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中閔們,你們剛從敘拉古回來?
不吐不快 - 大家一起來
作者 胡文輝   
2021-11-18

「你從敘拉古來?」

在此就借用這句質疑管中閔、賀陳弘、吳永乾等人。

在希特勒興起、帶動極權主義狂潮的年代,哲學家海德格加入納粹黨,為希特勒的納粹政權服務,為納粹宣傳提供哲學理論加持,1934年他擔任弗萊堡大學校長後、帶著納粹極權暴政的可恥印記重返教席時,一位同事用這句話質問他(引自《當知識分子遇到政治》,馬克里拉著)。

敘拉古是古希臘時代西西里島上一個專政極權暴君統治的城邦國家,柏拉圖曾三度到敘拉古,擔任類似國師角色,企望輔佐暴君建立他的世間「理想國」,卻都鎩羽而歸,柏拉圖的影響力只是在助暴增虐而已。敘拉古在後世成了極權暴政的代名辭。

新竹清華大學日前被查出校內竟然設有中共官方背景的「清華海峽研究院新竹辦公室」,清大與台灣科技重鎮竹科相鄰且關係緊密,這個由北京清大、廈門市人民政府、清大校友會設立、總部在北京的中共官方單位,企圖是什麼,實不言可喻,而且自6年前設立以來,一直都沒依法向政府申報,更遑論核准了,連清大一開始也推稱不知此單位。東窗事發後,教育部除了要查清大,也同時要徹查各大學是否也有類似違法違規事例。


「清華海峽研究院新竹辦公室」自6年前設立以來,一直都沒依法向政府申報,更遑論核准。(本報資料照)

不管是大學、小學、學者、平民,涉及違法就必須依法處置,天經地義,不料,包括清大校長賀陳弘、世新校長吳永乾、台大校長管中閔等卻接連藉勢藉端反彈,尤其管中閔更以傲慢口氣教訓教育部沒資格查大學、並指責政府干預學術自由。親中政黨、統派媒體紛紛挺「管中閔們」,簡直無視中華民國法律、無視科技可能被不當轉移到中國。

要質問管中閔們的是,中華民國的大學可以不管中華民國法律嗎?打著學術自由的旗號,就可以為所欲為、肆無忌憚的為專制極權的中共政權交流、合作,甚至依其所需為其服務、做出貢獻嗎?要正告管中閔們的是,那不是學術自由,而是披著學術自由的外衣、出賣靈魂給魔鬼!


清大與台灣科技重鎮竹科相鄰且關係緊密,這個由北京清大、廈門市人民政府、清大校友會設立、總部在北京的中共官方單位,企圖是什麼,實不言可喻。(翻攝中國「清華海峽研究院」官網)

中共政權一直企圖併吞台灣,習近平建構的新暴政,打著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口號,正席捲而來,台灣不少知識分子受到極權主義的魅惑,更因被中共利益誘引,加上個人利益至上的自私基因作祟,喪失了對暴政的警覺、喪失了專制極權將滅絕自由民主的可怖。

「管中閔們」為了和極權政權合作、為暴政服務找藉口的行徑,較諸「從敘拉古來」的柏拉圖,更無恥、更不堪百倍,尤其一黨專政的中共政權,威脅自由民主世界的程度,暴政統治手法,更比敘拉古的僭主暴君都利害恐怖萬倍。

如果,因投鼠忌器,政府不敢管、人民不知情,只能任由管中閔們為所欲為,那就會如托克維爾的警句:此刻,我們正在火山口上酣睡!

那麼,結局恐怕會是布蘭特在愚人船書中所寫的:我們個個都在睡夢中殞滅,狼群已悄悄進入了羊棚。

Source: 自由時報/胡,怎麼說


 Facebook! Plurk! LINE send!