當關心勞工與農民,出任《和平日報》東石分局長,經常表現出敢於揭露社會黑暗面的報導。
228事件爆發,張榮宗在地方上糾集青年抗爭,率領三輛滿載民軍及裝備的車隊,由新營市出發,途中遇國府軍伏擊,當場身亡。(by Nathan) 詳細介紹
葉秋木(1908-1947)
於日本留學時期成立「台灣文化同好會」為左翼運動的健將,回台後當選屏東市參議會參議員,並被推為副議長。
228事件後擔任「228處理委員會屏東分會」主席,負責屏東地區的治安,為了民眾安全,親自率領群眾前往機場要求軍隊交出槍械,8日中午,屏東市實施戒嚴,進行大捕殺,葉秋木身為屏東市之意見領袖,被逮捕後,國府軍以「暴亂首謀」的罪名,割掉鼻耳及生殖器,拖出去遊街示眾,最後再予以槍殺。(by Nathan) 詳細介紹
林 界(1910-1947)
《台灣新生報》印報廠廠長、高雄苓雅區長,生性勤學,公學校畢業後不斷自我進修;本於區長的使命,於高雄壽山要塞司令部巡邏隊無故射擊、濫殺民眾時,前往與要塞司令彭孟緝談判要求停火不成,反遭槍殺,乃228政治界消失的菁英……
其無私奉獻、犧牲生命的「母雞護小雞」行為,乃台灣人應追隨的建國精神。(by Aries) 詳細介紹
蕭朝金(1910-1947)
是一位虔誠基督徒,第二任高雄岡山教會牧師,本著強烈的愛鄉土、愛人的精神來牧會。三青團岡山地區負責人,228事件時,曾勸阻平息反政府行動,但仍被羅織罪名。死前拒絕下跪,堅持只跪拜上帝。鼻、耳、生殖器都被割掉,悲壯慘烈犧牲。
上帝的試煉,證道前的考驗。依靠信念、活出信念。以實踐上帝公義的道,追求自由、民主、人權的普世價值。(by Stella) 詳細介紹
陳復志(1893-1947)
在台灣當時的官僚體制中,不巴結也不奉承,也因此得罪了憲兵隊,嘉義民兵在228事件之後,死傷慘重,老婆要他逃到阿里山上,他說:「我如果不管,會死很多人。」,「我只是要出來講和的,不要擔心。」,為了嘉義民眾的安全,陳復志擔任和平使親赴水上機場談判,卻因此遭到扣押,並在七天後被綑綁遊街。
成為嘉義228事件爆發後,第一位在火車站前被公開槍決,禁止收屍的代表人物。 (by Nathan) 詳細介紹
王石定(1912-1947)
南台灣漁業鉅子,常樂善好施,為人親切,只要是慈善事業,都樂於贊助,1946年高票當選高雄市參議員。
228事件後為了阻止軍隊任意屠殺市民,參與高雄228事件處理委員會,然卻於開會時,遭闖入之部隊殺害,身上總共有十二個傷口,有彈孔、刺刀傷口等。(by Nathan) 詳細介紹
盧鈵欽(1912-1947)
228事件後,出面擔任處理委員收拾殘局,欲解救正被扣押的幾位和平代表團的議會同儕,最後卻讓自己成為被國民政府扣押的藉口,因為早在議會中專打擊政府不法弊案的他,早已被國民政府視為「眼中釘、肉中刺」。
他的大姊原本已為他準備逃亡的行李叫他快逃不要被抓,但他選擇不逃亡,也自認無錯,堅持留下對抗惡政。只因:「自己身為參議員,不出面解決不行。」
3/25在嘉義驛前成為他人生最後旅程、也成為暴政槍口下的冤魂。 (by Jade) 詳細介紹
吳金鍊(1913-1947)
《台灣新生報》日文版總編輯,對時政及社會不公現象,敢於批評、揭露,228事變時,每日大篇幅漢、日文對照,報導各地228事件消息,一生服務於報業。參與組織『台灣海外青年復員促進委員會』,照顧遭政府遺棄台籍日兵之善舉,遭國府流亡殖民政權羅織「陰謀叛亂首要」罪名,予以逮捕殺害。
伐暴揚善的精神……應復刻台灣人心中,矢志追隨。(by Susan) 詳細介紹
郭章垣(1914-1947)
宜蘭醫院院長。希望貢獻所學,為自己的同胞服務,面對醫院窘境,努力克服,霍亂流行時,不眠不休地工作,把病患的性命當親人看待,用同理心來尊重。228事件爆發後,從家裡被強行帶走,就地活埋,發現陳屍頭城媽祖宮前。生前留下「生離祖國 死歸祖國 生死天命 無念無想」16個字。
為人正直,重責任感,其從容就義,乃願意為台灣人民犧牲的台灣神。(by Emma) 詳細介紹
李鎮源(1915-2001)
國際蛇毒權威。早年貢獻所學於醫界、學界,晚年投身反對運動,創立「100行動聯盟」、「醫界聯盟」與「建國黨」,積極參與公投、反核四與反對中國併吞各種活動。
生前名言:「我想以有生之年貢獻給台灣這片土地,希望眼睛尚未闔上之前能夠見到台灣獨立建國成功,這是我的夢!」……
是台灣建國的精神,生命科學的實踐家。(by Susan) 詳細介紹
許錫謙(1915-1947)
《青年報》及《青年週刊》編輯、組織「台灣經濟外交會」花蓮港支部、「228大屠殺」爆發後擔任「青年大同盟」總指揮,召集民眾大會,並決議定調「打倒貪官污吏,台灣自治萬歲!」為口號。而後走避台北,然經遊說返回花蓮途中於南方澳附近遭埋伏的軍憲人員就地捕殺,享年僅32歲。
其熱心籌組公共事務、捍衛社會和平公義不屈服的大無畏精神,乃台灣人應追隨的建國精神。(by Jolen) 詳細介紹
張雲昌(1916-1947)
228事件發生時,為遲滯未歸的廠長,一肩擔起蘇澳台灣水泥廠重務及228處理委員會委員兼任秘書,遭人密告,他認為無不法行為,做事心安理得為由,拒絕走避,而慘遭殺害。
『不知道,知道也不會講!』以生命守護廣納台灣菁英的『三民主義青年團名單』,拒絕出賣同胞的張雲昌,情、義、理的表現,正是台灣硬骨精神的實踐者。(by Susan) 詳細介紹
陳智雄(1916-1963)
早年協助印尼獨立建國經驗,戰後立志於台灣獨立建國運動。
被廣為認定是最純粹殉於信念的「台灣獨立運動第一位烈士」。堅決主張「台灣話就是我的國語」「生是台灣人,死是台灣魂」。
就義前,拒不下跪,刑前,仍高喊:「台灣獨立萬歲!台獨萬歲!台灣獨立萬歲!」(by Stella) 詳細介紹
王育霖(1919-1947)
一位打擊魔鬼的檢察官,於日本京都地方裁判所,任日本第一位台灣人檢事;終戰後回台擔任新竹地檢處檢察官,因不同流合污,在「祕密囤積糧食事件」中,捲進政治角力的濁流漩渦,成為國府的眼中釘,乃228司法界消失的菁英……
其生性耿介、公正不阿的法律人生觀,乃台灣人應追隨的建國精神。(by Aries) 詳細介紹
簡錦文(1924-1947)
基隆要塞司令部任職軍醫。在動亂的年代時常行醫幫助貧苦百姓,很多人受過他的照顧。後來被國民黨以莫須有罪名:「煽動故鄉暴動,主謀叛亂。」槍斃。家屬遍尋不到屍體,一年後曾受過幫忙的民眾不忍心才偷偷告訴家屬埋屍的地方,得以安葬。遇害時才23歲。
其熱心助人、關懷弱勢的道德勇氣,堪為台灣人精神表率。(by Cathy) 詳細介紹
黃信介(1928-1999)
信介仙,台灣人的歐吉桑。黨外到民進黨的桶箍。台灣民主運動、反對運動的領導者,萬年國會的增額立委;美麗島事件特赦恢復公職;國會全面改選後元帥東征再度當選,三進三出,是立法院的第一人。向強人蔣經國的嚴厲質詢,驚動政壇,終因美麗島事件被羅織成獄。
主張自由民主是台灣走向獨立的路線,乃台灣人應追隨的建國精神。(by A-Bian) 詳細介紹
廖中山(1934-1999)
以外省人第一代的中國人身分懺悔,提出「在台灣獨立建國的行列上,『外省人』不該缺席」的論點,發表「認同台灣,別無祖國」的宣言;並發起穿著書有「台灣國民」衣服的運動,帶給後輩無限的震撼教育,是教育界消失的菁英……
其堅持對海洋台灣的認同與愛,是台灣建國的實踐家與先行者,乃台灣人應追隨的建國精神。(by Aries) 詳細介紹
林山田(1938-2007)
台灣台南市人,致力建造台灣為民主法治和社會公義的國家而奉獻。為爭取言論自由,組「100行動聯盟」,廢除「刑法100條」;退報(聯合報)運動。為台灣建國大業,籌組建國廣場和建國黨,並任副主席。撰寫「建造自己的國家」手冊並自費發行。
一生黑白分明淡泊名利,以行動和熱情為台灣建國奠基。(by Rainbow) 詳細介紹
盧修一(1941-1998)
他說:「天下沒有什麼好事會平白掉下來,權利是爭取來的。」自小與寡母相依,不畏環境艱困奮鬥完成政治學博士。
他進入立法院後,參與多項重要法案改革,面對惡政惡法,不惜勇敢衝撞,即使生命遭受迫害、威脅,仍不改其從政的初衷。
1997年蘇貞昌參選台北縣長時,更因為他的「驚天一跪」而逆轉勝。
為完成民主建國的大志,點燃生命最後的火花,其無私奉獻的精神是後人追隨的人性價值。(by Jade) 詳細介紹
陳定南(1943-2006)
曾任宜蘭縣縣長、立法委員、法務部長。在宜蘭縣用心建設令人感懷,注重生態保育與環境保護的永續發展,冬山河的建設更顯現他對保有大自然風貌的用心與期待,對各項公共設施建設完工時的檢驗極其嚴謹,要求盡善盡美,人稱「陳青天Mr. Clean」。曾說:如果討人喜歡與受人尊敬不能兩全,我寧願受人尊敬。
一生清白、公私分明、一介不取、以國為家,堪為全台灣國人民所崇敬之台灣神。(by Emma) 詳細介紹
鄭南榕(1947-1989)
在戒嚴時期,勇敢的爭取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鼓吹民主自由在台灣的開展、抗議國民黨政府在台灣實行戒嚴38年。公開主張台灣獨立,大聲說出「我叫做鄭南榕,我主張台灣獨立。」。
1987年2月成立「228和平日促進會」,要求公佈歷史真相、平反冤屈、訂定228為和平日,是台灣建國的先驅先行者。(by Cathy) 詳細介紹
陳文成(1950-1981)
在美國求學、任教於卡內基美隆大學,關心台灣政治發展、研究政治理論,積極參加同鄉會、人權會,推動民主基金會,在財力上支援本土的《美麗島雜誌》,也埋下日後殉難之因。1981年7月2日上午,三名警總人員持約談傳票,從家裡把他帶走。這件事,使國際社會正式凝視國民黨的胡作非為,使美國政府果決處理校園特務的告密習性。
其為台灣人民爭取民主不畏強權的精神,是台灣建國的先行者。(by Cathy) 詳細介紹
228Net 信仰建國228 追思感恩台灣神
臺灣大地文教基金會網站   淨 山 活 動 ‧ 聖 山 運 動
228台灣神太上真經
「台灣人民自救宣言」
  信仰建國228‧追思感恩臺灣神
228.Net.Tw arrow 不吐不快 arrow 期待「大話現象」能夠持續發酵
228.Net.Tw
228台灣神太上真經
護國台灣神
台灣精神
分享臺灣神
聖山講古
聖山紀事
聖山教育
新聞快報
不吐不快
影音播放下載
【聖山追思手冊】
【泰源起義五烈士】
【聖山教育 線上展版】
【保護圖博的「吽」】
保護圖博的「吽」 - Free Tibet~ Hong~
We're @-Bian Casters for Taiwan
蓬萊島雜誌.Net
誰在線上
我們有 1 位訪客在線上
瀏覽人次
訪客: 47183765
期待「大話現象」能夠持續發酵 列印 E-mail
不吐不快 - 大家一起來
作者 放送伯   
2006-12-20
 半年來,存在於台灣新聞媒體圈一個備受矚目的現象,或者說是一個明顯的趨勢,就是:三立電視台由鄭弘儀主持的《大話新聞》的爆紅,以及「聯合中國」和TVBS《2100全民開講》,所謂的「兩報一台」,三個泛藍主要媒體閱聽率之快速萎縮。


 以現在台灣的主流媒體間之閱聽率比較,大約是一個《大話新聞》等於三台《2100全民開講》,一個《自由時報》,相當於「聯合中國」兩報讀者數的總合。《自由時報》長期以來堅持台灣主體性,嚴守辦報之專業立場,站在歷史正確的一方,獲得廣大台灣人民之信賴,其逐年成長壯大,可以理解。


 《大話新聞》之異軍突起,也沒有什麼奇蹟,其實來自泛藍媒體──也就是「聯合中國」和TVBS《2100全民開講》「兩報一台」的墮落!本來,「兩報一台」在馬英九就任中國黨主席之前,雖然吹捧中國、親炙泛藍,也唱衰台灣、抵制泛綠,畢竟未至於完全背棄媒體專業與良知。但其以美化中國未來、打擊台灣現狀,散播「黨國民主」、批評綠色執政,作置入性行銷,收效宏大,因為五十年來,台灣人民已經習慣他們的洗腦了!


 等到馬主席一上台,泛藍的政客與媒體精英們發現了以馬英九為神兵利器,可以所向披靡,大大提高贏回台灣、再造黨國的終極使命。於是,快速組成泛藍的政媒聯軍,進行了過往一年來令台灣人民瞠目結舌、驚心動魄,有如007電影「明日世界」以媒體製造事件的台灣媒體之亂,明目張膽地製造假新聞、假民意,扭曲價值、混淆視聽,配合無恥政客、投機名嘴、頑劣法官的無端爆料、無的放矢,向社會疲勞轟炸。


 媒體編輯台甚至直接涉入政爭、下指導棋,掀起倒扁的驚濤駭浪,而將陳總統、第一家庭、執政黨、乃至於泛綠支持者醜化為十惡不赦的罪人,無可救藥的貪腐政權,以及挺貪腐、沒靈魂的低賤族群!在這同時,馬主席則是冰清玉潔、始終如一,幾如天使般完美的明日之星!


 行善為惡、清廉貪腐,從媒體呈現出來的兩個極端的對照,確實相當程度影響了台灣的民心向背,泛藍因而在去年的「三合一」選舉,以及隨後的台東縣長、嘉義立委補選大獲全勝,更造成中國黨與民進黨巨大的形象落差,泛綠信心幾乎喪失殆盡,執政黨更是瀰漫「失敗主義」,連2008年的執政權都彷彿要被迫放棄了!


 所幸物極必反,泛藍政媒聯軍進行抄家滅族式的抹黑醜化、造成(或促成)施明德紅衫軍暴起,假借泛藍政媒聯軍炮製出來的「偽民意」,發起「遍地開花」、「圍城圍攻」等體制外的倒扁活動,終於造成國家動盪、社會不安、族群分裂。而在本土政權風雨飄搖、不絕如縷之際,卻遭致民意全面反撲,台灣人民警覺到泛藍媒體不可盡信,泛藍政客不負責任,尤以馬英九曲解法令、給盡特權,公然放縱紅衫軍、私下動員中國黨,以成就其一人一黨體制外奪權、乃至於提前執政之大願,更是昭然若揭。台灣人民對泛藍政媒聯軍之認識,在充滿算計與陰謀的「反貪倒扁」運動當頭棒喝之下,已有了結構性的轉變。


 而此期間,公正媒體寥寥、獨立評論渺渺,在泛藍媒體舖天蓋地的洗腦之下,豈只陳總統已成「政治死刑犯」,就是整個台灣主體政權也已「死體化」而岌岌可危。當萬馬齊喑、全民束手之時,我們看見《民視》依舊力守親綠立場,卻也只能鞏固日益微弱的深綠基本盤,連《三立》的新聞報導都被動地受藍媒牽引,無法另闢戰場,設定主題,突出客觀公正之媒體價值。《自由時報》雖然堅守台灣主體性,唯早報無法在第一時間糾正《聯合》《中國》兩早報,而《聯合晚報》、電子媒體,以及居於絕大多數的泛藍爆料名嘴,卻可攻擊早報的《自由時報》,《自由時報》以名門正派自居,又不屑逐日糾正同業之醜陋動機。


 泛綠陣營在泛藍政媒聯軍發動總攻擊之關鍵時刻,遂處於全面挨打的守勢與弱勢。眼看國會輸了,形象毀了,執政無能,民生凋敝,現在連主導議題的輿論市場都要被侵奪淨盡,台灣主體政權還有絲毫翻身的希望嗎?


 在這危疑震撼的六個月,我們看到鄭弘儀的《大話新聞》堅守媒體的公正立場與專業作為,認同台灣、報導真相,以「自由民主法治」的普世價值與「台灣優先」的原則,檢驗所有藍綠政治人物、黨派與媒體的言行舉止,針砭時政、月旦人物,舉直錯諸枉、撥亂反於正。雖則偏綠,對陳總統與第一家庭之「失德失教」亦不假辭色、追查到底;對於爆料政客與投機名嘴之無的放矢與入人於罪,必挑明心機、全面駁斥;對於「兩報一台」的捏造事實、扭曲真相,介入政爭、媒體審判,更是逐篇逐句、摘姦發伏,真正做到了孟子所說的:「詖辭知其所蔽,淫辭知其所陷,邪辭知其所離,遁辭知其所窮」。


 在這批判過程中,鄭弘儀更藉由與來賓的互動交鋒,不時傳達、強化「自由民主法治的普世價值與認同台灣、台灣優先的原則」,必使台灣人民在每日的媒體污染、洗腦灌輸之後,都能夠藉由《大話新聞》兩個小時即時的清洗解毒,更堅定信念、更認清敵我。要堅守立場、更要公正不阿,鄭弘儀面臨藍綠兩陣營的鉅大壓力,乃至於謾罵恐嚇。


 但是,台灣人民及時給予強力支持,也因《大話新聞》之奮力澄清與糾正,使得台灣人民覺悟「兩報一台」立場之偏頗與真相之扭曲,連淺藍人士都來《大話新聞》尋求事實真相與客觀評論了!於是,媒體市場產生了巨幅的消長,「聯合中國」兩報因《大話新聞》不斷之檢驗批判,持續萎縮,如今其閱報率都已跌破個位數,兩報相加,根本無法與一個《自由時報》相比。TVBS《2100全民開講》的收視率,則直接被《大話》接收,更已跌到1.0以下,《大話新聞》的收視率則快速成長到2.5,相當於三個《2100全民開講》了!


 站在歷史正確的一方、秉持媒體專業公正的立場,傳達人類的普世價值,在認同錯亂、焦慮挫折的時代,從來就最能夠讓人心人性感動共鳴,讓良知良能激勵奮發。《大話新聞》之砥柱中流,鎮壓宵小,黃鐘鏗鏘,不再毀棄,瓦釜叮咚,看你雷鳴。台灣民意之覺醒,藍綠形象之翻轉,台灣主體性之凸出為歷史主流,乃至於北高戰役之反敗為勝,鄭弘儀之《大話新聞》出力甚大、貢獻良多。


 當《大話新聞》異軍突起,乏善可陳、立場搖擺的《三立新聞》居然也「母以子貴」,一舉超過TVBS-N,成為數一數二的新聞台了。《自由時報》更已成為台灣最重要的主流媒體、名符其實的台灣第一大報,以前嫌犯到案前都到TVBS喊冤,現在則找到《自由時報》安排採訪,因為「自由時報比較公正」。這些媒體新趨勢,民意新主流,藍綠的消長,乃至於蘇謝的起伏,都是「大話旋風」直接、間接的裙擺效應,我們稱之為「大話現象」,應屬允當。


 泛藍政媒聯軍六個月來用盡氣力、賠光形象、踐踏專業、泯沒良知的反貪倒扁運動、主席貞操保衛戰役,以及北高雙城的決戰攻防,自馬主席以下,可謂精銳盡出、機關算盡。由於多數看好馬英九可能「贏回台灣」,西瓜效應之下,企業界、學術界、媒體界,甚至綠營的邊緣份子、失意政客,紛紛投靠效力,多的是在關鍵時刻,予台灣主體政權以致命一擊!只是千算萬算,不如台灣人民的選票一算,十台百台,不敵《大話新聞》的台客一台!


 從這次「兩報一台」的暴跌,《自由》《大話》等公正媒體的崛起,以及雙城戰役中,國民黨之頓挫與民進黨之止跌,台灣人民又給我們一個鮮活的教訓:以民欲為心,以天下為念,服膺普世價值,落實台灣主體,規劃偉大夢想,走向正常國家,媒體也罷,政治也罷,奉行之,如鄭弘儀與謝長廷,已得台灣人民之肯定與回報,違逆之,如馬英九與「兩報一台」,必受台灣人民之質疑與懲罰。


 媒體有自己的立場不是問題,《紐約時報》反對出兵伊拉克,《華盛頓郵報》卻贊成出兵伊拉克,但是,最重要的,媒體必須報導事實,必須拒絕無的放矢的爆料,因為其中存在太多算計與陰謀,除非有事實證據,多數爆料都是烏龍一場,而其傷害卻已無可挽回!


 何況即使掌握事實證據了,其解讀的方式,避重就輕地處理,都可能產生大相逕庭的結論!媒體在處理新聞與評論時,能不慎之又慎?此所以《紐約時報》要開除作假之記者,還鄭重向讀者道歉並報告記者作假之經過;連英國之煽腥色媒體《太陽報》也都開除造假記者,連總編都連坐解職;《路透社》更因駐黎巴嫩記者修改一張砲擊照片,只加了幾縷煙以強化效果,就永不錄用。可見新聞媒體,對事實真相之嚴肅與敬畏態度了。求真相之不可得全了,更何況登載不實?更何況蓄意之造假扭曲?以至於踐踏媒體之專業與尊嚴,自甘墮落,成為特定政黨之宣傳戰報,介入政爭,偽造民意,造成國家動盪、社會不安,媒體自身,居然成為台灣最大之亂源!造業啊!這才是泛藍政媒聯軍最大的「共業」!


 放送伯點出「兩報一台」的偏頗,不是質疑他們的親中情結,而是他們一貫蓄意爆料,甚至編造事實,扭曲真相,以新聞自由、媒體監督為堂皇正大的理由,明目張膽地隱泛藍與中國之惡,揚泛綠與台灣、阿扁之醜,對在野黨與馬主席則塗脂抹粉,對執政黨與陳總統卻趕盡殺絕,更一再地、刻意地弄虛作假、歪曲事實。以至於「財團法人新聞公害防治基金會」作出嚴正批判:


 「在今年6月和7月,各主要報紙的『烏龍新聞』,多達15則,其中以中國時報最多達8則,聯合報4則居次,蘋果日報3則;而作一版頭題者有7則,二版頭題3則,三版頭題1則。但均未見相關有所更正啟事,以致引起社會非議。」(見南方快報《媒體修理站》http://www.southnews.com.tw/newspaper/00/0326.htm

 這只是就六、七月份的觀察,隨後在八、九月份的資料更令人失望,如下:


 【中央社記者黃慧敏台北二十三日電】財團法人新聞公害防治基金會今天發表報紙觀察報告指出,今年八月和九月,各主要報紙的「烏龍新聞」,比六月和七月的十五則還多,高達十九則;其中以中國時報最多達十則,聯合報七則居次,自由時報和蘋果日報各一則。
 ....其中,聯合報八月二十日於A1版對「趙建銘賣十三克拉巨鑽」報導道歉;中國時報則在九月二十五日A1版頭題的報導中,提及「民進黨主席游錫堃發表有關『中國豬』等刺激性言論」,當天游錫堃舉行記者會駁斥,並到台北地檢署控告。中國時報在二十六日A2版頭題旁刊登「小啟」及一則報導澄清致歉。


 這些權威觀察,就是「聯合中國」禍亂台灣的鐵証,也是台灣人民唾棄兩報的根本理由,如果連藍色選民都寧可到立場「偏綠」的《大話新聞》才能獲得真相,嫌疑人投案前都要求《自由時報》訪問以求公正的話,「聯合中國」與TVBS《2100全民開講》的沒落也就不遠了!


 長期偏離媒體公正與專業的立場,使得「兩報一台」的民調完全失準,看慣「兩報一台」泛藍政客們,包括馬英九、黃俊英,沉浸於高民調之喜悅中,期待光榮勝利的來臨。選票開出,豬羊變色,從天堂掉入地獄,更質疑對手操弄選情,「精心設計,自導自演」。是則泛藍原來要用媒體痛擊對手,卻只是禍亂台灣,最後更遭反噬,害人害己,自作自受。長此以往,不只「兩報一台」被台灣人民唾棄,連泛藍的「復興大計」,都因獲罪於民,而毀於一旦了。民意即天意,獲罪於民就是獲罪於天,獲罪於天,無所禱也。


 試想,一個《大話新聞》可以擁有200萬觀眾,一個《自由時報》一樣擁有200萬讀者,加上其他陸續走向傳媒正軌的各種電子與平面媒體,假定也達到200萬閱聽者,如果其中重疊150萬,則這些公正傳媒的直接影響,已達450萬人,假定每一個閱聽公正媒體的人再影響一個人,就有900萬人可以接觸到事實真相與公正不阿的評論,假以時日,就能形成獨立思考、獨立判斷的公民意識與公民社會,類似於「兩報一台」的偏頗藍媒無能為矣。政客無法操弄其間,台灣就能走上正軌。


 期待「大話現象」能夠持續發酵,用市場的機制、民意的向背,乃至於選票的反彈,讓堅持媒體反映事實,公正評論立場的「第四權」真能貢獻於國家社會,裨益於世道人心,淘汰所有投機政客,與這個「最自由的國度」相得益彰,成為另一個「台灣之光」,而非如現在盛傳於巷尾坊間所謂的「台大法律系畢業生」,無論藍綠都被說成是「禍國殃民」的「台大之恥」一般,堅持自己是擁有免責特權的「第四權」之泛藍媒體,「兩報一台」,若不幡然悔悟、自律自愛,真要被全民說成是「台灣之恥」!
http://www.southnews.com.tw

  2006.12.19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